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尽在掌握的人生

2018-03-07 14:15:50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邱蕾   点击量: 

[摘要]如果人生可以遥控,你会做些什么?

        郭前人如其名,是个时时刻刻向前看的人,他是个程序员,一直觉得自己设计的下一个程序可以让他一飞冲天,以摆脱现在不前不后的窘境,而这窘境让他时时刻刻都感觉到全身不舒坦。

      当然这是他自己所想,在外人眼里,郭前有个幸福无比的家庭,一个漂亮贤惠的妻子,一双可爱的儿女,还有一只英俊非凡的大金毛。郭前的同事是个四十岁的单身汉,但是由于秃顶让他看起来有六十多岁,他经常拍着郭前的肩膀,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说道:“你就知足吧。”然而,郭前却并不是这么想。

      两个孩子才刚刚上小学一年级,是个什么都爱做但是几乎什么都做不好的年纪,特别是当两个孩子呆在一块儿时,叽叽喳喳,打打闹闹,可以将整个家闹得天翻地覆,两个小家伙一旦缠上了他,就会像在争宠似的争相赖在他身上。除此之外,家里的那条名叫“大毛”的大金毛似乎也是两个孩子的帮凶,喜欢叼着孩子的玩具球在家里绕来绕去,偶尔还喜欢咬住小孩的衣角,在把孩子弄个顶朝天后,然后尽情嬉闹在一起,每当这时,只要郭前在旁边,就会面无表情地将两个孩子扶正,然后默默给狗抓一把肉松。然而最让郭前厌烦的是,这只狗会吠叫,而且几乎都挑在郭前最疲惫最力不从心的时候。最后是他的妻子,那是个会把打扫做得一丝不苟,也会在下午给自己倒一杯花茶的家庭妇女,名叫张娴。妻子做的菜还不错,但是拿手菜就那么几样,按照妻子的话来说,我每天照顾小孩、打扫家里已经够累的了,哪里还有功夫去学做菜,可是郭前每个月都能看见妻子新做的漂亮指甲。每天和妻子躺在床上,妻子就会开始碎碎念,说他别只顾着工作,偶尔也要多花点时间在家里之类的话题。他轻嗯一声,然后翻身背对着妻子,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脸,也试图遮住自己面对这样话题的力不从心。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平淡乃至乏味。


1520405085164347.png

 

      那天是个休息日,他躺在家里准备好好观赏一场赛马比赛,然后再懒懒地睡一觉,妻子带着一双儿女回了老家,今天是妻子姐姐的生日,妻子询问了他的意见,被他给一口回绝了。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然后瘫软在了沙发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打开了电视。也不知过了多久,正看到比赛的精彩镜头,他慢慢地坐直了身子,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下一秒,手激动一挥,半杯的啤酒一时间呼噜呼噜全撒了出来,将电视遥控器给淋湿透了。一时间,喜剧变成了悲剧,郭前看着眼前的一副狼狈景象,一时间只觉得心头一紧,然后一种烦闷的焦躁感一点点地挑逗着自己的神经,他低声咒骂一声,本想什么都不管,睡一觉罢了。可当郭前躺在沙发上,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实,却在一闭眼就又想到了妻子唠叨时的模样,只得恹恹地从床上爬起来,将被子扔到了沙发角落。

      走在路上的郭前,眯着眼睛,打不起一点儿精神,那家电视机的专售店也不算太远,二十几分钟的路程。只是这次走在路上的郭前,却发现自己难得的犯了迷糊,好像有些迷了路,但是他本人却并不愿意承认这件事。直到,他看见一个有着黑底白字的招牌,上面写着:万能商店,他才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从来不记得这附近竟然有这么一家店,不过既然是万能,说不定会有遥控器卖,神使鬼差之间,他已经踏进了这家店里。

      店里的灯光不是很亮,甚至有些暗,郭前一边往四周打量,一边慢慢往前面走。店里摆着有一些货架,上面随机摆着一些小式家电和熟食罐头,正中央是一个木质的柜台,里面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躺在一个皮质沙发上,靠在柜台上似乎睡昏了头。他靠近老人,用食指指关节轻轻地敲了敲柜台,“咚咚咚”的几声后,老人慢慢地睁开了眼,用着惺忪的睡眼,安静地打量着郭前,说道:“先生,需要点什么?”

      但是这种眼神却看得郭前有些浑身不自在,他问道:“有万能的电视遥控器吗?”

