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北大胡佩:一个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

2019-04-02 16:57:37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李成荫 石欢   点击量: 

[摘要]18年4月,她坐在一教确定了考研目标北大新传;19年3月26日,她看到了公告,笑着说了一句:“妥了。”她是胡佩,一个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一个逆袭北大新传的故事主人公。

18年4月,秀山的樱花开了,她坐在一教确定了考研目标北大新传;

18年6月起,画眉潭的荷花正亭亭玉立,她在书海中狂刷了一千篇论文;

18年12月,疾风,劲草,“呼啸山庄”的风真的很大,她还在不停地做着笔记,由薄到厚,由厚到薄,准备着初试;

19年3月17日,秀山的樱花又要开了,她和朋友前往北大南门,开始她的复试之旅;

19年3月26 日,中午休息时她看到了公告,笑着说了一句:“妥了。”

19年3月27日,记者回首,她穿着一件红色毛衣,青色地板踩得咚咚作响,她笑着向我们走来,她说,她是15级新闻二班胡佩,一个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

 凭一腔孤勇报考北大

胡佩的生活照

(胡佩的生活照)

考研这场持久战,引得无数学子挑灯夜读,奋战到天明,而初试只能报考一个学校,考上了就复试,考不上就被调剂,我们可以想像,平常人报考北大需要多大的勇气。“我不是一开始就报考北大新传的,最开始是报考人大,可是发现人大要考的新闻史很无聊,我不喜欢背的、枯燥的,我喜欢能够自己发挥的,”她语气略显俏皮,露出两颗小虎牙,“想着要不换学校呗,挑来挑去,就挑中了北大。”在18年4月底,确定了目标院校,她就和家人去了一趟厦门旅行,回来后就真正进入备考状态。当我们谈到担心自己能力不够,而不敢轻易地报考这种名校时,她顿了顿,慢慢说:“我觉得每个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我其实大学前三年本科成绩不是特别好,可我当时就‘迷之自信’,我就觉得我可以。”

谈到‘迷之自信’,她笑得很欢,露出一口白牙,刘海短到能显现出粗粗的眉毛和一小部分光洁的额头,笑起来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儿,煞是生动。她的大学生活与我们之前设想的很不一样,因为她没有参加什么课题研究或与专业相关的比赛,也没有辅修其它学科,甚至她的本科成绩是班上二十、年级五十几,她看着我们渐渐惊讶的表情继续调侃自己:“最近有一天我拿表去我们院老师那里盖章,他很诧异地说:‘你的本科成绩这么差呀!’特别有趣。”谈到自己大学的前三年,她觉得自己很快乐而且满足,并不感到后悔,她读了自己想读的书,也喜欢自己社团的工作,甚至在打游戏的过程中也结识了很多朋友。

在18年年初,她准备考研,她的家人尤其是表姐给了她很大的鼓励,“我姐姐说我政治、英语还不错,公共课不用担心,就把专业课准备充足就很好,可以挑战更好的学校,我当时也很自信,就一上来就选了个很难的学校。”其实当时她的母亲让她报考家附近一所211学校,可是她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泽了北大新传。事实上,很多人并不是没有能力,而是不敢去做,而胡佩就很有勇气,对于考研这条路,她是这样认为的:“我只给我一年时间,就什么也不去想,背水一战,要是没考上就去就业,我不会去调剂的,我也不会死磕考研这条路,人生有很多种可能,此路不通,就换一条路嘛。”

心态好,笑容灿烂,她的身上似乎有着阳光的味道,特别特别暖,其实,一开始她是想拒绝我们的采访,因为她最近很忙,需要忙着赶之前因为复试而没能交的毕业论文,还要抽出时间回家为妈妈过一个开心的生日,尽管这样,她还是为我们留出了宝贵的时间。她始终像一株向日葵,向阳而生,满面春风,或是枝头抱香的桂花,虽朴实无华,但何须浅碧深红,自是花中一流。如若每人都赋予一种颜色,那她一定是一个金色的姑娘。

 我不是想赢,我只是不想输

胡佩和一教叔叔的合影

(胡佩和一教叔叔的合影)

很难想象,当年那个爱抱佛脚,总是把期末复习延迟到考前一天的女孩子,如何踏踏实实使自己投入到这一年的备考学习中去,她很坦诚地告诉我们:“当时真的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来找状态,到五月份我才完全沉下心来复习。”

当她下定决心要考研后,便很认真的将每个季度、每个月甚至每周都安排了计划,以此让自己每个阶段都能够充实。当我们得知她整个考研的复习基本都按照她的计划来进行时,我们迫不及待地请求她告诉我们坚持的秘诀,她笑着说:“其实我觉得很神奇,就是感觉老是有一股神圣的力量在拉扯我,每天我和我室友都是到一教最早的,一教那个叔叔都认识我们了,每天都跟我们打招呼,然后我记得最深刻的事情就是有一次我起晚了,正好被叔叔抓到了,他就在那批评我,嘿嘿,其实和叔叔关系一直挺好的。”

