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失意

2018-11-21 13:58:17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徐馨麒   点击量: 

[摘要]“唉,”老李拿着筷子的手一直没动,“怎么会这样呢?”

空无一人的路上黑漆漆的。风从老房子间的小道中穿过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像有人在号叫。一间房的灯亮起来了,墙上上海牌的时钟显示现在是凌晨两点。

老李起床了,正穿着衣服,寒冷的空气使他发出了“嘶——哈”的声音。因为今天老李要去市场上卖菜,所以得早早地去占摊位。

“快点儿,干什么都磨磨蹭蹭的。”老李的老伴儿披了个外套就出房间去检查昨晚理好的的大蒜叶了。

“急什么,衣服总得穿好啊。”说着,老李拿起棉鞋倒过来抖了抖里面的小石子。

“这么慢,唉,我就没见过这么慢的人,你知不知道别人去得多早,等你到了好摊位都没了!”老伴儿一边发牢骚,一边把大蒜叶搬上那辆车身上写有“李洪照塔下头村”的红色电动三轮车。

“收钱的时候注意看呐,别收了假的,你要是认不得就让旁边人看看,最好别收一百的,知道了吧。”老伴儿反复提醒着他。

“知道了,行了行了,我走了。”老李插上钥匙,驾驶着他爱护的小车。

其实老李什么都爱护,买的鞋啊,衣服啊,书啊……用起来都小心翼翼的,东西的确没几样,但用来用去总是不旧。对他爱护的车,他更是有着自己的自信,而这自信,来源于他的车技,那就是开得慢。

除了这辆小三轮,老李还有一辆“宝贝古董”——永久牌的黑色老式自行车。接送孙女上学的路上,他会期待地问:“囡囡,爷爷的车骑得稳不稳呀?”孙女回答:“稳呀。”但老李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想再听一遍,总不停地问:“稳吗?”孙女就不停地回答“稳呀稳呀”,到最后,老李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嘻嘻地笑着,一边笑一边自言自语:“哈哈,稳吧,我也觉得是。”孙女见爷爷这样,就在后座上偷偷地笑他。

电动三轮车是后来买的,老李特地去村边少有人来的公路上学了几个星期,因此还被老伴儿嘲笑了:“这不是上车就会的嘛,要学这么久吗?”但老李说:“你懂什么,我要练感觉,开车可不是开玩笑的!”

无论是自行车还是电动三轮车,他都慢,但从来没出过事故,老李对此十分得意。

果然,到了菜市场门口,好摊位已经被占完了,他只好选了个靠里的位置停好车,摆好菜,再洒上水。一切准备就绪后,老李把摊位交给隔壁的大哥,出去买了一个烧饼一根油条当作早饭。

已经有起得早的顾客来菜市场了。都是些老人,他们知道最早的菜质量最好。但顾客大多走到门口就被别人的菜给吸引了,有的走到一半又绕回去了,老李坐在小木凳上,两手十指交叉在一起,看看别人又看看自己,他的一只脚在地上踩得很有节奏,小木凳因此一晃一晃的,“吱嘎吱嘎”地响。他想叫卖,却又觉得这不合适。

天亮了,人终于多了起来,陆陆续续有人找老李买大蒜叶了,但这毕竟是做菜的辅料,大家买的都并不多。中午已过,大蒜叶还剩了一筐,老李正发愁呢,一个年轻小伙就走了过来。

“你的菜怎么卖啊?”年轻人问。

“我的菜很好的,你看,多新鲜,2块一斤,”老李拿着塑料袋的手提起来了,“你要多少?”

“我全部都要。”年轻人说到。

“全部?好的好的,我给你称称有多少斤。”老李急忙拿起了称。

“小伙,你是给厂里买菜吧?买这么多。”老李问他。

“对。”

“喏,你看,二十五斤,正好五十块钱。”老李把秤杆的点数一面转向小伙。

“好。”年轻人爽快地回答,从口袋里快速地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

“呃……没有零的吗?”想起老伴儿的话,老李犹豫了,没有伸手接。

“没有。”

“那好吧。”老李拿过一百元看了又看,给旁边的同行也看了看,确定是张真钱了。

“诶,等等,我好像有五十,”年轻人说,“你把那钱还我,我给你五十吧。”

老李把钱还给了小伙,心里一乐。

谁知道年轻人说自己记错了,又把一百块掏出来给了老李。

行吧,反正是真钱,老李心想,就收了下来,放在腿上压平了夹在一叠纸币的最底部,然后抽出一张平整的五十找钱给小伙:“老板,下次再来啊!”

回到了家,老李和老伴儿一起清点钞票的时候,老伴儿突然说:“哎呀,这是张假钱呀!不是让你别收一百块吗!”老李懵了,自己明明确认过了呀。等老李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老伴,才明白,原来年轻人在借口找五十元的时候,就把一百元掉包了。

“唉,你就是这样不长心眼儿,几十年了也不改,不知道还要被骗多少钱!”为了盖过炒菜的铲子刮着锅壁发出的“呲啦”声,老伴儿大声地对老李说。

老李本坐在椅子上仔细地对比真钱和假钱,听到这句话就站起来了:“我怎么知道现在的骗子这么狡猾,旁边的人都看了一遍说是真的!谁知道他又换了呢?”

“不和你说了,和你说话真是费劲!你走前我提醒了你多少遍?现在倒好,白‘送’了一筐菜,还赔了五十!”

“我又不知道他会换。”老李一个人嘟哝着。

晚饭的餐桌上,老李嘴里一直念着:“怎么会这样呢?”叹气叹个不停。老伴儿过来说:“算了吧,下次多长个心眼吧,假钱咱可不能再留着了,我已经撕了。”

“唉,”老李拿着筷子的手一直没动,“怎么会这样呢?”

(责任编辑 曹旖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