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纪实散文 | 吴恭俭向旋梯书苑捐赠毕生藏书

2018-10-25 23:13:27    来源:投稿   作者: 郭坚   点击量: 

[摘要]2018年9月初,吴先生回到湘潭,回到湘大,除了为湘大建校60周年庆生之外,还有一个特殊且重大的事务——把自己在沙子岭家中的2000余本私人藏书,以及大量剪报无偿捐赠给旋梯书苑。

我一直对老教授这一群体怀有一颗敬畏之心。在我眼中,他们因教书育人而可贵,因醉心学术而神圣,也似乎只有“德高望重”这个词有资格形容他们,但我的这种成见在2018年9月21日彻底改观:那一天,我和湘潭大学中文系的退休教授吴恭俭先生成为朋友。

 

(一)

吴恭俭先生,81岁,现居美国新泽西和广州,他1975年从武汉大学来到湘大支援建设,一辈子都在做学问、教书育人。

2018年9月初,吴先生回到湘潭,回到湘大,除了为湘大建校60周年庆生之外,还有一个特殊且重大的事务——把自己在沙子岭家中的2000余本私人藏书,以及大量剪报无偿捐赠给旋梯书苑。

旋梯书苑由湘潭大学中文系2002级学子张雷创办,坐落在湘大东门外,是湘大最具风雅和格调的书店,也是湘大第二校史馆,展览有丰富的湘大历史照片和前辈著作。

虽然吴先生和张雷曾同在中文系,但由于吴先生1998年退休,而四年之后,张雷才来到湘大,因此两人素未谋面。但命运注定要安排两人相遇:张雷写过一篇《湘大旋梯书苑纪事》,8月20日在新湖南上发表,而吴先生无意间看到了这篇文章,当时他正为自己藏书的去处发愁,但读完这洋洋洒洒的3000字后,决定将自己的“孩子们”全数托付给张雷,托付给旋梯。

 

(二)

9月20日下午,我收到张雷发来的一段微信消息——“请速来书苑,整理吴恭俭教授捐赠的书籍。”

当我到达书苑时,宽敞的大厅内空无一人,我边喊着张雷的名字边往里走去。这时,在办公区的沙发上,一位白发老人转过头来,手倚靠背,“张雷应该在过道那里。”我说了一声谢谢,转身离去。

张雷果然在过道,正翻阅着一本泛黄的小册子,不时响起纸与纸之间的摩擦声和清脆的断裂声。他身后的几排书架上堆满了更多泛黄的书籍,散发着一股很浓的油墨香,窒息、迷人,这大概就是那位老教授捐赠的藏书吧。

我不禁又问:“吴先生来过吗?”张雷学长声量压得更低了,“他现在在办公区和以前教过的学生聊天呢。”

 

(三)

吴先生送走学生后,重新走回了办公区,从黑色公文包中取出几沓草稿,大多由曲别针别着,曲别针张开的角度大得出奇。他拿出一根红笔和一根蓝笔,缓缓翻开草稿,开始著作的修改工作。

之后的五个小时里,我们在大厅整理、擦拭着他的书籍,他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起过一次身,喝过一口水。吴先生的注意力一直在字里行间,眼睛始终在红蓝黑的字迹之间疾驰。他似乎已经隔绝了时间,抛弃了时间,置身于自己构建的文字丛林中,思想游走,斩除劣根。只有偶尔响起的轻微咳嗽声,告诉我们他的存在。而我们也不敢打扰老师,只是在夜色降临时,悄悄上前在办公桌前放了一盏马蹄灯,以期他在丛林深处有光相伴。

晚上10点,吴先生仍在修改着。张雷的问候打断了吴先生的工作,“老师,明早您就要回广州了,应该早点休息。”吴老师露出失望和遗憾的神情,“可惜没改完。”他反复捻搓着剩余的几页草稿,像在抚摸着顽劣的亟待教导的孩童。

 

(四)

9月21日上午,我们送吴恭俭夫妇到株洲西站。在路上,吴先生和我们聊起了他的故事——他的亲人、他的教学生涯、他的脾性。

我印象最深的是吴先生对于归宿的理解:每个事物都有归宿,而“旋梯书苑是我的书最好的归宿。”

 

(五)

2000余本藏书现在已整齐地安放在旋梯书苑的一角,有时我会坐在书架旁的古木椅上,久久注视着这些藏书,感慨万千。他们仿佛就是吴先生的一生,与书为伴、笔耕不辍的一生。每一本书都是岁月的刻度。

旋梯书苑的志愿者们也将吴先生所有的零散剪报装订成册,足足有六大本,剪报内容丰富多样,涉及领域广泛。

吴先生没有将自己的藏书交给中文系,没有交给博物馆,而是交付给了刚刚建立三年的旋梯书苑,因为他知道:旋梯书苑的主人张雷拥有浓厚的文学情怀,是个真正的爱书之人。在这里,他的书籍能够与更多的湘大学子见面,而不至于被禁锢在玻璃柜或者储藏室中,只能与读者深情相望却永远无法拥抱在一起,只能在逼仄与昏暗中消磨灵气。他知道:自己的书籍能够继续延续价值,能够持续给予读者启迪,甚至能够找到另一位主人。

 

(六)

2018年10月15日晚,我到旋梯书苑取吴先生赠与我的一本书——《与新闻记者的对话》,扉页上有一句吴老的赠言“韧性和敏感一样重要。”当然,这句话的真正意义只有我、张雷等几个人知道。

我坐在吴先生坐过的沙发上,轻轻抚摸着那用蓝色圆珠笔写下的文字,想通过这种方式感受吴先生当时的书写状态,感觉这本从广州来的书本是否还残存着潮湿的水汽,我似乎真得感觉到了,只是已无法辨别到底是水汽还是蒸腾的热泪。


(责任编辑 曹旖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