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翼通讯社 >

【文新院】刺破时间的男孩

2019-12-17 14:57:10    来源:   作者: 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彭媛   点击量: 

[摘要](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彭媛)画眉潭出现了一个诵《左传》的男孩。他总在晨曦尚未刺破雾霭时便踱步于那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石廊上。初

 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彭媛)画眉潭出现了一个诵《左传》的男孩。他总在晨曦尚未刺破雾霭时便踱步于那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石廊上。

 初遇时,他正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用二等激昂的声调朗诵《秦晋韩之战》。当时正抱着四级单词本的我连连发愣,因为有他在,我甚至一个词儿都背不下来。可看到他那副沉浸的模样,又实在是不忍心打扰。那天下着秋日独有的,阴郁的小雨,湿润冰冷的空气刺进肺里,早早把学习的人劝退。我打着伞,用鞋尖儿踢着道上乌黑的雨水,正为四季的更替而恼火,忽望见画眉潭中央的凉亭,熟悉的位置,一把雨伞缓缓移动。

 我在雨中驻足,并非因为那混着雨的湿润的朗诵声,而是因为那一刻,我突然间不再站在一个旁人的角度单纯因为新奇而去观摩这名同学,而是心中萌生出许多疑问,却好像只能等待自己去解答。因为当意识到撑伞的人正是他时,我明白了他是没有觉察到四季的变化的,夏的燥,秋的凉,都无法引得他心口泛起波澜。因为他沉迷的是手中的文字,而不是打在画眉潭绿水上细密的雨滴。

 不再为时间而忧愁的最好办法正是忘记时间。或许是因为人生短暂,天神不忍心让人类过多为光阴消逝而忧虑,所以当人放下身心完全投入于一件事物中时,外界的干扰便微不足道了。

 上帝为了阻止人类建立通往天堂的巴别塔,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之相互之间不能沟通。但文学本无国界,也没有时间的阻碍。这也是我选择中文系专业的原因,它使真正渴望文学的人能够和古今中外的名人交流,徘徊于时间之长河,却又忘记了时间。正如那常在画眉潭诵读《左传》的男孩,任由时间煮雨,淌过四季春秋,他依然能从书本中找到一片宁静,寻得放松身心的秘密场所。

      那日,我乘出租车返校。残败的桂花香顺着风灌进我的肺里,天幕透过窗玻璃是末日的紫色。明明秋天都即将消逝,可偏偏心中还是那个盛夏的影子。我想,或许真是男孩感染了,让我潜意识中拥有了跨越四季的能力。

      那日,我照旧来到画眉潭。那个熟悉的身影正读着《烛之武退秦师》,见我正盯着他看,先是错愕一愣,后恢复平静,悄悄转过了身。我才发觉自己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刚想开口,询问的话到了嗓子眼又滑进胃里。

      还是算了。

      毕竟互不打扰,便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