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徽
三翼白字
{{title1}}
{{title2}}
{{title1}}-{{title2}}-正文

故乡亦悠扬

2022-04-10

(21级新闻学欧阳刘珍)我在城市生活十余年了。

“沙沙……”,当天还没有揭开幕布时,环卫工人早已出现在街道上,穿着橘黄色的小马褂,弯着腰,将自己管辖的区域清扫干净。过了一会儿,“哗啦”,是早点铺老板们卷起了自家店的卷帘门。“啪”,昨晚发好的面团被扔在板上,接受着揉、搓、卷等多种手法的“照顾”。两三个小时后,“包子、馒头、油条……”,店铺老板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随着蒸笼的热气传遍街道。在我去往公交车站的路上,早点的香味一路追随。没过多久,早餐店前已围满了一堆人。“老板,我要一个奶黄包和一个烧卖!”

在一阵喧笑中,这座城市新的一天开始了。

当天上幕布刚刚揭开时,我已经来到了山脚下。进山时,我一般选择台阶小路,一层层石阶,连接处布满了青苔,阶上有几条经岁月冲刷而显示的裂纹,石阶的长宽高没有那么规整。一路沿石阶上山,两侧都是青翠树木,竹、松、梧桐……植物不一地分布,给人一种隐士的感觉。当微风袭来,“沙沙”声传入耳朵,还会有些许水滴掉落在脸上,闭上双眼,似乎只感受到自己的呼吸与大自然的独特气息。继续向上,溪流的清凉、山洞的寂静、寺庙的香火气息……倒值得为其驻留片刻。终于到了山顶,我再次将这座城一览无余。现在还没到晚上,最高楼的灯还未亮起,有一层薄薄的雾笼罩在上方。一些住在屋顶的人们,有的开始了晨练,做起了伸展运动,有的开始照料自家种的菜、自家养的花,它们新的一天也随人们开始了。不可否认,山顶的温度确实有点低,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去了之前常去的玻璃桥,在云雾中行走,就自己一个人,我很享受这种感觉,仿佛全身心都被洗涤。我喜欢爬山,喜欢站在山顶俯瞰这座城,将一切美景尽收眼底,仿佛我对这座城已经了解透彻,不由得会有种“得意”的心理:我比这座城最高的楼还高。但事实证明,我心里那座小城将我牢牢“困”住了,毕竟我经常迷路。

从山上下来后,我去了菜市场。此时,天已经大亮。大爷大妈们带着自己的菜篮子,有的还带着孩子,正在商贩前挑选心仪的菜。“货比三家,讨价还价”这是我跟着妈妈在菜市场多年总结出来的口诀。“快来看看啊,新鲜的小白菜、蘑菇,自己家做的豆腐嘞!快来看看啊!”在菜市场,似乎谁家声音大谁的顾客就多。我想,谁的嗓门大就代表谁更有底气吧。

“这空心菜多少钱一斤?”

“一块五!你要是买得多,我给你再便宜一点,我们自己家种的!”

“再便宜点咯!之前过来有家比你这个便宜两毛嘞!”

“你看看我这个菜,长得多好。算了算了,便宜卖。”

交易达成,老板开始装菜。那位讲价成功的阿姨,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挡不住,提着菜继续向下一个摊位“攻略”,还哼起小曲。我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买过菜,但平时跟别人砍价的时候,不管砍了多少下来,只要价格低了,就会开心一阵子。这种小事情,常让人有“大”愉悦。

走过一个个摊位,我在一家面包店前停留。那家店子在菜市场的深处,但他家前总是有不停的人流。这家面包店的种类很少,但口感好,大部分在相对偏高级的面包店找不到。我一眼就找到了一直念着的那款。面包圆圆但不小,跟手掌一样宽,面上金灿灿的,底下附着一层适当的焦糖。我小时候只喜欢吃糖,多年后,才觉得单吃太腻,焦糖的酥脆甜腻与面包的软香融合在一起,简直是绝配!

不知不觉,菜市场的人渐渐少了。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连午饭的时间都过了。于是,我随意地转了转,找到一家奶茶店,坐在靠窗的位置,静静地看着街道上的行人们。

一个老人从我眼前走过,头发花白,鼻梁上也架着眼镜,走路却不带迟缓,步步生风,神采奕奕。“要是我老年的时候,身体也这么健康就好了。”我心想。然后看着眼前的奶茶,默默地低下了头。后来,来了一对情侣。女生似乎很爱撒娇,一直抱着男生的胳膊,仰着头,面带绯红,嘟着嘴说着什么。男生低头听她说话,时不时带着浅笑,揉揉女生的头。那时,橘黄的光影将他们笼罩,恋人间热忱的爱如玫瑰般绽放。

坐在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我不禁入了神。要不是家人的电话打来,我还能再发呆很久。“女,回来吃饭了!你爸和弟弟都回来了!”母亲温柔的声音传来。“好,我马上回来。”家人的挂念总是那么的温暖。

夜幕悄悄来临,这座城另外的色彩来了。

大商场上的LED显示屏比白天更夺人眼球,广场上聚集的人多了起来,路上的灯五彩斑斓。我坐在公交车上,窗外一个个店铺闪过,流光溢彩,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有时还能听到大笑声。在经过公园时,门口果然已经有大妈摆好队形,放好音响,跳起了广场舞。尽管就经过了一会,我在脑子里已经加载好全曲,手和头开始不自觉地律动起来。

下车到家时,小区已经是灯火通明,饭菜香味让我加速回家的步伐。推开家门,弟弟直接冲过来抱住我,父亲从沙发上起身,说:“走吧。”餐桌上都是自己爱吃的菜,餐桌旁围坐的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也许看起来就是很平常的一家人吃饭,但对于常年住宿的我来说却是难得的时光。万家灯火,有一家为我敞开怀抱,足矣。

在这座我生活了十余年的城市,是我的故乡。我也许没有完全明白她,但她让我体会到了人间烟火。我的城镇生活,朴素但又快乐,有家人相伴,有好友相谈,有美景常在,于我而言,这便是简单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