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海棠的夏日

2018-04-25 23:41:33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邱蕾   点击量: 

[摘要]四人围坐在阳台的小桌子旁,尝着汤,吃着饭,唱着歌,谈着笑。海棠心想,这真是一个生动而有趣的夏天。

 海棠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嘴里的酸甜味便顺着呼出的热气钻进了她的鼻子里。

 前几天,阿紫发来邮件说她在伊斯坦布尔,估摸着还要些日子才能回来。邮件里,还有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英俊的街头卖艺人欢快地拉着手风琴,一双浅褐色的眸子清亮而迷人,身边则是虚化的背景,整个画面格外协调。有那么一瞬间海棠好像有那么一点明白,为什么阿紫会那么喜欢查理大桥了。

 海棠起身,把没喝完的酸梅汤给倒掉。

 夏日燥热,胃口不佳,原想喝点酸的养养胃口,却又不知怎的,这酸甜味儿像是块融不化的糖黏在了她的喉咙里,让她更加没了胃口。

 盛酸梅汤的白瓷小碗很漂亮,光滑而圆润。阿茶说是她专门从江西带来的。海棠用布仔细地擦着小碗上的水珠,脑海里却不自觉地浮现阿茶那一头烟蒂灰的短发。

 自从她结婚以后,好像就很少见她了。还是前阵子听说她和老公在西安开了家民宿。她还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图片里是个被绿植所簇拥的小公寓。

 其中,有一张图她很是喜欢。阴阳交错的格局里,阳光懒懒憩息在橘色的书桌上,而那未被阳光所染指的地方,是绿植肆意生长的乐园。整张图片冷暖色调对比强烈,很是漂亮。海棠甚至在想,要是去西安,一定要住这个房间。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趴在书桌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海棠的夏日

 碗擦干净了,海棠弯腰把它放在了橱柜里。又去到桌子旁边,给自己倒了杯白水。嘴里的那股酸甜味总让她觉得有些难受。

 喝水的空隙,海棠一眼瞥到了桌上的一些纳豆,是她吃纳豆拌饭剩下的。这样想起来,凉子似乎也是很喜欢纳豆拌饭的。

 凉子还很会做饭,做的最好的是味噌汤。香气扑鼻,色味俱佳。满满的一大锅,很是下饭。

 还记得一个大雨突来的下午,计划的野餐被迫取消。阿紫和阿茶打来电话抱怨,海棠轻声叹气,好生安慰。刚挂了电话,就听见门铃声。她赶紧跑去开门,便看见了肩膀和裤腿都湿透了的凉子。她一下便慌了,赶紧迎她进来,催她去洗个澡。

 海棠给凉子拿了件浅蓝色的棉布连衣裙,递了进去。

 夏天的雨哇,总是来得如此突然。海棠站在阳台上,看着那些缠绵的雨线任意纠缠。

 等明年夏天,海棠她们几个也要大学毕业了。

海棠的夏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凉子走到了她身边,将她带来的布袋打开来。海棠探头一看,满满一袋的食材。

 独自来到中国留学的凉子,身上有着日本人那种独特的清淡气质。海棠会不自觉拿那条浅蓝色的连衣裙,兴许就是这个缘故。

 凉子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海棠在一旁帮忙洗菜。雨日的阳光难免有些阴冷。海棠把那些红的萝卜块儿、绿的青瓜、白的豆腐都有切好了分别放在了白色的盘子里,阳光撒下来的时候,那副场景真是相当漂亮。

 凉子用小火慢慢地熬,银色的长勺也在她的手里慢慢地摇。海棠抬头,看见窗外的雨线已没有了先前的稠密。

 凉子轻轻哼着歌,声音温柔,像是羽毛挠着她的耳朵,似乎是一首很慢的日本歌谣。她虽听不懂,但却也不忍心出声询问。

 又是门铃,汤也恰好熬成。海棠跑去开门,却看见阿紫和阿茶。

 熬好的味噌汤很香,鲜美的滋味儿恰好配白米饭。海棠盛了满满的四碗米饭,又找来了几只抹茶色的小碗来盛汤。

 银色的长勺盛起那晶莹的汤汁,红色的萝卜块儿、绿色的青瓜片、白嫩的豆腐块儿笨拙地从银色长勺里滚进了抹茶绿的小碗里。海棠忍不住嘬了一口,真香!

 四人围坐在阳台的小桌子旁,尝着汤,吃着饭,唱着歌,谈着笑。

 真是一个生动而有趣的夏天。

海棠的夏日

 想到这儿的海棠默默无言,伸手将桌子上的纳豆拿了过来。一凑近,便闻到了一股酸味儿。不得已,只得倒掉。

 自从凉子回了日本,她们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几乎是断了。

 这时她才突然想起来,凉子最喜欢的歌手广末纱绘最近又推出了一张新专辑。她近期忽然很想学日语,便也听了几首。但她很没耐心,还只学会了第一首。那首歌的调子和凉子那日清唱的那首歌谣有些相似。

 对了,第一句怎么唱来着?

 海棠只好悻悻地推着轮椅的轮子朝音箱过去。

 “寂しさ隠せずにいるなら 一人になればいい。”

 她轻轻唱着,一遍又一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掉了出来,一颗颗地砸在她的腿上。她一言不发,脸色苍白得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她从口袋里掏出药瓶来,胡乱地倒出几颗就塞进嘴里。

 然后,她继续唱着,仿佛不知疲惫。

(代理责编 曹旖旋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