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张嘉佳:如今最好

2018-12-04 12:49:30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彭欣馨 马牧谣   点击量: 

[摘要]他说,如今最好,没有来日方长。他说,你看这字里行间,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他擅埋伏笔,让你笑着流泪。他是张嘉佳,一个讲故事的人。

张嘉佳:如今最好

(张嘉佳接受采访照片)

他说:“如今最好,没有来日方长。”

他说:“你看这字里行间,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

他擅埋伏笔,让你笑着流泪。

他煲着鸡汤,给失意之人一方江湖。

他辗转悲喜情仇,鲜花与质疑一样重。

他还未入不惑之年,或许已然不惑。

他是张嘉佳,一个讲故事的人。

2018年11月29日于湘潭大学,张嘉佳2018年的“到处乱走分享会”已经接近尾声。计划好接受采访的张嘉佳来得有些迟,说:“我们随意点,就随便聊聊。”他翘着二郎腿,裤脚挽起,原本灰白的长发已经染成黑的。回答问题时喜欢摩擦着双手,时不时比划一下。被问到了很多关于爱情的问题,不过被认为情感专家的他却笑称自己其实是个感情弱鸡。因为时间原因,张嘉佳的助理催他结束讲座前的采访,他摆了摆手,说:“让我继续说完。”

不过现在看起来温和的张嘉佳,其实“叛逆”二字贯穿了他的生命主线。高考没涂准考证号,书法比赛迟到还不带笔,复读期间追女生,节目公开求婚……他也承认自己的叛逆,特别提到在大学期间特别反感学校里的讲座。而这种叛逆来源于他的锋芒。在校园时代,他是瞩目的天之骄子,戴着南大第一才子的王冠,作着充满少年意气的诗与梦。可他却说:“每个大学都有它所谓的风云人物什么的,就是可能女生寝室睡前会谈论的那种,但是对于我来讲,我上大学的时候没有太意识到这个事情,就是觉得特别容易愤怒,我也是从愤青变成文青再变成中年怪蜀黍的。”他说着笑了起来。

“我总对年轻人说,你们在年轻的时候要多多地尝试各种各样的东西,生活方式也好工作也好,因为这样你到三十几岁或者更老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觉得,大学嘛,就是读书,去图书馆,搞搞社团活动,谈谈恋爱嘛,真的特别特别美好。”

张嘉佳:如今最好

(张嘉佳讲座图片)

讲座开始,张嘉佳随意地坐着,戏谑:“这不是一个讲座,就是一个吹牛皮大会。”

张嘉佳说:”我大一的时候全年级的女生都不喜欢我,但是我又不喜欢我的室友,我的下铺,就是猪头的原型,岳云鹏长得和他一样,那个时候,学校的小树林嘛,经常会有动静,我就和猪头去买鞭炮,看见有动静的小树林就丢进去,后来学校还专门讨论小树林鞭炮问题。”观众席一阵笑声。

张嘉佳也笑笑,继续说到:“不过猪头是我们寝室最厉害的,我大学学的是图书管理专业,当时我就问我的老师,我们学这个以后干嘛呢?老师就说图书管理员啊,后来只有猪头当了图书管理员,虽然他后来因为一些事会回家当了公务员,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经历,别人可能会觉得普通,可是对于他自己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人生嘛。”

“大二的时候,听说旁边学校有一个漂亮女生,我身边的这些,这些畜生啊都说要先下手为强,我就说:‘你们都是什么人啊,这次让我先来。’后来那个女生专升本到了我们学校,我就把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在一个月内用完了,用来请她吃饭看电影、听演唱会,最后我们确立了一种模糊的关系。有一天,她要我陪她上通宵自习,帮她买牛奶,那个时候南京刚下雪,便利店的微波炉坏了,我就把用体温它捂热了,回去的时候发现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那个女生给我留了一张字条说:‘张嘉佳,你不要来找我了。’我当时伤心了很久,不过虽然后来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看见她了,可是我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然后写下:有些人刻骨铭心,没几年就遗忘;有些人不论生死,都陪在你身旁。”

“幺鸡的原型其实是大学毕业后在电视台工作时电视台的一个女编导,我那时候脾气不好,生活最艰难的时候只能蹭别人的盒饭吃,有天我回家的时候在我的大衣口袋里发现了她塞给我的一百块钱。”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迅速走红与影视作品的接连上映将张嘉佳置于大众关注的焦点,虽然作品评价不一,他表示接受负评,不过要互相尊重。而在写剧本期间,他两次心脏病住院治疗,手术前还发微博抽奖,但他并不是不顾生死,手术结束后感慨活下去是最重要的。这也深化他“如今最好”的体悟。

张嘉佳:如今最好

(张嘉佳与读者)

张嘉佳认为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是“陪着走一段”,自己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并没有以文学价值作为自己写作的出发点。“我就只是想写自己和身边的人发生的那些事,人没必要都要追求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吧,我只想做一个自由的人,写自己想写的书,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要成为成为的人。”他的粉丝也只是喜欢在失意之时去听他的故事,相信还有那么一个地方,呼朋唤友,快意恩仇。

新书《云边的小卖部》写得很曲折,和以前不同的是,亲情的渲染更为深刻,故乡的刻画让人回忆。张嘉佳表示:“这本书里的王莺莺就是我的外婆,我外婆以前喜欢打麻将,一块两块的,很久没有回故乡,回到故乡才发现外婆已经打不动牌了,所以我觉得一定要珍惜现在,现在的我们已经承载着最美好的情感,最美好的时光,没必要去等未来。”

书里还有一首歌是智哥写给刘十三的,就叫《刘十三》,他说自己临时起意,想着这个词既然已经写出来了,那干脆就做成一首歌吧,于是他联系了胡彦斌,胡彦斌应下了这件事,问他关于歌曲的要求,他却来了句:“我要一首平淡且普通的歌。”胡彦斌当场“失控”,差点想冲上来打他,听过想要快歌、慢歌的,平凡且普通是个什么?他解释说,因为刘十三就是一个平凡且普通的人啊。而刘十三,其实就是他自己。外婆、刘十三、幺鸡……很多角色其实都来自于他的生活,他以这种方式,讲着他的故事。

说起接下来的计划,他说和胡彦斌准备了一首《云边的小卖部》的同名歌曲,应该可以当成 今年的一份小小的圣诞礼物送给大家,狗狗梅茜的电影也在准备当中,他这样说到: “我希望明年或者后年这部电影路演的时候,我想开着一辆里面装饰成小酒吧的面包车,带着梅茜, 去不同的地方,遇到我的粉丝或者朋友,就请他们上来喝一杯,这就是我理想的生活。”

从名动金陵的那个少年变成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生命的沉浮没有磨掉他的锐利,执着“如今最好,没有来日方长”和“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的人生哲学,他仍在续写自己的江湖。

(责任编辑 张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