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刘思颖——她们都说我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2018-03-24 14:41:01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董晨蕾 曾文文   点击量: 

[摘要]吴刀翦彩缝舞衣,明妆丽服夺春辉,扬眉转袖若雪飞。这个在舞台上明艳夺目的女孩,就是我们今天的采访对象。

刘思颖——她们都说我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图为刘思颖参赛图片)

因为国际旅游文化小姐大赛我们注意到了她——湘潭大学大学生艺术团舞蹈部副部长刘思颖。在这场比赛的全国赛·湘潭站中,她得了亚军。在她高挑的外形、得体的形态背后,更吸引我们的是她对舞蹈的热爱和阳光快乐的生活态度。采访约在一个难得的午后,当奶茶店的门被推开,身材高挑的她在看到我们后立刻露出笑容,我们初次见面的紧张和忐忑立刻被这个温暖的笑容取代。

关于这次国际旅游文化小姐大赛,她说确实有些意料之外的感受。“因为之前都没有过这样单独出去比赛的经历,但感觉不错,趁着比赛还去了广州。”交谈中,她开心地告诉我们“这次比赛最有收获的除了一些个人经验,更多的是在比赛中,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各个学校、各个专业,还有一些专业的模特,也交了一些朋友。”当我们问她为什么参加这个比赛时,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说起这个比赛,当时我是没有关注的,是我妈妈帮我报的名,强硬的拉着我去参加的”。记者问她对亚军这个结果是否满意,她说:“其实有点失望,因为还是挺在乎比赛结果的。”

除了这次比赛,她在舞蹈方面也取得了许多不错的成绩。比如群舞《八千湘女上天山》这个原创舞蹈,在湖南省第五届大学生艺术展演比赛中获得一等奖。骄人的成绩背后是她们辛苦的付出。“为了这个舞蹈 我们每天从下午排练到晚上,很多的老师、老部长还有每个参与的演员都为这个舞的创作付出了努力,练习这个舞蹈我们花了两个多月时间。”大一时还是干事的刘思颖,大二已经是湘潭大学大学生艺术团舞蹈部副团长,有更多的责任与担当,“和之前相比需要处理和操心的事情变多了,但还好艺术团上下氛围很好,部长之间关系都很好,他们也很帮愿意助我们。”

虽然平日的她为人随和,但在舞蹈排练的时候却是非常严厉的。“在练舞的时候,我有时会对干事很凶,希望小干事们不要介意,舞蹈需要日积月累,好好跳舞、不要懈怠。”刘思颖说。

刘思颖——她们都说我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图为刘思颖跳舞图片)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家庭尤其是母亲对刘思颖的影响很大。母亲是音乐老师,也很注重对她艺术方面的培养,刘思颖通过母亲也受到了更多的艺术熏陶。“家在我心里是很重要的,感觉最幸运的事就是一路成长有父母的陪伴和支持。其实我觉得自己被家庭保护的很好,没有什么复杂的心思,喜欢什么就去做并没有想太多其他的东西。上大学后,朋友经常说我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当讨论到与家人的话题时,刘思颖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开始学习舞蹈是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很支持我,接送我去舞蹈班、有时还陪我在舞蹈室练习。过程中也有想放弃的时候,就是高中那会,因为学业繁重,再加上练舞,感觉很累,但是我和妈妈有一个承诺,我要练习舞蹈一直到十八岁。”正是母亲的鼓励,让她坚持下来,即使在课业繁忙的高三也依旧抽时间建练习舞蹈。“真正爱上舞蹈是在小学四年级以后吧。那时候参加了一些小比赛,拿了名次就觉得跳舞挺好玩的,还可以拿奖。”小时候单纯可爱的想法让刘思颖从此与舞蹈为伴。

来到湘大,艺术团为她的舞蹈热情提供了更高更广的平台。“平时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舞房,因为舞蹈它是一个日积月累的东西。舞蹈部每周都有常规训练,有活动时会加训。在忙的时候除了吃饭上课,大家基本一整天都在舞房。其实我也挺喜欢呆在舞房的。”当我们问她在她心里舞蹈是什么样的时候,她眼睛盯着上面,想了片刻说“很仙,我觉得每种舞蹈都有它的美。”她的QQ空间里很多都是关于舞蹈的照片,新学期舞蹈部招新的照片,外出演出排练的照片等等,都充满着她对舞蹈的热爱。

生活中的刘思颖是一个热爱自然、喜欢旅行的女孩。她的足迹遍布北京、武汉、凤凰古城、新疆喀纳斯等等,见过戈壁滩的日出,大草原的日落,还有风情异域的泰国。记者问她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她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澳大利亚,因为我很喜欢小动物。”说到旅行,她觉得她最享受的除了沿途的风景,更多的是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的那种幸福与快乐。“最喜欢的一场旅行是去新疆那一次,当地人教了我新疆舞。”

刘思颖——她们都说我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图为刘思颖旅游图片)

关于未来,她表示不会放弃舞蹈,“其实对未来没有太多的想法,每一天都快快乐乐的,有朋友有亲人就是最好的了。爸爸希望能继续学习考会计或是考取研究生,但我喜欢小孩子,未来有机会想去做幼师。”像小孩子一样一边对未来充满好奇与希望,一边始终坚持着心中所爱、从不畏惧将来。

有些人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关掉舞台的聚光灯,舞台下的刘思颖更加真实可爱。生命之路一定会有成长,但爱笑、简单干净、热爱舞蹈的她心里永远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小孩,随时光的流转愈发明亮珍贵。

(代理责编 张珊 责任编辑 全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