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山水禽兽

2018-04-20 23:15:26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张珊   点击量: 

[摘要]红色的光晕又把他环绕,他正好对上我回头的目光,笑了笑。


         我扯了扯身上的军大衣,试图把整个身子和头全部缩进去。但每次向上扯的时候,塞在屁股底下的那部分就会也跟着蹿上来。一来二去便把刚刚有了一点暖气的大衣弄得四处透风,等到发觉出这风是刺骨时,便才老老实实地又缩了回去。

林川靠在一块上面写着我们谁也看不懂的古文石头上,已经开始打鼾。从我这个角度看林川,正好有几颗星星落在她的头上,散落在脖颈里的几颗头发,也随着山顶又一阵冷风,刮到了她的脸上,也缠到了头顶上的星星上面。

这样一看,我才突然发现,平常毛里毛躁的林川其实长的是很别致的,便忍不住帮她塞了塞滑落的大衣。

这时坐在对面的一个高挑的男人走了过来,坐在我恰巧空着的右面。我抬起头看他的眼神也恰巧冲着我,便慌忙地低下了头,蜷进大衣里,假意睡去。便听到他自言自语,还是这边人多暖和些,接着便不住地往手里哈气。

我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下,关于刚刚在匆忙里看到的男人的样貌,总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让我对身边还在不断往手里哈气的男人充斥着警觉。要不是突然想起了每次临行前母亲的千万次嘱咐,我也就不会下意识地往林川那边靠过去,他也就不会往我这边也靠近一下,然后像是很真挚地一般,和我说了声谢谢。

我没有抬头,便闷着声儿说了句没事儿。但心里却像是翻江倒海了一般,回想起网上和母亲的七嘴八舌中的坏人。却突然又听到,从他的那个方向传来的鼾声,和林川的正好交织在一起,像是林川突然加大了分贝。而且鼾声是越来越响的,一下子让我想起最爱打呼的爷爷和父亲,戒备心便也突然间放下来。

林川像是被吵到了,忽然朝背着我这边的方向转过头去,发出恹恹的声音。我便又抬起头,偷偷地朝他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只看见肥硕的军大衣才刚及他的腰部,像是不怕冷了一般,他的头昂的很高,靠在这块石头上。

听着他厚厚的鼾声和越来越大的风声,我便有一些肆无忌惮地看着他,因为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一幕像是在很久之前的梦里出现过,也像是这个人真的在哪里见过,但迎面而来的风还是将我打了个激灵,我便也缩回大衣中睡了过去。

醒的时候周围渐渐已经有人去到了观景台,我便拍了拍林川,起来了,看日出了。林川便忽然睁开眼,站了起来,看着只有一丝的光从云中出来,便放心地拍了拍胸脯。我笑了笑,你这样睡,怕是哪里的日出都看不成的。林川便做势要打我,也把我拉了起来。

我们刚要往前走的时候,我回头突然看见晚上的男人还睡在那儿,并且微微出来的太阳恰好散在他身上,显得他很清秀的样子,我便没忍住也拍了拍他,起来看日出了。他忽然睁开眼,看着我,一脸惊讶却又是像懊恼的表情,向我点点头,再次说了句谢谢。

走出去一段距离的林川回头喊我,我便说了句没事儿就向林川跑过去。想着和林川讲这个男人,却在看到日出的那一刻,忘记了。

紫红色的太阳把一整片天都染上了颜色,一点一点从地平线的那边探出头。林川趴在我旁边的看台上,一动不动,我看着从她头发旁经过的同样却淡了许多的光晕,又一次觉得她很美,像今天早上的日出一样美。

我忍不住抬头在四下里张望那个男人。他同样站在光晕里,却,比林川还要好看,高高大大的身子倚在我们睡觉的那块石头上,像是一体的一样。突然想起来,他是像极了那个和我们一个团去北京旅行的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林川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来,突然把我拽了回去,问我,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人很眼熟。

我很意外林川竟也记得他,便要笑道,这不是那个……

是那个山下便利店里我们看了很久的小偷,林川像是恍然大悟的模样,和我笃定的讲,然后把我的头往回扭,又面向现在已经满是红色的太阳。

我点点头,又扭头看了一眼他,看他的脚下,恰好是我和林川的包。

红色的光晕又把他环绕,他正好对上我回头的目光,笑了笑。

(代理责编 曹旖旋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