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男人与老人

2018-05-14 10:29:22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邱蕾   点击量: 

[摘要]是不是看见过庄严的布达拉宫,闻过大理清新的风,就能成为一个诗人?

  大理某咖啡馆,夏日早晨五点四十二分。  白色的陶瓷风铃在微风的吹拂下叮铃作响。一个戴着渔夫帽、背着大旅行包的男人拂起一手的珠帘链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店内采光并不好,稀疏地亮着几盏并不亮的灯泡。墙壁上抠出了小而方的窗户,阳光懒懒散散地从小方窗里走进来,携带着流转的灰尘。整个店里的装饰以浅棕色为主,角落里装饰性地摆着几株绿植,很是简单。

       可能是因为太早的缘故,店子里没有一个客人。店内只有一个看起来年过五十的老人,安静地靠在小摇椅上打盹,兴许是听见了动静,他也立刻从小摇椅上站了起来。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男人想。
     “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是老人先开的口。
     “好。”男人环顾四周一圈后,找了个桌子上摆着栀子花的位置坐了下来。

       老人慢慢走了过来,笑着问道:“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不好意思,没有菜单吗?”男人有些迷惑。
     “很抱歉先生,我们店只卖咖啡和小蛋糕。咖啡只有一种,蛋糕也只有一种,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哦,那来杯咖啡吧。”男人心想,真是家奇怪的店。
     “好的,请您稍等。”老人笑了笑便转身离开。
       趁着等咖啡的功夫,男人从背包里取出了相机,调出里面的照片来看,期间还抓起桌子上的栀子花来闻,但把花放回原位的功夫里,还是忍不住往后偷瞟了一眼,看看有没有老板的身影。虽说只有男人这一个客人,老人的这杯咖啡也未免做得太久了些。男人稍稍皱起了眉,看照片也看得漫不经心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人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这张照片很漂亮。”
听到这话,男人的眉头舒展开,眉尾甚至还稍稍地扬了起来。

     “这是我在西藏拍的照片。”男人连语调都带着欢喜。
     “嗯,确实很漂亮。”老人将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又顺手拉开了男人对面的那张椅子,问道:“我可以坐这里吗?”
     “当然可以。”男人回答。
     “你很喜欢旅行吗?”老人看着男人,似乎很期待他的回答。
     “怎么说呢,我的工作挺忙的,这次我特意请了长假,就是想来一场旅行,第一站就去了西藏。”男人回答道。
     “那你感觉如何?”老人笑了,又问道。
     “我觉得城市里面真的太浮躁了,很容易迷失自己。我去了西藏后,忽然有一种被治愈的感觉,我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不夸张地说,我在那里找到了自我。”男人望着眼前这个两鬓已经发白的老人,又看了看这个装修简单的咖啡馆,不自觉地话多了起来。
     “是吗?”老人回答,只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低下了头。

     “我觉得大城市里也没那么好,当初挤破头想要混进那个圈子里,结果发现大家各有各的心思,没有几个是真正在心里接纳你的。虽然我也没什么信仰,但却很自然地被那里的气氛感染到,我觉得我一辈子都没有那么平静过。”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老人的异样,自顾自地说着。
     “是吗?”老人又是同样的回答,沉默了两秒左右,他又开口说:“喝口咖啡吧。”
     “对,说的我都忘了。”男人尴尬地笑了笑,拿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
     “好苦。”男人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吸了口凉气。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突兀,他又接着说了句:“这是什么牌子的咖啡豆啊,味道好奇怪。”
     “不知道名字,随便买的,也不贵。”老人笑着回答,起身,绅士地行礼,离开。
       见状,男人有些尴尬,一会儿后,他又自顾自地摇了摇头,笑出了声来。他正拿着手机,编辑一条朋友圈的动态,文字下面是一张咖啡杯的照片,他在结束了最后一句话:“真的特别满足。”后,心满意足地按下了发送,然后将手边的咖啡杯给推开。
       离开大理之后他又要去哪里呢?男人心想。

                                                                                              (代理责编 曾文文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