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情书

2018-05-28 10:26:38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吴南萱   点击量: 

[摘要]【摘要】通过他们对爱的描述,我能品尝到世间最高明的厨子也难以烹饪出的美味。我也能透过一封封情书去体验不同的爱——温情的爱、热烈的爱、羞涩的爱……

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我的工作内容很特殊,我以帮人写情书为生。
       在如今这个信息爆炸的快节奏时代,依然有许多恋人用这种传统的方式表达爱意,只不过是把手写的纸稿换成了电子邮件而已。毕竟大家都很忙,没有太多空闲去琢磨字句,我由此也能从专门的平台网站上接到不少单子。由于我代写的情书总能让客户满意,口口相传,找来的客人越来越多,因此我平时还挺忙的。但无论再忙,我也不会敷衍对待任何一封情书,在下笔之前,都会跟委托的客户进行一次充分交流。

情书

  我得提前了解客户对收到情书接收者的爱,才能知道这封情书应该写成什么样的味道,至于“味道”,这并不是一个比喻,而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能尝到每一封情书的味道,这是我从事这项职业的基础,也是我小心收藏的秘密、不可与人分享的爱好。对我而言,写一封情书的过程就像是一次烹饪,将客户提供给我的原材料依次倒在信纸上,翻翻炒炒,最后做成一道由文字构成的美味,而我则是第一个品尝它的幸运者。我很喜欢品尝情书的味道——所谓爱的味道,而且每一封情书的味道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曾帮一个腼腆的高中少年写过向隔壁教室女同学告白的情书,尝起来就像尚未成熟的苹果,一口下去,带着点儿青涩的酸脆,但又有着阳光的清香。也曾有一位年轻女职员委托我写一封情书给异地的男友,吃起来就像是夏天在冰箱里凉过的糖渍西红柿,舀进嘴里,全是清爽的甘甜,但在最末被糖渍出的汁水中,藏有一点点委屈的心酸。还有一次,我帮一位木讷寡言的中年男子写情书,收信的是他结发多年的妻子,我猜应该是位朴实、温柔的女性,因为那封情书里满是鱼香肉丝与肉末豆角的烟火味儿。        对味道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帮一位老爷子写给金婚老伴儿的情书,明明与他交流时都感受到了两人风雨几十年的满满爱意,但写出来的情书,味道却是极为平淡,只带了一丢丢鲜味儿。但就是那一丢丢鲜味儿,却是越琢磨越是回味悠长,我怎么也想不通究竟是哪种食物的味道。直到很久之后,我在一家价格不菲的川菜馆子尝到一道叫做开水白菜的名菜,谜底才终于揭晓。

 虽然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但我收费一直公道,客人们都很感激我,可他们不知道,我也默默地感激着他们。通过他们对爱的描述,我能品尝到世间最高明的厨子也难以烹饪出的美味。我也能透过一封封情书去体验不同的爱——温情的爱、热烈的爱、羞涩的爱……虽然每段爱都转瞬即逝,但好在情书的委托源源不断,让我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爱的人。
       当然,我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小麻烦。因为并不是每一封情书中都饱含爱意,有的时候,它们的存在是为了虚荣、为了钱财、或者仅仅是出于一种敷衍了事的不耐烦、又甚至是连委托人自己都未察觉的,隐藏在爱背后的怨恨与哀伤。
       我一开始可能也发现不了,但最终的味道是不会骗人的。我从它们当中尝出了腐败与变质、麻木与苦涩。因为收了客户佣金,我也会尽职尽责地給它们做些掩饰,在字里行间添加许多华丽辞藻或是强行塞进爱意,就像有些厨子会在锅子里加入重盐重辣,以此来掩盖食材的不新鲜。或许这样做,有时真的能骗过一些不较真的收信人,他们会被那样一封做了假的情书感动得热泪盈眶,误以为自己收到的是一份诚意满满的真爱,只有我内心满怀愧疚,可又莫可奈何。因为食材坏了,雇再好的厨子也没用的。
       所幸这样的情况是少数,我依然自在地以写情书为生,并从中遇到各种各样的趣事。有一次我有幸遇到一对互相暗恋的年轻男女,两人同时委托我为对方写匿名情书,让我吃了一顿又一顿的美味:有时是春雷后一盘脆生生的鲜炒竹笋、有时是夏天里一壶冰块哐当作响的酸梅汤、有时是秋日里一屉籽满膏肥的大闸蟹、还有时是冬夜里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酒酿丸子……最后我自己都觉得再这样下去要撑破肚皮了,索性替两位客户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看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很开心。

