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翼通讯社 >

【文新院】寻

2019-12-17 14:53:46    来源:   作者: 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梁星星   点击量: 

[摘要](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梁星星)影子和他的主人失散在一个星光黯淡的夜晚。第二天清晨影子才察觉了这件事。前一天晚上,他们正坐在阿格朗罗

(文学与新闻学院作者:梁星星)影子和他的主人失散在一个星光黯淡的夜晚。

第二天清晨影子才察觉了这件事。前一天晚上,他们正坐在阿格朗罗斯加山的风口处喝着琥珀色的朗姆酒,浓郁的酒香被路过的风拖着一路向下,沿途咋咋呼呼横冲直撞。这时主人才感觉到冷,一边裹紧大衣一边懊恼刚才为何不寻个避风之处,这里荒草丛生,枯枝烂叶散落一地,兴许可以在风小的地方燃一堆火。

影子的主人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彼时正捡拾着地上的干草和枯枝,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在影子看来,他的主人实在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体格健壮,聪明果断,可以一弓多箭射杀侵袭村庄的野兽,还博览群书,古今名言和诗句顺手拈来。不过,优秀的人大抵都有些孤独,影子的主人在村子里一向沉默寡言,不干活不看书的大多数时候都在发呆,说媒的女人多次上门都被他拒而不见,久而久之,他在背地里便落了个不识好歹的骂名。

影子隐约感觉到,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这个小山沟,不喜欢这片贫瘠土地上生长起来的蔓草,不喜欢村子里痴笑愚昧整天翘首以待的女人,甚至羞于承认自己是在山间黄土里长大成人的。影子常听得主人自言自语说什么“诗和远方”的话,如今终于踏上了前往“远方”的路。莫不是他爱上了远方的某个姑娘?可影子自主人出生以来便伴其左右,实在也想不起来主人认识远方的哪位姑娘。

多想无益,总之,他们从村子里出来了,途经这里。男人一手抱柴,一手拎着喝了一半的朗姆酒的酒瓶,废了好些力气才找到个能生火的地方,接着喝酒,睡觉。

大概是昨晚喝了酒的缘故,影子想,他实在不愿往自己可能是被抛弃了的方向想,至于喝酒跟自己和主人的失散有何关系,他倒没细究,反正无论如何,自己都是要找到主人然后回到他身边的——一个人失去了影子,一个影子失去了主人,不是很奇怪的事么?

影子找来一只麋鹿帮忙——这是他第一次自己做决定,第一次不是与主人同步行动,但这第一次的自由却是用来寻求以前的不自由。麋鹿本来摩拳擦掌准备奋蹄追上那个穿黑衣戴黑帽脚蹬黑靴的陌生男子,但在听到影子说自己也不知往哪个方向寻找时便很快泄了气,只表示影子可以坐在自己背上,跟着自己四处走动,至于找不找得到他的主人就顺其自然了,因为它本来也是要去寻一个梦想中的栖身之地的,实在没有办法陪着影子漫无目的地寻找。影子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了。

麋鹿嘱咐影子抱住自己的颈子,因为影子轻飘飘的,跟空气一样,一不留神便很容易从上面摔下来,还煞有介事地威胁他不准抓自己的鹿角,否则要他好看。影子是个老实的影子,一路上也没抓过鹿角,还从头到尾很认真着地攀着它的脖子。

他们沿山脉的西坡一路向下,拐进了一个幽深的密林,那里长着颜色鲜艳的奇花异草,粗长的绿色藤蔓在高大的乔木间下垂,各种植被的香味参杂在一起,弥漫四周。发着微弱绿光的昆虫在夜里出没,周围还耸动着各种动物的鸣叫。第二天清晨,实在饿得受不了的影子在麋鹿的指引下剥开了一种紫色浆果的皮,这种果的果汁香甜甘美,他一口气吃了十二个,在身体毫无异样继续行进了三天之后,这种果子被证实无毒。

与此同时,那个穿黑色大衣的男人正在高楼林立的钢铁丛林中的某家咖啡馆喝茶,在此之前他已按地图做好了路线规划,早在昨天便抵达这座城市并在酒店休息了一晚。对于影子,他是心存愧疚的,可是,那个长得黑黑的、无知的、活在过去的家伙不应该参与他的未来不是么?一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不应该带着一个丑陋肤浅的影子不是么?

在行进了十三天后,驮着影子的麋鹿终于走出了密林,在一片水草丰美的沼泽地中遇见了它的同伴,旁边的溪流清澈甘甜。麋鹿选择留下来,并为不能继续陪伴影子致以歉意,在影子转身离开之际,犹豫着的麋鹿终于叫住了他,把自己三年前月圆之夜剪下的一片月光送给了他,据说这片月光能在夜晚带他飞往想去的地方。

影子还是想去寻找他的主人,就像主人一直在寻找“远方“一样。

影子转身的时候,黎明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