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张雷∶在旋梯上攀登的唐吉诃德

2018-10-30 13:47:28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李成荫 王诞新   点击量: 

[摘要]谈到旋梯书苑,张雷总是充满激情,“湘大旋梯书苑开遍各个大学城,有生之年说不定我就干成了。”他说,第一家分店想开在长沙,老房子找好了,在岳麓山底下,之后是昆明、上海、北京。

  张雷∶在旋梯上攀登的唐吉诃德

(张雷生活照)

推开门,踩着木质的地板,书卷气扑面而来,飘逸的字画,满满的书架,还有晕黄的灯光。在那边,坐在椅子上与一位老人聊天的人便是本次采访的主人公——旋梯书苑的张雷。我们走过去,“你们来了呀,”他笑得阳光灿烂。

张雷是湘潭大学2002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在毕业后的第九年,他选择辞去上海的工作,回到湘大开办旋梯书苑;三年过去,他仍选择留在湘大,经营入不敷出的书苑。“可能是湘大很安静,适合读书吧。湘大是一所越是去深入了解,越对它有自豪感、成就感和归属感的学校。而我在这里找到了我的归属感。”当被问到为什么会有如此浓厚的湘大情结时,张雷这样向记者说道。

    当谈到他的大学生活时,这个来自昆明的“湘大人”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与我们侃侃而谈。“我的大学在羊牯塘的旷野里无拘无束地生长,自由自在。大学四年我从不参加社团活动。朋友只能在三个地方找到我——图书馆、篮球场和足球场。因为我只读书和运动......”说到激动处,他还提出了他对于大学的看法:“大学是一个文化场所,而不是用来发展房地产。大学建筑越多,道路越多,就越嘈杂。”所以,在张雷看来,2002年的湘大似乎更有趣,更有感觉。

“这里以前是烂尾楼,现在的旋梯书苑的一砖一瓦都是我们干出来的。”张雷一边对我们说话,一边环顾书苑四周。在旋梯书苑开创初期,张雷遇到了各种或资金或场地的困难。为了能使书苑在湘大建校日如期开业,他搬砖搬水泥,每天干活到深夜甚至凌晨,第二天照样起早继续干。他认为自己就像推石头的西西弗斯,虽然过程艰辛,但他不放弃,且觉得乐趣无与伦比。而沧南教授在建校60周年缅怀伟人主题活动上也说:“我们来湘大时,学校还处于初创时期,条件非常艰苦,没有图书馆、没有教室、没有教职员工宿舍、没有自来水、没有电灯......那个时候,我们头顶蓝天、脚踩黄土,睡农家、点油灯,边劳动建校,边教学科研,一步一个脚印地开始创业。”旋梯书苑就如同湘大一样,在旷野中奋发生长,而旋梯精神也与湘大精神一脉相承。

  张雷∶在旋梯上攀登的唐吉诃德

(旋梯书苑照片)

当我们聊到毛主席博物馆时,我们问为什么他对红色文化、对毛主席会如此感兴趣,他笑着说道:“在整理书籍、文献的过程中,越了解毛主席,越觉得他了不起,发自内心的佩服。”他最喜欢的毛主席诗词,严格意义上不算主席大作,是毛主席考入湘乡县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而离家时抄写留给父亲的一首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这表达了一个17岁少年一心向学和志在四方的决心。当记者问他读这诗有什么感触时,他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很有感触,从农村出来的孩子我们长到现在不容易啊,要经过很多苦难才能茁壮成长,父母亲为你的成长操碎了心,我觉得随波逐流太可惜了,”他顿了一下,“我为什么特别佩服毛主席,他毫无背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从家乡向外走的时候就想改变社会,改变世界的命运,最终他也做出来了。”张雷跟我们强调大学最重要的是立志,“你以后想干什么,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他望着我们的眼睛,“你们现在正年轻,正需立志,一代代厉害,湘大才厉害。”张雷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对湘大的热爱,对湘大学子的殷切希望总是令人感动。

作为极具特色的书店,旋梯书苑在今年6月被新华社报道过。采访中写了张雷的一句话:“保留大学记忆,建立关于大学的博物馆,其实就是一种精神的传承。”其实,对张雷而言,湘大和旋梯已经成为与他不可分割的家人。“它虽然是个书店,但它不是靠卖书为生的,它是一个平台,在这里,你会遇到很多有趣的灵魂。”旋梯书苑是一个现代型的转型书店,它收藏大学历史资料及文物,举办大学生摄影展,定期的文化沙龙及学术研讨会...旋梯书苑是个公益性的书店,它始终致力于为湘大学子服务。谈到此处时,张雷笑了笑,“我就像一个布道者,在和你们讲湘大精神。”