情书

 我想自己能沾着这些爱无穷无尽的光,就这样愉快地度过一生。但命运之神的安排不是这样的,它让我遇到了一个可爱的、让我一见钟情的姑娘。坠入爱河的刹那,我没有尝到任何味道,我这才发现,原来真正的爱,是看不见、摸不着、说不出口、也写不成文的。自从遇到她之后,我一个单子也没有再接,因为我发现,自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不管我如何努力,一提起笔,我脑子里全是她的声音和笑容,它们把我脑子里原有的行文统统打乱,我就像个先天失语的可怜人,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家里地板上叠满了我揉成一团的废弃信笺。
       我甚至连品尝过往写好情书的能力也失去了,其他人的爱意,跟我对她的爱比起来,都索然无味了。
       可我一点儿也不为此担忧,我只顾着在她周末常去的书店假装偶遇、在暴雨的傍晚为下班的她送上一把雨伞、或者在她的宠物狗半夜急病时帮忙送去兽医院……这些本来都该成为我为她烹饪一封情书的食材。但我不敢,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客人需要我帮忙写一封情书了,未必是因为没有耐心,没有文笔,而是爱让人怯懦。每次看到她叽叽喳喳地谈论着自己的工作、梦想,我都只是红着脸听着,保持着沉默,我知道自己听起来很蠢,看起来很笨,但那滋味美好。
       我心情矛盾地守着那段日子,想更进一步,又怕最终这样的交往也保不住,无数次地犹豫不决、欲言又止。直到有一天,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我是靠替人写情书为生的事,递给我一沓空白的信纸,“替我给喜欢的人写一封情书吧”她请求道,我回答说“好”。因为我太爱她了,连这种请求也不舍得拒绝。按照过去的习惯,我询问她有关所爱之人的种种,一向开朗的她似乎也开始害羞起来了,说得遮遮掩掩、不清不楚,可我本以为失去的异能却在那一刻回来了。我从那些简简单单的叙述中,尝出了爱的味道——像是冰镇西瓜最中间的那一口,像是清蒸鲈鱼鱼肚上的那一块……这样的食材,根本不再需要什么加工,本身就已经足够好了,我这个蹩脚厨子再多做什么手脚,反而是画蛇添足了。
       但我已经答应她要写了,于是接下来几天我过得很痛苦,我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本以为自己可以靠拼凑过往情书的章节,胡乱弄出一封情书来。但直到约定交货的时间,我面前的信笺依然是白纸一张,因为我无法像欺骗曾经那些收到假情书的可怜人一样欺骗她。而我自己的心和味蕾一样,也都是不愿意受骗的啊。我带着那叠空白的信纸,忐忑地去了她家,她已经做好了一桌子好菜等着我,这她许诺我为她写情书的酬劳。我用心地吃着每一道菜,想把它们的味道都好好记下来,因为以后再也吃不到了。饭吃得差不多了,她问我要代写的情书,我羞愧地把那一叠白纸交还给她,承认自己无法为她写出一封好的情书。“但是,我相信你的爱足够打动任何一个年轻男孩”我说道。在我说完那一刻,她笑了,是很快乐的笑,一点儿责备我的意思都没有,她没有接过我给她的空白信纸,而是推回给我,歪头盯着我说道:“那么……你被打动了吗?”

情书

在那之后我又帮人写了很多很多封情书,但大家都说我没有之前写得好了,文字之间像是缺了点积极的热情,还有真诚的爱意。大家抱怨得没错,我这些年来确实一直消极怠工,不愿再好好烹饪一道美味的情书。但这我也没办法,只能一边向客户们的抱怨致歉,一边满怀期待地看向厨房。“今天晚上吃什么?”我阖上电脑,朝着那个正在灶台旁忙活的女人问道,慢慢踱步走到她身边,抱住这个厨艺精湛的,做出的美味是任何大厨都比不上的女子——我的妻子。
       毕竟,我品尝美食的热情,还有满腔真诚的爱意,都留给她一个人了啊。
                                                                                          (代理责编:曾文文  责任编辑: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