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死后

2018-10-12 12:45:07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徐海博   点击量: 

[摘要]“我真的死了?”可真正问出口的,只有这一个问题,得到的回应,是乌鸦轻点的头。

“该清醒了吧。”

声音并不大,但男人却仿佛在沉睡中受到了惊吓一般,睁大了眼睛,一面扶住东西站稳,一面捂着胸口喘起了粗气。

“冷静下来。”

有些刺耳的声音再次传来,男人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男人发现自己似乎是在公路上,身体前所未有的轻盈。男子抬起手,却赫然发现自己失去了颜色,通体只有黑白两色。男人恍然觉得他可能是在梦里,身边的景物非常熟悉,甚至可以说印象深刻,却回忆不起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男人的脸被什么东西实实在在地撞了一下,他晃着还没彻底清醒的脑袋,用余光发现了一只刚刚落在身旁一辆车车顶的乌鸦。男人正过身子,看着这眼前唯一的活物,刚想说话,乌鸦却出人意料地发出了声音。

“觉得自己在做梦吗?”

“明确地告诉你——”

“你死了。”

 “回头看看,你会想起来的。”

一连串的发言让男人根本来不及思考,只是茫然地缓缓转头,才发现自己刚刚扶住的,是自己爱车的车后盖。男人有些艰难的迈开腿,向车头慢慢走去。

然后他看见了自己,坐在变形的驾驶室里,血肉模糊的自己。血液在地上缓慢流淌着,比男人想象中的看起来更加粘稠。

男人一瞬间发觉这不是梦,随即想起了事情来龙去脉——应酬,酒驾,超速,车祸。不甘和悔恨涌上心头,混着看到自己尸体的痛苦,让男人忍不住地干呕。随后不断的有疑问冲进大脑:那是我?那只乌鸦是什么?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我变成黑白色了?……

“我真的死了?”可真正问出口的,只有这一个问题,得到的回应,是乌鸦轻点的头。仿佛毫不在意突然瘫坐在地陷入呆滞的男人一般,乌鸦不经意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像是在等待什么人,随后直直地盯着男人,好似说过千遍万遍般熟练地说道“神爱世人,神温柔对待世人,神公平地用死亡为所有人画下终点。”说到这里,乌鸦的眼中有一些落寞和无奈,“可神无法干涉人间,所以神化身为世间一切的善意和关爱。”

男人对这一番话起了反应,眼中恢复了些许神采。颤抖的手缓缓地攥紧,“神……真的存在?”男人的声音带着疑问,也有着一种抓住希望稻草的期待。乌鸦似乎意识到男人可能是某个宗教的信徒,于是立刻开口回答,“佛陀、耶稣、安拉,你们所信奉的,是我,也不是我……”

男人对乌鸦话语感到莫名其妙,他自顾自地继续喃喃说道“坚持每天祷告,坚持日行一善,我把神的教导当做人生的信条,却换不回神的一次拯救吗?”

“我尝试救过你,但我无法阻止你们做出选择。”乌鸦毫不在意被打断,平静地回应着。

“选择?你什么时候给过我选择!”

乌鸦突然沉默下来,然后声音和模样都开始变换起来——“小王啊,你今天别去了吧,早点回家休息,最近你可忙坏了。”是男人的一位很和善的上司;“王哥,你少喝点,你不还开车吗。”是他平时关系很好的男同事;“您别开车了,我给你叫辆出租车吧。”是一位很热心的服务员。

突然,男人的妻子站在他面前,“老公,喝过酒就不要开车了,早点回来。”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带着温和笑容、满是关心的妻子让男人的眼眶盈满热泪。他不自觉地起身走向妻子,刚刚伸出手,妻子却变回了乌鸦的样子。

“我尝试过拯救你。”乌鸦看着有些失神的男人,也慢慢地低落下来。“可死亡是公平的,能拯救人们的,是医术高明的医生,是足够健壮的身体,是足够亲密的亲人或者朋友……在死亡面前,神只能带你走向下一个轮回。”

“……”男人干干地张着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再次瘫软地坐在地上。

一人一鸦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

男人习惯性地把手摸向了上衣内兜,对于摸到的东西似乎有些惊讶,随即自嘲般地笑了一下,拿出烟来点燃。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整根烟直接燃烧到了烟蒂,看着吐出的缭绕烟雾,男人刹那间变得坦然起来。

“好在车上只有我一个人,不然……”

“神是世上一切的善意和关爱,不仅仅是对其他人,也是对自己。”乌鸦打断了男人,然后看向男人的身后,像是等来了恭候多时的友人。男人跟着缓缓转过上半身,看见远处有一辆变形的摩托车。

更远处走过来的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眼里充满惊恐和茫然。

他同样失去了颜色。

他开口,用颤抖的声音向男人发问。

“你知道这是哪吗?”

(责任编辑 曹旖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