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徽
三翼白字
{{title1}}
{{title2}}
{{title1}}-{{title2}}-正文

2022-04-10

(21级新闻学杨苏涵)霓虹初上,世界在倾倒。

这城市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喧闹而又繁华。时髦女郎们衣着靓丽,每个精致女人的身上都散发着醉人的香水气息,男士们衣装革履,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古龙香水味。在这城市的聚光灯下每个人犹如一个个芭蕾舞演员,踮起脚尖,舞动着属于自己的高雅,但脚尖上的淤青和鲜腥永远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这个我所存在着的城市,有我爱的一切繁华以及令人醉心和痴迷的危险和美丽。

我叫k,二十七岁,是一家报社的普通编辑,我不喜欢这份工作,但是我又只能依靠它来维持着我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我讨厌职场上的阿谀奉承,但是还是会在自己的领导面前点头陪笑,是吧,这好像很讽刺。这好像就是我所存在的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我好像和这个城市的人一样,又好像不一样,表面上光鲜亮丽,但这背后自己的狼狈不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太普通了,普通到,这个世界仿佛只有我自己能关注到自己。

早些年,妈妈陪我在这个大城市打拼,我努力生活,只为能让妈妈过上更好的日子,让妈妈不是住在这个繁华城市的落魄一脚,后来,在25岁那年和妈妈一起去了她想去的西藏,去了西北,因为妈妈说这个城市让她好累。可是,去了拉萨,看了雪山,去了西北,看了沙漠。拉萨大大小小的佛和雪山上的风也没有保佑我,对沙漠中的大风呼喊要妈妈陪我在这个世界久一点,也没有用。那之后,我就一直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生活,常常会让我觉得有些孤单而又冷清,因为常常一个人。

今天是十月十三号,今天下了小雨,冷冷的。在这个冰冷水泥建造的城市,我也常常会感觉到温暖与爱,也许是家楼下馄饨店经常照顾我的奶奶,也许是公司里那个看起来憨憨的可是却又真诚无比的男同事,或许是回家路上经常遇见的那只流浪猫,它是那样瘦弱又胆怯,每次路过它都会跟着我好长一段路,想要靠近我可又害怕和畏惧陌生的我,仿佛我好像是它在这个大城市里不同类的同伴。是啊,我也好像是这个大城市里流浪的小猫,这个城市不属于我。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六号,对了,这个南方城市昨天下了起了三年以来的第一场初雪,可惜是我一个人看的。冬天的夜晚,黄昏的路灯下寒风瑟瑟,可能是天气冷的缘故,街上少有的显得十分冷清,路上偶尔会路过几个醉酒叫嚣的青年,街边的咖啡店橱柜里的蔓越莓蛋糕还剩下孤零零的一块没被买走,远处高楼闪烁着暧昧的霓虹,还有,春天怎么还没来呢。快到三十岁,说出来很好笑,至今我有时还是会常常感到迷茫,但我相信在这个看似冷酷的城市,我会有自己的未来。

今天是四月二十一号,今天出太阳啦,风暖暖的,街上的柳树冒出青芽,柔柔地扭动着自己的每一支秀发,这次让我真切的感受到春天终于要到了。没想到平日让我感觉如此冷酷的这座城,竟也会带给我一丝丝可爱与俏皮的感觉,这座城市正在这个美好的春天展示着它不为人知的一面。

今天是七月十五号,好热,夏天的这座城市就像一个热烘烘的火炉,每天太阳早早升起,楼下那家馄饨店坐满了客人,都在等着锅中晶莹剔透的那个肉肉胖小子。还有,今天是我的生日,这是我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七年。这下要28岁了,这是我自己度过的第二个生日,到距离家很近的那个咖啡店买了一个自己从来不舍得买的蔓越莓蛋糕,点上了几只蜡烛,闭上眼睛,许了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愿望……

 “嘿,k,你怎么湿了眼眶。”

 “不知道。”

 “看吧,你口口声声说冷酷的这座城,在你笔下却又透露出你对它无限的爱。”

 “是,我爱它,我爱它的春夏秋冬,我爱融在它不为人知后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