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孔乙己

2018-12-01 17:22:06    来源:投稿   作者: 代朝宁   点击量: 

[摘要]不几日,孔乙己便踩着鞭炮声来了镇子。

时令已过大寒,鲁镇的冬天总要稀稀拉拉落一场大雪,撒在地上便要消融干净,大地却不可避免的寒冷起来了。

鲁镇的人早已裹上了棉褂大氅,拉煤的骆驼车整日在店前奔走着,冬天的况味于是愈发惹人注意。鲁镇的有钱人家多,可多生着一副刻薄相,颧骨高耸,嘴唇薄而长,总泛着油光,眼神也总睥睨着,点钱时的手又黑又长,数得分外利落,克扣得合情合理,总惹得外地人瞪着眼珠子长吁短叹,又只得驾着骆驼车摇摇晃晃地驶出镇子。酒店里新进了糯米面制的油饼,每日由穿着短褂的小青年推着小车送来,整整齐齐地码在柜台上的笸箩里,热哄哄的油气与馥郁的芝麻香老往人鼻子里钻,不到晌午便卖个精光。那些个外地人早上运煤时总要花五六个铜板儿包几个油饼,蹲在门脸儿里吞咽干净,咂咂嘴,又絮絮叨叨说一些外地话。我不甚听懂,就总爱乱瞟。油腻腻的门帘,氤氲着热气的温酒炉,掌柜谨慎机警的凶狠相,着实令人心烦。我又总趁着他不注意,踢踢踏踏地走到店前大路上,看扎着裤管子,束着皮腰带的进步青年雷厉风行地走过,间或有裹着小脚的老妈子挎着菜篮扭着腰肢强作利落地赶着饭点儿。瑟索的空气中总撒着大把的廉价脂粉的香气与焦煤的烟气。鲁镇的一年四季都类似这样,不分日夜地冷清着,除了家长里短,生活琐事,再难有事情能叫人活泛起来。

我算了算时日,孔乙己有二十多天未来酒店了。赊账用的粉板整日挂在显眼的地方供掌柜盯着看,上头人名已换了好几遭,孔乙己的名字仿佛刻在了上面。“孔乙己多久没来了,还欠着十九个钱呢。”掌柜拨拉着算盘不时嘀咕一句。短衣主顾们也爱盯着粉板冷笑,“听说又去参加童试了,怕是又白忙活一遭,”一位红脸青年嘿嘿笑着,“约莫是疯了吧,只当是病急乱投医罢了,瞧他那病死鬼样,可不就是急疯了吗?”这话惹来一阵哄笑,难得的热闹非凡,我只作笑话听着。

大抵再过了些时日,鲁镇的年关将近。灰白的镇子里已显出新年的气象。空气中总浮着些炸货的油气,腻腻的堵在喉腔里,这便是新年的感觉了。新年喜庆,掌柜已不再日日纠结账务的事情,乐呵呵地添置新家具。门帘木桌凳一应俱全,精打细算的敛了来。由城里的人分几日送到店里来。粉板依旧挂着,上头的人名也没羞没臊的供人忽视着。人人都似记得什么,又仿佛忘了什么。

年底我总是犯懒,起得略微迟些,又整日缩在人头攒动的柜台后打盹儿。暖烘烘的火炉实在催着人的懒性,我这可恶的德行却难得的不被人指责,于是乎越发享受飘雪的冬日。直到那一天驼铃声再响起时我才有些惊醒。“是,是说姓孔,新进的秀才老爷,旁人稀罕的很。”我看到骆驼队里一个大个儿的外地人攥着油饼讲的分外大声。“说是文章写的齐整字又好看,被考官一眼相中。”“那又怎么样呢?”“怎么样,啧啧,那可真是苦尽甘来,平步青云。”“后来怎么样呢?”“呀,那能怎样?搬进新宅子了,就在镇子外,气派的很。”我从那只言片语中得知孔乙己走了狗屎运(掌柜私下的原话),得了院试头一名。鲁镇的人因此事活泛起来了,整日叽叽喳喳地议论,我便负责在喧闹声中端碟递酒,也借机往人堆里凑。“怎样怎样,怎么不往镇子里来了,他不来总让人觉得冷清。”“只管等着罢,说是近几日要来镇子里看望乡里。”“啊呀呀,那敢情好,总想着让他回来看看,也叫人沾些喜气。”讲这话的便是之前那位红脸青年,许是沾了酒气,他眼珠子又是迷蒙,又似闪着光,脸颊分外红起来,这些话我听了只觉得热闹,并和他们一起盼着孔乙己了。

不几日,孔乙己便踩着鞭炮声来了镇子。他仍是瘦,隔着布褂长衫也能看到他的膝盖像两块凸起的山石,颧骨高耸却泛着油油的血色。脸上挂着讪讪地笑,摇头晃脑地接受别人的道贺,先前的穷酸气已不见了踪迹。我在柜台后望见他的光景,却一心盼着他进店里。叫不上名目的荤菜已在后厨备着。好酒也已在炉子里热的滚烫,未卖完的糯米饼背掌柜指使着塞到柜台下,只批作寒酸见不得人。约莫一刻钟后孔乙己才慢慢踱步进来,一跨入门槛便由掌柜低着头弓着背扶进里间,烤鸭蹄髈等也被一并请了进去,店外又有源源不断的人涌进来,酒店愈发暖和起来。

大团的雪花卷挟着鞭炮纸皮飞舞着,夹杂着怪异方言的驼铃声此刻已远去,鲁镇的春节总让人觉得欢喜,元宵过后便不甚冷了,热闹的气氛总教人觉得分外暖和,鲁镇的冬天需要过去了罢,我不想知道,也不愿知道,我只在洒满了瓜子壳空酒碗的柜台下抠出一块抹布,把粉板上歪歪斜斜的“孔乙己”三字擦了个干净。

(责任编辑 曹旖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