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翼通讯社 >

【文新院】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2020-11-22 18:07:49    来源:文新院   作者: 文新院作者 韦湘怡   点击量: 

[摘要]飞鸟翱翔于天际,却从未见过海底蔚蓝的世界;太阳奔逐于云间,却从未见过夜晚宁静的灯火;树木生长于肥沃的土壤中,却从未感受过沙漠狂欢的舞蹈

(文学与新闻学院通讯员 韦湘怡)飞鸟翱翔于天际,却从未见过海底蔚蓝的世界;太阳奔逐于云间,却从未见过夜晚宁静的灯火;树木生长于肥沃的土壤中,却从未感受过沙漠狂欢的舞蹈.......世间万物,皆扎根在自己一方小小的天地。无论是人,还是草木,亦或是日月星辰,山川河海,我们都有着自己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诗酒趁年华

蜿蜒于清澈的溪水旁,荇草摇曳,鹿铃清脆,野雀啁啾,身着白衣的女子在水畔浣衣歌唱。那歌声响遏行云,令对岸的男子也心潮澎湃,他不禁心生爱慕,诗一般的歌谣从他口中流转而出:“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诗歌诗歌,诗即是歌,歌即是诗。细腻与粗犷,温柔与激情,高雅与质朴,都凝练在这短短的几行诗歌中,言有尽而意无穷。顺着历史的长河,推开厚重的门扉,那诗意的世界便在我们眼前徐徐铺展开来。

春秋战国,乱世悠悠,汨罗江翻涌的河水承载了一代伟大诗人无数的血泪与才情,他纵身一跃,逝去的是躯壳,留下的却是“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的高尚情操,屈子的灵魂,永远熠熠生辉。唐诗宋词,气度恢弘,李太白于风雨飘摇中站立,慷慨激昂地吟诵出“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情壮志;苏轼豁达通透,一切的苦难使他愈发成熟,于失意中挥笔写下了“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不朽篇章。

不论是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才子佳人,还是经历磨难、却仍然坚守气节的文人墨客,诗歌都是他们抒发心中思绪的一片净土、一片秘密乐园,在这个诗意的世界里,旁人无法踏足,也无法抵达,与我们而言,窥见的,或许只有他们愿意展露在外的、小小的一角罢了。

青春当远行

十八岁,是一个分界线。

迈过了这条线,我们就要准备好收拾行囊,离开家乡,去往远方。有一首歌唱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远方为何而美好呢?十八岁前的我们,懵懂而无知,安分而乖巧,我们的世界很小,小到只能装下眼前的书本、下课的钟声,小到只能装下午后操场暖融融的阳光、放学路上斑驳的倒影。我们生活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心中或许有理想——可那个理想却似乎有点单薄。我们或许不够了解自己,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那是因为,我们的一切都被限定在一个安排好的框架中,而远方,却代表着未知、挑战、想象与无穷无尽的冒险。

前往远方的过程,是一个不断丰满自己心灵世界的过程,我们开始了一段崭新的人生,在这里,我们可以尽情为自己人生的画板着色,而不必再依赖他人的眼光。大学,是我们心灵经历一番长期漂泊后的应许之地,在这里,我们能发掘更多的美好与希望,在这里,我们能拥有无限的可能。

青春,或许就是用来挥霍的,我们愿意燃烧自己所有的热烈,来换取一段滚烫的人生。如果说家乡、家庭是我们的初心与港湾,那么远方,则是一场未知的冒险,是对我们心灵世界的一次洗涤。但唯有趁着青春正当时,背着行囊整装出发,我们才有可能抵达,我们原本所不能抵达的世界,那个理想的世界;我们才有可能成为,我们原本所不能想象的自我,那个理想的自我。

未来展宏图

现代社会,日新月异,时间的洪流滚滚向前,我们都被时代裹挟着向前走。

未来会是什么样?是否如科幻小说中描写的一样,充满着高科技与新生物,生活便利而快捷?亦或是如玛雅人预言的一样,人类最终会走向衰落和灭亡?我们不得而知。未来的世界是未知的,即便我们穷尽想象,也无法完全勾勒出未来的模样。

但不妨让我们往好的方面想。世界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日转星移,春华秋实,潮起潮落,世间万物运行都自有其规律,我们相信,眼前的世界是广袤的、无穷无尽的、充满希望的,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也在一次次教训中懂得了尊重自然、敬畏自然,不断探寻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之道,在不太遥远的未来,或许我们会更加繁荣,不断用我们的力量,去更好地改变世界、改变自己。

诚然,现实的触须始终无法真正抵达未来的世界,我们可以畅想、可以假设,却无法真正定义未来的模样。但不论如何,有理由相信,只要我们做好当下,就有机会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未来。毕竟,未来就是由无数个现在组成的,不是吗?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是充满着浪漫与愁情的诗意世界,是代表着期许与追求的理想世界,是流离在想象与现实中的未来世界,但即便不能抵达,也无法抵消它们本身的美好。世界灿烂而盛大,征途遥远而漫长,但我们终将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