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流浪年兽

2019-02-12 22:19:24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徐海博   点击量: 

[摘要]“新年快乐。”

猪肝、鸡胸口肉、鱼肉、一些生菜、钙粉……已经放了年假的林梧桐还是早早起床,在厨房忙活很久,出了一锅清蒸猫食,打算给平时照顾的那几只流浪猫吃顿好的,就当过年犒劳一下他们。

把猫食打包好,脱掉围裙,换上喜欢的高领毛衣,穿上米色羊角扣大衣。虽然是独居,还是大声地喊了一声“走啦!”才推开门出去,几片雪花被风吹进屋子里,转眼融化。

北方的流浪猫很难活过冬天,食物和水远没有夏日那样易得,所以会格外的依靠人类的帮助,远没有夏天那般逍遥自在。白天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可怜兮兮地看着路人,晚上就在小区的暖水管旁取暖过夜。林梧桐把猫食放在喂食的老地方,随后站得远远的,在等猫的空隙打开飞豚再三确认回家的机票。

自从林梧桐知道喂流浪猫要尽可能固定时间后,她就固定在早上上班前后时间喂猫,每次去的时候都会有好几只猫在那里等着她。即使猫看见她不会作出什么大反应,但流浪猫们给她的信任也让她颇为受用。几只猫埋头围了一圈,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一两只猫吧唧嘴的声音。林梧桐悄悄举起手机准备录像,却在手机屏幕里发现流浪猫们突然作鸟兽散,随后有一只很怪异的“流浪猫”从楼后绕了过来,头大身小、绿皮绿毛、青面獠牙、身形似狗似狮,不伦不类,分明透着一股凶恶劲儿,却让人完全害怕不起来,只觉得有些怪异。

林梧桐看着它大摇大摆地走到碗前面,自顾自吃了起来。林梧桐眯了眯眼,感觉事情并不简单。怪物也很快发现了林梧桐,和流浪猫那种不在乎的反应不同,它先是看了看林梧桐,又低头看了看饭碗,又犹豫万分地抬起头继续对望。林梧桐竟然从中看出了一丝羞耻和自暴自弃。

“吃个饭你看啥?”它突然说了话,感觉是硬着头皮说出来的。

“那是我给流浪猫做的诶!你吃了它们吃什么!”

“饿不死它们的,饭票多得很!”

“你怎么会说话!”

“这个应该先问吧!”

“你不是猫吧!你到底是个啥!”

仿佛快问快答般的高速对话突然停顿了片刻。

“我是年。”

林梧桐霎时感觉自己成了志怪小说的主角,居然能在喂流浪猫的时候遇到大名鼎鼎的年兽。听了年兽的一句“唠嗑不?唠一顿饭的?”,林梧桐直接兴致冲冲地把年兽拎回了家,一路上虽然回头率很高,但是在建国后不能成精的大环境影响下,只有人觉得丑,没有人觉得奇怪。

“你和我印象里长得不一样,你怎么个头儿这么小?”林梧桐一面把大衣挂在玄关的衣挂上,一面问道。

年很自觉地走进房间里,“妖魔鬼怪本就是你们想象出来的产物,我们自然以信仰为食,当你们不信了,我们也就自然衰弱了。”年似乎很中意屋子里的暖气,懒洋洋地趴在地上,让它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信仰?那我可能从来没给你做出过贡献。”林梧桐眯了眯眼,笑道。

“总该有一些信仰,信仰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你们,而且不是宗教信仰才叫信仰。”年张开半边眼睛,看着林梧桐。

“怎么说?”

“比如……你们总相信房价会涨,即使没有证据也固执地相信,然后房价就真的涨了。”

“那是群众给了市场信心,是能科学解释的。”

“但事实上你口中的群众只是单纯的相信而已,他们才没考虑什么科学。再比如,几十年前,思想造就信仰,信仰又抹杀思想,整整十年。”

“没头没尾说什么呢?而且你说你以信仰为食,为什么还要抢吃的?”

“是你们觉得我应该吃东西的,以前我都吃人吃牲畜的。”年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林梧桐,“现在我都得和流浪猫抢吃的……现在的人,仰而不信,信而不仰,那些因志怪书籍而存在的妖怪还好,像我们这种活在传说里的就很脆弱了,随时可能消失。”

“脆弱?你不是很有名的凶兽吗?”

“我只是个百多岁小妖而已,说我是什么凶兽根本经不起推敲。”林梧桐看着它慢悠悠地晃了晃狮子一样的尾巴,压下了抓一把的冲动。“你们觉得我得怕亮光、怕红色、怕响声……你能想象吗?堂堂一届凶兽,居然会怕打雷。”年一边说着,一边用后腿夹住了尾巴,“而且我怎么可能是红色的,我会怕我自己吗?”

林梧桐想了想近几年的游戏和电影,发现年兽的形象的确越来越红了,不禁哑然失笑。“那你怎么还敢来城市里?不怕吗?”说完,林梧桐想起了前几天收到的短信,“因为禁止燃放鞭炮?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有个互助组织……叫‘全世界妖怪联合起来成为一家人’……”

“真的假的?”林梧桐差点就笑爆了,“这么团结的吗?”。

“听说是因为我们的大前辈们,那些刻在岩石上的上古天神的消失,刺激了其他的妖鬼神魔,才有了这个组织。”年站了起来,嗅着鼻子在屋子里四处转悠,“虽然名字很蠢,但是我们的确需要它,消息就是谛听告诉我的。”

林梧桐拿出藏在茶几下的樱桃,自己抓了一把,把碗放在了地上,说道:“那我们放炮对你来说岂不是很好?”

年吐掉嘴里的樱桃核,单爪抓起樱桃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滑稽,“并不好,人们不是因为我才放炮,而是人们放炮才有了我,创造出了我。如果你们不放炮,你们就会自然地遗忘我,彻底遗忘我的时候就是我彻底消失的时候,不放炮顶多让我觅食的时候不用太提心吊胆。”看着林梧桐陷入沉默,年继续说下去,“我需要有人相信我们的存在,吃饱都是次要的,所以我会尝试接触你。”

林梧桐静静地听着年的话,心底突然涌起些许悲哀。她现在发觉“妖怪”这种被当做哄小孩子的故事背后不只只是人们的幻想,如果它们消失,消失的也不只只是人们的幻想,一同消失的,还有传统、文化、习俗,甚至是历史。

“为什么是我?”林梧桐稍稍失神的眼睛又恢复光彩,向年发问。

“其实那个小区里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我了,你不是第一个。”年卷起尾巴,尽力做出俏皮的样子,“缘,妙不可言。”

林梧桐眯着眼看着年,凛冽的眼神激起了它强烈的求生欲,就在它准备再一次张口的时候,林梧桐“噗”的笑了出来,歪过头去。

“我会给家里的小孩子讲讲你的故事的。”

“那真是帮大忙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责任编辑 曹旖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