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深度调查 >

过年:真的没年味了?

2018-02-15 23:44:06    来源:   作者: 凌姿婉   点击量: 

[摘要]自西汉以来,春节的习俗一直延续至今,过年温馨的团聚和对来年红红火火的祈愿是中国人始终不变的执着。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年的味道好像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以下是过年小短剧之西游篇

唐三藏:过年临近,你们有没有发现现在过年感觉年味没有以前浓了呢?悟空,你怎么看?

孙悟空:主要是现在生活好了,不像过去就盼着过年吃好吃的,那水灵灵的大桃子,现在都能从三亚空运到我的花果山了,真好呀!

猪八戒:可不是嘛,过去穷啊,我们都把好吃的好用的留到过年才享用,在高老庄那会子,我最盼望的就是过年。

沙和尚:最主要的嘞,还是因为改革开放,各种文化的渗透使中国传统节日变得淡了。

唐三藏:嗯嗯,你们说的都有道理。

孙悟空:要说现在过年和平常比有什么不寻常的,我还真是想不出来。

猪八戒:以前我还可以经常和高小姐去逛逛庙会,看看耍龙灯的,现在啥都没咯。

孙悟空:那时候我老喜欢玩炮仗,太白星君的那持在手上的破扫帚都被我烧掉几根,可惜啊,现在少了那点硝烟味,年味也没那么浓了。

唐三藏:悟空,休得无礼。悟净,你怎么不说话呀。悟净,悟净……

沙和尚(抬起头):师傅你说啥,我刚刚抢红包呢。

春节,是农历的岁首,它是中国最重要、最盛大、最热闹的一个古老传统节日,自西汉以来,春节的习俗一直延续至今,过年温馨的团聚和对来年红红火火的祈愿是中国人始终不变的执着。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年的味道好像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过年

(过年)

在我们的采访中,艳女士慢慢回忆起自己的年事。艳女士长年在广东从事社会服务工作,有时候会回老家过年,印象中,每个除夕之夜,各家通宵不眠。大年初一,鸡鸣之时,长辈们开始烧香、点灯、摆供品、放花炮、祭祖,然后每家互相拜年。儿童向长辈叩头,长辈给压岁钱,图个吉利。吃罢早餐后,家人便出门拜年,互道些吉祥话语。但在问及现在对过年的想法时,她说:“去年大年初二街上人不多,感觉春节好像逐渐萧条了。”张同学现在正读大二,每年都会回家过年,也表示现在的年味逐渐变得很淡了,“我爸妈他们过年就是聚在一起打打牌,我在那干坐着,真没啥意思。”

过年真的没意思吗?那我们先来看看现在人们是怎么过年的。

我们做了一个调查,以“提到过年,你会想到什么?”来询问被访者,要求被访者回答三个想到的关键词。提及率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吃团圆饭(24.05%)、办年货(17.72%)、放烟花炮竹(13.92%) ,紧随其后的是:贴对联(11.39%) 、压岁钱(8.86%)、扫尘(6.33%) 、走亲戚(5.06%) 、拜年(3.80%) 、守岁(1.27%)。由此可见,传统过年习俗在中国人心里还是扎根很深的。

有人说,春节,是一张抢得艰辛的火车票,我在这头,家在那头。面对世界上最大的周期性运输高峰——春运,中国人选择什么样的过年方式呢?新浪通过网络投票,统计数据如下:回不了家不能和家人一起过年的占10%左右,剩余的90%中外出旅游或接父母到城市里过年的占其中的30%,其余的70%就是回家乡过年的。

归家的人们

(归家的人们)

团聚,作为年味的载体,在春节期间还是始终占主旋律的。那么过年的娱乐活动有哪些呢?从1983年就开始举办的春晚,是许许多多人儿时的记忆,对于很多人来说,无春晚不春节。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娱乐的追求越来越趋于个性化,对春晚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然而,经新浪的问卷调查,仍有75%的参与者坚持收看春晚,除夕不会看央视春晚可能玩些别的或睡觉的人仅占25%。可以看出春晚这一传统的过年方式开始被其他活动所取代,但仍占主导地位。在过年期间,贴对联可以说是最传统的习俗了,每年都贴占60% ;会贴,但不是每年都贴占 30% ;一般不贴占 10% 。虽然现在城市禁爆竹,但为了渲染过年热闹和喜悦的气氛,农村基本没受什么影响,澎湃新闻的数据表明,在农村,每年都放占 50%;偶尔放占 40%;一般都不放占 10% 。过完除夕,人们大多都愿意去寺庙烧香拜佛,这些人占到了总调查人数的70%,进行打牌等各种娱乐活动占 60% ,游览名胜风景占30% ,其他活动的占 10% 。看来,大家对牌类活动十分热衷,相比之下传统活动受到了明显的冷落,那么人们对现在过年气氛的看法如何呢?在调查访问中,感觉过年气息渐浓占 10% ,气息渐淡占 85% ,没什么感觉占 5%。

新浪网络问卷的统计和分析表明,产生这一现象主要有三大原因,首先是人们的生存压力大。很多人即使在大年三十仍战斗在第一线上,为人民的方便和安全服务,过年的兴致也没剩多少了,并且,回去过年的人情客费也是一大笔开销,对于勉强糊口的家庭来说是一次不小的冲击,不回家过年实属无奈之举。其次是躲避催婚和烦于各项应酬。每到过年,各式各样的“逼婚大戏”就要开演了,为了躲过家里七大姑八大姨的逼婚,很多年轻人都选择不回家过年。据统计,选择过年旅游的年轻群体中,有33%是单身的“恐婚族”,他们怕回家逼婚。从年龄看,“90后”比例最高,占比49%。特别是一批“95后”也进入了“恐婚族”的行列,占比超过30%。回家过年是一年成果的展示,年轻人一回去就要接受亲戚的轮番盘问,一般的对话应该是这样的,“现在什么工作呀?”“每个月工资多少?”

来自亲戚的问候

(来自亲戚的问候)

大部分年轻人对于这样的应酬烦不胜烦,又无可奈何,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5名离开家中父母、常年在外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1.2%的年轻人更愿意父母反向过年,并且大多数表示这样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应酬,不回去过年可能是更好的选择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原因——物质水平的大幅度提高。大部分受访者都表示吃穿住行样样都不愁了,现在过年真和平常没多大区别。受采访的刘大爷说比起以前现在的春节真没啥意思,庙会没了,赶集没了,过年现在大部分时候都是冷清的大街和紧闭的门窗。并且,他还表示现在的人日子好了,不像以前那样纯洁了,“人情都是淡淡的,拜年更像是互比身家”。

不可否认,过年的很多环节都在淡化甚至趋无。一些程序的日益简化,年味也在随之悄然改变。很多人在抱怨,很多人在坚守,在追求年味的同时,我们是否可以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过年呢?千里迢迢跨越大半个中国,抢破头也要拿到那一张火车票,为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想答案在每个中国人的心里——团聚,这是中国人千百年来的依存,也是年味的真正所在,即使是在大时代的今天也是如此。过年,回家,团聚,中华传统在这里得到传承,年味也由此而来。

彼时的团聚

(彼时的团聚)

(代理责编 彭洁清 责任编辑 蒯佳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