他提到书苑未来的经营计划是在全国各地开办旋梯书苑,让旋梯书苑成为湘大对外行走的名片。“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游说四方诸侯,在湘大校友中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来投资,我一个人是不行的,你们看过《阿甘正传》吗?阿甘跑步,在刚开始时一个人跑时,别人都会笑他好傻呦,但是后来发现很多人跟着他跑,现在我就是阿甘这样一个角色,唐吉诃德这样一个角色。”谈到旋梯书苑,张雷总是充满激情,“湘大旋梯书苑开遍各个大学城,有生之年,说不定我就干成了。”他说,第一家分店想开在长沙,老房子找好了,在岳麓山底下,之后是昆明、上海、北京。“我们要向别的学校展示我们湘大的风采,让大学生、中学生了解湘大,争取更多人报考湘大。”开在长沙的第一家旋梯分苑依旧是三位一体,旋梯书苑、旋梯食苑(或是旋梯民宿)、毛主席博物馆。“要干就干大的,更长的产业链才能更好支撑旋梯书苑发展。”他豪情万丈地说。

  张雷∶在旋梯上攀登的唐吉诃德

(吴恭俭教授与张雷)

对于旋梯书苑来说,今年校庆期间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吴恭俭教授向旋梯捐赠两千余本藏书。谈到这次经历,张雷眼睛里都是掩饰不住的光彩,他说:“初见时,先听见先生声音,‘谁是张雷?我慕名而来’,然后就见到了一位儒雅的老先生,”他们聊历史,聊哲学,聊武大……吴老先生退休之后依旧在进行思考,关于独立人格,思想自由……张雷说,前辈的关怀让他觉得温暖,为什么吴教授会选择旋梯,张雷觉得旋梯的理念与教授的理念是不谋而合的。而吴教授也说过,旋梯书苑是他的书的最好归宿,在旋梯,书籍不是束之高阁,而是与更多的湘大学子见面。吴教授带来的不仅是书,还有大量未发表的手稿例如《评价王鲁湘》,而旋梯书苑从教授手中接过这传承,将其整理成书。”吴老先生的表情一直是很平静的,微微笑着,可能他没有发过火,我感觉他好像能包容一切的。”张雷看着书架上泛黄的书籍,缓缓说道。

在校庆期间,因旋梯书苑成为指定的接待点以及湘大校友篮球赛的开展,张雷也遇到了许多校友。我们要求张雷用几个词来形容归来的“少年们”,他脱口而出的是“初心不改”,之后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看到的,有一部分人容颜未改,有一部分人沧桑了,他们有一部分人挺着肚子回来了,我感觉真的是被岁月改变了...”他低头想想,沉默一下,又开口说道,“但是回来的人对湘大都是有感情的,我觉得回来的人对他们都会有改变,回到起点,如果认真思考,他们会知道自己曾经想干什么,现在还不晚。很多人到社会上是被社会裹携而行的,而我们做旋梯书苑是逆流而上的,可能会很难,但是旋梯本就是一步步上升的。”张雷永远是在思考着,不管是对生活,还是对旋梯的未来。他的心是非常年轻的,我们总不自觉觉得他依旧是羊牯塘旷野中那个自由的少年。

  张雷∶在旋梯上攀登的唐吉诃德

(张雷打篮球照片)

问到现在的生活,他笑了笑,他提到其实很忙,但还有时间就去篮球场。他一提到篮球眼睛里就发出亮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他说道:“从小学就打篮球,我打得也还不错。大学时期我也踢足球,那时候一田坐满了几千人,很有球星的感觉。”问到他的家人对他时常买书买到身无分文的看法,他说:“我在兄弟中是排行老大,从小我就很有分寸,他们知道我不会干没有理由的事,虽然他们可能理解不了我这种行为,但他们都支持我。”对于张雷来说,这样就足够了,在他奔波背后,他的家人默默地支持着他。

张雷经常自嘲为唐吉诃德般的小人物,他骑着瘦马,提着长矛和盾牌,毅然走上了行侠之路,可是这行侠之路不是那么好走的。在采访过程中,没过一会儿就有电话打来找他,他不好意思地说抱歉,转身去接电话,我们看在眼里,他真的很忙。尽管如此,我们未觉得他的精神面貌很疲倦,相反,他似乎永远是那么有激情,有朝气,和他谈话很舒服。他说:“希望有一天,旋梯书苑能成为湘大的文化名片。”是的,会有那么一天的,旋梯书苑早已经踏上了旋梯,上升,上升,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那尖峰,那无限的碑碣那发着冷峻的光的最亮点。

(责任编辑 张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