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桎梏

2018-10-25 22:17:32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石欢   点击量: 

[摘要]天色已经微微有暗意了。恍惚之间,大致还辨识得到远方田径场上几个晚训的体育生,只有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避开晚自习的利爪,而剩下的人,只能铁青着脸色杵在教室里苦苦挣扎。

天色已经微微有暗意了。恍惚之间,大致还辨识得到远方田径场上几个晚训的体育生,只有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避开晚自习的利爪,而剩下的人,只能铁青着脸色杵在教室里苦苦挣扎。

求索大道旁的湖中,莲依然热烈地簇拥着。教室里的日光灯已经被打开,可以看到几个影子在窗边晃动。

杉心中闪过一丝慌乱,加大步子往前迈,好似再不往前,后边就有鬼魅在追赶她一般。

“没来,没来,他不会来的。”

“老天保佑。”

杉心中默念着,大步往前跨的步子在踏上五楼后,越迈越轻,接着在五楼的最后一级阶梯上悄然止住。她停下,偏出半个头,瞧班主任来了没有。

他没有来。

杉长舒一口气,往教室里移动步子。她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膝盖,仿佛上次迟到被罚做二十个深蹲的余痛仍在作祟。对面楼的高一学生依旧吵吵闹闹,杉忍不住多瞟了几眼。

教室里很静,不是那种普通的静,是一种凝固的,仿佛侵占了每一寸土地,将你吞噬的静,伴随着细细碎碎的纸张翻动的声音。日光灯太明亮了,像是要把周遭的黑暗全部穿透似的。你抬头想要仔细看看它,却被这灯光刺着了眼睛,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团黑暗。或许这日光灯和大家心中的目标有些相似,杉这样想,至少自己如此。一次次的模考后,自己身上好像有一团阴郁,忽明忽暗,笼罩着她小小的身子,她不大再敢去望那盏"日光灯",灯越亮,她的阴郁越发凸显出来,好似要将她整个儿吞没了。

“你迟到了。”班长打断了杉的思绪。

“下次注意些,别让老班抓着尾巴了。”

她点点头,快步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指尖轻触到一张白纸,崭新的页脚滑过她的指尖,她拾起一看,是成绩单。

二模的成绩单。

杉仰头看着天花板,睁大了眼睛,嘴唇抿成了一条缝。她深吸一口气,便下定决心似地低了头,开始从那张白得晃眼睛的A4纸上找自己的名字。

前十名,没有。

前二十名,没有。

杉失落地将手指下移,指尖滑到三十五名,却依旧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大约是自己看漏了名字吧,衫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从名单上第一个名字再细细看起。

然而前三十五名中还是没有衫的名字。

双眼有些刺痛感,像是从头脑下部涌上来,从身体各处奔上来,疯狂攻击她的眼部神经。杉用右手揉了揉太阳穴,强抑住马上就要滚出来的泪水,继续往下看。

四十二名。

四十二。

她忽而出现了耳鸣,整个世界萦绕着一股单调的音波,像儿时坏掉的收音机,怎么拍打折腾都只发出自己的长鸣。

空气中有什么扼住了她的咽喉,她眼前发黑,像极了一条脱了水的鱼,每一次呼吸都变得艰难。

她冲了出去。其实并不能称之为冲,因为即使她脑子里的羞耻感和校园剧中受挫女主角必须有冲动戏的仪式感驱使她不顾一切地冲向教室外,她的教养也在告诉她,不能影响别人的学习,不能走得太用力。

教室里仍然很安静,似乎纸张翻页的声音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下了教学楼的楼梯之后,衫便放慢了脚步,任由着自己一步步没有方向地,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只要远离教学楼就好了,她想。

"如果同学们发现我不见了,会不会惊慌,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压力过大,跳楼去了?”

杉内心有些跳跃。前段时间,同县的另一个重点高中里,一个女生便是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即使那个学校一再封锁消息,流言还是像长了翅膀似的,飞进了县城里的每个高中。这个消息更像是一个连锁反应的初始,有些同学在听说这件事后甚至企图吞安眠药自杀。

她本以为学校会严肃对待这件事,至少在双休日时能给学生一天喘气休息的机会。然而,学校只是将晚自习下课时间提前了十五分钟。

教学楼的阴影和黑夜融为一体,似乎没有东西能逃过这片黑暗。衫缩进学校艺术楼后面一处不起眼的墙角,那儿是她的秘密基地,有一丛翠竹,一人用两只手便可环抱,还有一柱路灯,不大常见的类型。不知是遇雷了还是怎的,灯的主体从固定它的上下两部分歪了出来,显得灯柱似乎随时会倒下来。即便如此,灯泡依旧发出明亮的橘色暖光。

她管这灯叫"歪头大叔",管翠竹叫"绿叶兄弟"。

它们是她在这个学校努力下去的动力之一,因为这两个朋支,似乎单单就是为了给她力量而生活在这儿。

"歪头大叔,等我高考完了一定会回来看你"。

"我要把你写进我的故事里。"

"所以你们一定好好保佑我,平安度过高考。"

杉抬头看静默不语的灯。它就在那儿注视着她,散发出温暖而不炙热的光,将她层层包裹。比起那些过于亮眼的日光灯,她更爱这小小的路灯。

但是她不能缺少日光灯。因为歪头大叔只能站在这儿,给予她片刻的陪伴,而她真正需要的是那穿透黑暗的,给予她前进的力量的那束光。

即使那束光,遥不可及。

杉回到教室,跟出去时一般,多媒体投影上新闻联播放着,同学们个个埋头写题。

根本没有人知道她刚才出去了。

杉轻轻拉开凳子,重新握紧了笔。

(责任编辑 曹旖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