每天六点四十五到一教,晚上待到十点四十一教关门才回宿舍并且还要继续学习的生活,被她说得好似按时吃饭一样轻松。而在备考后期,她几乎每晚都伴着论文睡觉,朋友们都觉得奇怪,觉得大四的她跟之前比好像变了一个人,但是也许只有她自己明白:中途放弃,就相当于比赛提前结束。

关于考研如何为初试做准备,每个学校针对的方面都不一样,而北大十分看重学生的综合思维能力,考察学生是否有完整的知识框架。她给我们分享自己的准备过程时说:“我最先选择的是看书,在六月份之前我就把所有的参考书都看了一遍,然后暑假的时候狂刷论文,大概刷了一千篇论文左右吧,然后按照论文做自己的笔记。我做第一版笔记的时候就一个劲儿往里头塞东西,怕论文里有什么别人都看得到而我却忽视了的内容,第一版笔记非常厚,我估计得有一百万字了,然后我觉得这样不行,我就开始自己精简内容,到最后大概是把这些都精简成了三十道问题的形式。我后来一看到真题,就马上能想到用什么框架和内容去答。其实题目虽然有不同的形式,但内容其实是差不多的,你变着法儿说嘛!我到十二月初还在做笔记,其实做笔记的过程中你整个思维方式和看问题的角度是会得到培养的,你会形成自己的逻辑。”真正会学习的人,总是先把书读厚,然后再把书读薄。

考研分为初试和复试两个阶段,当她面对着一排北大的老师,却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情绪,或许是因为从小就一直拥有非常好的心态,才使她在这种场合能始终保持从容。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面试的时候老师就问两个问题,一个专业类问题和一个英语问题,我记得专业类问的是‘广电怎么应对互联网挑战’,这是一个很基础的问题,但是你要考名校必须答出你自己的想法,你不能只去背,你要学会总结出自己的东西。然后英语题我选到的是对‘新西兰暴恐事件’新闻事件的分析,我们有半分钟在脑子里列框架,然后就边想边答,我当时都愣了,往年并不是这么出题的,但好在老师最后对我的答案还比较满意。”

而被问到在老师面前要怎样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时,她觉得首先一定不能慌,要笑,一定要与老师有眼神交流,牵着老师往自己的思维方向走,这种能力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拥有的,一定要在平时多锻炼,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有自己的气场。“其实我觉得初试和复试没差太多,我觉得我回答问题都还是在靠初试准备的那些东西。”她顿了一下,像是回忆起了那段备考的日子。

“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感动。”她冲我们淡淡一笑。

出门一笑无拘束,云在西湖月在天

胡佩2017年在故宫拍摄的照片

(胡佩2017年在故宫拍摄的照片)

当我们问到考研路上有没有人激励着她时,她“咯咯”地笑起来,像一只可爱的小仓鼠,她说:“其实也不算激励,就是算是考研路上的一个调味品,你知道考研学习很枯燥,然后那个时候我喜欢一教的一个小男生,他每天8、9点去,那个时候我早就在背书了,坐在那个平台上看他走过去,就觉得……嗯,还不错,”少年少女情怀总是诗,来得快,去得也快,后来考研过去了,她也就也没有那种感觉了,她笑眯眯地告诉我们,“后来我加了他微信,觉得感觉不对,好尴尬,又把他删掉了。”在考研的那一年里,她和她的室友及研友周雯雯清晨去一教早读,晚上就乘月而归,两个女孩相互鼓劲,也聊尽了一教的八卦。她说她们是一教快活的两个“小疯子”,她说特别感谢她的室友。

当然,也有疲惫的时候,放空是她放松自己的一个方式,她这样对我们说道:“累了时候就放空,你知道一教傍晚的时候,在四楼看那个天空特别好看,每天我就对着那里发呆。”每天傍晚时分,在结束了下午忙碌的学习后,一个女孩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用手肘支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前面被一点一点染红的天空,也许眼睛里有着憧憬,有着羡慕,有着些许失落,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纯地看看,夕阳下沉,燕子归巢,春去秋来,日复一日。

而阅读是她放松自己的另一个方式,从访谈中我们了解到胡佩最喜欢的作家是严歌苓,最爱读的是她的小说。她喜欢严歌苓的文字风格,更喜欢她的做人风格——优雅从容、洒脱又自律,并且她欣赏每一个活出自我的女性。“我复试时的科研设想是研究女性,我对这方面很感兴趣,”她抿了一口奶茶,继续说道,“我自己想成为一个‘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我一直以来也是把这个作为标准,就只要我确实了一个目标,我就会付诸实践。”

在这一年的学习中,她越来越享受学习,喜欢看论文,特别是迷上了传播学,谈起对未来的规划,她还是不确定,她想等读研一年后再来决定,可能会继续深造,从事理论研究,但是她也很想成为一名记者、编辑,尤其喜欢《人物》期刊,“小孩子才做选择,我真想都要,不过,这未来谁知道呢。”她看着我们嗤嗤地笑。

胡佩的眼睛清澈,笑容澄澈,似乎永远保持着对世界的好奇和求知欲,她对一切都抱有兴趣,也乐于尝试,她相信思想是外向的,而不是内向的,她要求自己超越以自我为中心的日常生活视线。洒脱不拘束,也拒绝被定义,她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代理责编 陈虹晓 责任编辑 张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