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夏志权:诗歌就是我找到存在意义的钥匙

2018-06-18 19:32:57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曹旖旋   点击量: 

[摘要]即使这些诗歌有好有坏,但无疑是他那一刻最汹涌最灿烂的思想的迸发,也是他感到自己那一刻真切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证明。

图为夏志权身着毕业礼服照片

(夏志权身着毕业礼服)

第一次见到夏志权是在联建的清吧。他穿着朴素的灰色T恤,笑着坐在记者对面的沙发上。他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好啊,我是夏志权。和“诗人“这个词带给人的感觉不同,他给人的印象十分礼貌与随和。

 夏志权是我校2014级中文专业的学生,除了学生的身份,他也是一名诗人。他在校报上的诗歌有二十首左右,其中约十首入选诗歌流派网的《诗歌周刊》。同时,他还自印了诗集《那些散乱的诗》。他的诗歌《说》荣获第二届旋梯杯诗歌大赛一等奖,《人生如石子》荣获第三届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二等奖。

诗歌似乎并不常出现在人们视野中,这给人一种诗歌非常小众的印象。“诗歌其实不是那么神圣的一种东西,它只是一种爱好。捧得越高摔得越惨,以平常心去看待就好。”即使获得过许多诗歌相关的荣誉,也出版了自己的诗集,夏志权依然非常谦虚。讲起自己发表的诗歌,他只是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我也只是一个爱好者啦。“

人对一个事物产生兴趣和热情的初始契机,似乎与后来坚持了解、研究这个事物有很大的关联。“在高二的时候,有位女同学写了首诗,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诗和她的人一样好,于是就也想去写诗了,”对于自己和诗歌的渊源,他想了一下讲到,“要说我为什么选择写诗,那应该问一问,我为什么不写诗呢?”夏志权很喜欢的一位诗人刘郎写过,“我见过那么多人死去/无法证明他们曾经活过”,而诗歌正是夏志权找到存在意义的钥匙。在他写诗的过程中,他越发觉得他写下的每一首诗都是他给予世界的惊喜。即使这些诗歌有好有坏,但无疑是他那一刻最汹涌最灿烂的思想的迸发,也是他感到自己那一刻真切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证明。

图夏志权生活照

(夏志权生活照)

除了是一种对于自己存在的证明,写诗所带来的那种认同感也是让夏志权一直坚持写诗的原因。现在人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在不断缩短,但是每个人依然在生活中的许多瞬间里感到孤独。如何梳理这份情绪或许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他笑了笑,看向自己的茶杯,“不断成长的过程其实是在封闭自己的过程。但是他人对你诗歌的反馈会带给你一种鼓舞,让你觉得不是那么孤独。这也是创作的意义之一吧。” 

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似乎都很依赖灵感,许多优秀的作品似乎都是作者在灵感突现时创作出来的。“1%的灵感固然很重要,但是那99%的努力绝对不可以被忽略,”谈及写诗的灵感,他认为写作并不是依靠灵感或者天分,而在于平时的人生经历和阅读积累。每一个人的大学生活都是丰富的,但并不是总是完整和充实的。“生活中匮乏的部分就可以用书籍填补,这一点对于无论是否想在诗歌领域有所进步的人都是一样的。” 

夏志权在阅读和学习诗歌写作时会有许多自己的思考,这些思考不仅仅关于诗歌,还关于生活、社会和我们所处的时代。“我认为好的诗歌不需要你对它庖丁解牛一般,只要它能够带给你感触和思考,带给你美感,那么没必要说破。纪伯伦的《先知》《沙与沫》是非常有哲理性的诗,它们让我正真地学会去认识和思考事物,”他讲到这里时给人很活跃的感觉,在讲话的同时会有手势动作,“阿多尼斯说‘诗歌是对世俗的抗争’,他的诗歌对封建统治、那个时代中宗教神学对人的压迫以及现在的消费主义都有抗争。现在很多文学作品都不能说是文学作品了,它们完全没有反映社会现实:消费主义把它们变成了一种商品。”

虽然高二时夏志权就已经开始对诗歌感兴趣,但诗歌写作是在自己大二加入旋梯诗社之后才正式开始的,旋梯诗社也带给了他许多美好的回忆。老旋梯人对自己的帮助,和诗社的其他人一同印诗集、做活动,请老师们来开讲座等经历都是他会笑着回忆并讲述的事情。“当时诗社也没什么钱,我们就买了一些便宜的水果,然后大家一起坐在草坪上聊诗歌。阳光洒下来,草坪是绿色的,真的感觉非常美好。”

生活中的夏志权是一个比较宅的人。他平时喜欢打游戏,也喜欢看网络小说。讲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时,他非常有趣,说道:“最喜欢太阳落山前和女朋友一起遛狗啦。”

“有时候会想,诗歌会不会写尽呢?但是诗歌一定是永无止境的。”夏志权讲到,“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必然会历经很多个阶段,但不管在哪个阶段,都要时刻地审视自己,这样你才会知道自己该如何精进,继续发展。” 

诗集

(夏志权诗集《那些散乱的诗》)


附:夏志权诗歌

《裂缝》

 

我们说起很多事情,东一件

西一件。现在,我们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有时候,她躺在床上

想要缝一条裤子,我说你去缝吧。

她说,

要等一下。

 

我们拉着手走着,放开,再拉上

前面有一个,还有一个,缝纫店

 

有时候我们就这样路过了

有几次想起,家里那条仍然裂开的裤子

 

我说下次拿出来缝,

你说不用,后来又说好。

 

已经很久了,我们也没有拿过去。

其实总是这样。那些出现的细小的间隙

被我们快速的路过去,

偶然的被想起。

 

拿来杀人。

(责任编辑 张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