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徽
三翼白字
{{title1}}
{{title2}}
{{title1}}-{{title2}}-正文

我该如何存在

2022-03-31

亲爱的老师,同学们:

大家好!我是徐傲霜,来自中文二班。在演讲开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在已行的大学旅程中,有没有同学心生疲累,对躺平的欲望日趋强烈?那又有没有同学充满期待,对何去何从毫不怀疑?扪心而问,我的确无法跻身后者。两个月,我不但有迷茫,有时甚至会质疑自己。三年奋笔,三日鏖战,墨纸积山,只因对老师口中的脱离苦海快活随性心向往之。英语老师曾手按英汉大词典担保,我们一定会快乐到忘记曾经的一切煎熬。这句话倒是有正确之处。我的确忘记了,只不过是因为不太有时间去痛苦。这给了我很大震惊,更让我第一次开始反思我大学生活的意义。加入多个部门,让自己忙忙碌碌,有何意义?改剧本,编节目,希望能在更好的舞台看到中文二班,有何意义?逼迫自己站出来演讲,参加各种活动,有何意义?轻轻松松多容易啊,现在你就是自己的王。向下滚多容易啊,地球都在帮你。那么,朋友们,究竟我该如何存在?存在,换个词就是活着。这是多简单容易之事。荒野求生的贝尔,一口水,几只昆虫就能活下去,更何况我们呢?我不去管纷纷扰扰,放下一切在乎,可以很悠哉。但是同学们,存在的前面还有两个字:如何。

存在是本能,而如何是选择,是生命的状态,是人生画板的颜色。《肖申克的救赎》中有一句启人深思的台词:人生可以归结为一种简单的选择,不是忙着活,就是忙着死。两年前我的舅外公离世,刚迈入花甲之年。酒精和博赌充斥着他的一生,在他油尽灯枯的弥留之际,我跟随父母去探望了这位几未谋面的长辈。家徒四壁,萧瑟冷清,无子无女。我悲痛地看着床上瘦削的老人,感受到衰老和死亡是多么触手可及让人惊悚,而却是我们的必经之路。我也不禁反思,人生几何,当我垂垂老矣之时,我该以怎样的姿态活着?  

不可否认,在内卷愈演愈烈的时代,努力成本更大而更难见回馈;在代际贫苦愈加固化的背景下,不做改变似乎是最低冒险。但是,就该匍匐一生吗?有的人不再相信,有的人笃定不移;有的人安于一隅,有的人不断突破生活的篱藩;有的人欢纵苟活,有的人身在沟渠心向星空。有的人二十岁就已困进牢笼,有的人七十岁还在探索生命的可能。因此才有诗词大会动人心弦的吟唱,才有武汉战疫场上毅然决然的光。要么年轻地老去,要么年迈时依旧年轻,我想,我会追求后者。所以我会兢兢业业完成部门或大或小的每一个任务,所以我会尽己所能团结大家呈现更精彩更有活力的中文二班,所以我会倾注热情尝试演讲,所以我会告诉自己走出去,行你所爱,不负昭华。所以我会相信努力,相信光。永远努力,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心怀梦想,用青春为生命注脚。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或是勇敢向前挣脱牢笼。”同学们,我们该如何存在,这是青春之问,人生之问,灵魂之问。存在于世仿若手握白纸,如何勾勒如何渲染如何灿烂全都取决于你如何运笔。人生是一场稍纵即逝的单程旅行,我希望能这样存在:平凡却不平庸,失落却不失梦,沉稳却不沉寂,迷茫却不迷途,始终保有向上的朝气,做永远的年轻人。如此,当我无法阻挡地迈向地平线下时,我可以略怀欣慰地说,不负此生,不虚此行!

我的演讲完毕,谢谢大家!

2021中文二班徐傲霜

2021.11.2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