团徽
三翼白字
{{title1}}
{{title2}}
{{title1}}-{{title2}}-正文

我在这里,默默守护你——记金瀚林九栋的宿管阿姨

2022-05-08

(文新院通讯员:杨胜男、马冠群)湘潭的春,天气变化很快,前几天还是烈阳高照,转眼就气温骤降,雨下个不停。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树叶上,“啪”一声,坠入水洼,搅乱了如镜的水面,荡起圈圈波纹。

早上六点刘瑞英便起床洗漱,穿上宽大朴素的工作服,而脑后绑着的蓝色蝴蝶结发套,却平添几分可爱。七点半,她准时打开宿舍大门。

“同学早上好!”响亮的声音,标志着新一周的学习生活正式开始啦!

“阿姨早上好呀!”同学们热情地回应着,似乎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下雨了,走路小心一点,记得带上口罩啊!”

“好嘞!”

……

刘瑞英是湘潭本地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从江麓兵工厂退休之后19年才来到湘潭大学,成为一名宿管阿姨。今年是她工作的第四个年头,刚好迎来一批大一新生。

“啊,阿姨,外面下雨了,我没有带伞,可以借我雨伞吗?”

“在宿管室的阳台那里,去拿吧,下次记得带伞啊!还有,多穿点衣服,最近挺冷的。”

“好的,谢谢阿姨,我走啦!拜拜!”

她站在门口,望着那个活泼的女孩子离开后,又忙向下一个走出宿舍的同学问好。每当收获到同学们热情的回应,刘瑞英都笑得无比开心,她说望着孩子们朝气蓬勃的身影,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站岗的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快八点的时候她的同事瞿萍也来了,和她换班,刘瑞英的工作才算真正结束,可以休息一天了。

瞿萍是湘西人,老家在张家界,之前也在江麓兵工厂工作,18年退休后,她来到湘大,比刘瑞英早一年。交接后,瞿萍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宿管阿姨的工作量说起来并不多,但是比较零碎繁琐,她们一天需要在楼栋里巡逻七次,检查楼道里的电器设备、消防工具和消防通道,同时还需要在九栋周边的管理范围进行巡逻和打扫。

和往常一样,9点一到,她开始了第一次巡楼,从一楼检查到七楼,看着宽敞的楼道,她会心一笑,虽然今天下雨,但楼道里并没有堆积的雨伞,可见同学们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毕竟保持安全通道的畅通是件大事。

检查完楼道里面的设施后,瞿萍又回到了宿管室,看到桌子上有张小纸条:“阿姨,我的裤子破了,麻烦您帮我缝一下,呜呜呜呜。”看着后面的“呜呜”,她似乎能想象那个学生无助的小表情,她忍俊不禁,随后掏出针线盒,拿起放在桌上的裤子,缝补起来。尽管她的针线活算不上好,但面对同学们的请求总是尽力满足。回想起曾经一个让她帮忙补娃娃的小姑娘,嘴角的笑意更盛了几分。在她看来女孩子和男孩子不同,需要多操点心。

刚缝补完没多久,她突然听到大门口的响动,似乎是有外人进入,忙起身出门察看,发现是维修师傅,便将人带到宿管室。“因为我们这栋楼都是女孩子呀,我们得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在她和刘瑞英眼中,孩子们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她从抽屉里掏出登记本,方便维修师傅登记。值得注意的当然不是登记本,而是乖乖躺在它下方的长方形笔记本,这可是两位阿姨的私人珍藏。翻开来便会发现,原来这一页页都粘着同学们写给两位阿姨的小纸条。有请求帮忙的,有送祝福的,有留言的…..“把这些纸条收集起来,回过头看的时候挺感动的。”瞿萍轻轻摩挲纸片边缘,每一张纸条都是一段温暖的回忆。

回想起起和学生们相处的点滴,两人眼中有着星星点点的亮光。

“军训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我帮这群孩子补了多少裤子呢,还有鞋脱胶了的,我去六栋借了胶水,才给她黏上。”刘瑞英回忆着说。三月份刚开学那会,刘瑞英发现一楼一位学生经常晚归,有点担心,便找机会上前询问她的情况,才得知她每天为了转专业学习到很晚。看着孩子们学习压力这么大,又想起上一届那些考研的学生,刘瑞英多少有点心疼。尽管帮不上大忙,但还是会尽量帮助孩子们解决生活上的小事,早上站岗的时候多注意孩子们的状态,看到精气神不太好的学生,就和她们说说话,鼓励她们。

“女孩子要努力读书,以后就可以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也不用靠别人,自己就可以过得很好了,所以,你们一定要努力读书噻。”这是刘瑞英对九栋女孩子的叮嘱与期盼。

同学们提到到宿管阿姨,言语也满是感激与依赖。宿舍热水出现问题时,刘瑞英和瞿萍总是很热情地让同学们来宿管室洗澡,李秀云说:“感觉阿姨很为我们着想,不光把卫生间借给我们,还替我们付热水的钱。” 阳萌娟至今仍记得宿管阿姨带着维修师傅上门来修床,帮她一起搬东西,陪在她身边的场景,每每回想,心上总会划过一丝暖意。“所以不管是谁,只要有外人进入我们楼,都要登记。维修师傅维修的时候,我们上去陪着能放心一点。”刘瑞英这样解释道。

与孩子们的故事,两位阿姨回忆起来,总是又温暖又有趣。

“阿姨,你怕蛇吗?我晚上回来碰见外面有蛇咋办啊?”

“我也有点怕,没事!我叫保安来抓它。”

“阿姨,楼下有人一直在闹。”

“哪呢,我去劝劝,不行的话就打110.”

“阿姨,我东西放在这儿一下,等会拿。”

“阿姨,可以帮我拿一下外卖吗?我现在回不去,阿姨帮帮我!”

……

从过往中回神,外面仍然下着小雨,大门处时不时传来“嘀——嘀——”的声响。待一切归于平静,瞿萍拿起拖把走到楼梯口,拖起湿漉漉的地面。

“阿姨好呀!”一个同学从楼梯口走下来。

“哎!好好,走路小心一点,地上很滑。”

“好的,阿姨拜拜!”

夜幕降临,学生们结束一天的课程,陆陆续续返回宿舍,瞿萍还坐在桌前写着值班日志,有学生路过公寓门口的门卫室时偷偷看一眼,然后悄悄离开。她抬头看了一眼那一闪而过的身影,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又低头忙了起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地面,雨后留下的水洼泛着微光,她站在大门前,望着孩子们在朝阳下远去的背影,深深地看着——你只管向前,我在这儿,别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