      老人也没说什么,转身推开了柜台后的一扇门,走了进去,没过几分钟很快出来了,然后把一个遥控器放在了柜台上。

    “老板,没有包装盒吗?”郭前看着眼球这个logo叫“万能”的遥控器,瞬间有些傻了眼。

    “这是本店的新货,你要是不放心,直接拿走就是了。”老人有些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也许老人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郭前却这么不自觉地觉得。

    “谢谢了。”郭前还是从床上钱包里掏出了二十块钱,然后便很快地离开了店里。这期间,他甚至不敢往后张望,他甚至生出了一种自己一回头就再也回不去的恐怖错觉。

      再回到了家的郭前,打算再看会儿电视,之前录的几场比赛,一直没有时间看。可是家里的金毛这时却不得安生,兴许是饿了,坐在他身边叫个不停,害他都没办法专心看电视,心烦意乱的他,准备去给金毛弄点狗粮,便抓起新买的遥控器,摁下了暂停键。可是,下一秒,不仅是电视机里的画面暂停了,连咬着他裤脚的金毛也一下子处在了静止的状态,一张嘴长得大大的,就连从他牙齿上滴下来的口水也停在了半空中,而那滴口水离他的裤子仅仅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一时被惊住的郭前,伸手拍了拍大金毛的脑袋,可是,金毛依旧丝毫没有动。这算什么,时间暂停吗?这像是科幻小说里发生的情节,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是这个遥控器……

      他将自己的腿从金毛的嘴下移开,然后,尝试着再按了一次暂停键,而这时,他亲眼看着那滴口水很快地滴在了地板上,金毛的吠叫声再一次响起。他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全身颤抖,一种名为激动的情绪伴随着一种不可置信的神奇感觉在他的身体内不断叫嚣。他竟然拥有了掌握时间的能力。而这时,妻子带着一对儿女也已经走进了客厅,惊慌之中,他将遥控器藏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又是晚饭,一家人坐在一起,两个孩子一边吃着饭,一边和母亲讨论着姨妈家的橘子园,夸张地把橘子比得比蜂蜜还甜,妻子也在旁边迎合着,笑着说实在是太重了,不然一定要往家里多带点,郭前只是默默地吃着饭,不想做声,只是这时妻子却像读懂了他的心声,叫了他一声说道:“老公,你应该和我们一起去的。”郭前只是瞥了一眼妻子,觉得心头生出烦躁之感,他慢慢地回了一句:“好好吃饭不行吗?”

      而这时的妻子似乎被这句话给引爆了,她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快烧出火来,只是在沉默的几秒后,她一瞥眼看见了饭桌上的儿女,她用着压低的声线说着:“不吃算了。”

      这场饭吃的实在是太尴尬了,儿女似乎也嗅到了餐桌上的火药味,慢慢地陷入了沉默,而一旁的郭前也是心烦意乱,心想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宝贵的时间花尴尬的吃饭、无意义的争吵上,明明工作已经让他够心烦的了,偏偏家里也不能让他安生。这时,他又想起了自己口袋的遥控器,如果他摁下快进键会有什么效果呢?

      不知不觉,他的手已经伸进口袋,摸出了遥控器,这时,他偷偷试着摁下了快进键。眼前的一切一时间变得有些不真切起来,他看见眼前的景象就像是幻灯片在快速切换一样,所有的动作都变得机械而快速,即使是第二次见识了这遥控器的神奇功能,他还是感觉自己要被惊讶地晕过去了。

1520405120142357.png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摁下了确定键,而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几天后,他快进的这几天,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总之他和妻子的关系并未好转,反而陷入了一种名为冷战的僵局,不过他也并未过分在意,只是想着再过几天,再摁快进键,他就能轻松跳过这段尴尬时期。现在,他要把所有的时间放在程序设计上。

      然而,坐在书房的郭前却好像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灵感,看着发着幽光的电脑屏幕,他烦闷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却在下个瞬间,发现自己手上抓着一把的头发丝,他轻轻叹了口气,无力地躺在了电脑椅上,望着灰暗的天花板,一时之间陷入了无休止的思绪漫游。这么下去,他什么时候才能一飞冲天,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他真正想要的幸福生活呢?只是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万能遥控器,如果,他直接快进到那种生活到来的一天呢?

      摁下快进键,这次他看着自己周围的景色不断变换,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某个旋涡,他伸手去够身边的画面,却被手尖传来的酥麻感给吓得缩回了手。只是让郭前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快进直接让他来到了十一年后。

      他站在自己家的门口,在确认好时间后,又默默把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他走上前去,像往常下班一样,敲响了自己家的房门,开门的是妻子张娴。她轻轻地笑着,露出浅浅的梨涡,手上还抱着一个孩子,郭前忽然觉得欣喜,没想到自己竟然还和妻子在这段他未知的时间有了第三个孩子。只是,下一秒,妻子的表情变得太快,快到连郭前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然后用着疏远而冷漠的语气说道:“郭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郭先生?是在叫谁?

      郭前一时间陷入了惊愕,大脑进入了死机的状态。而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出现霎时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他站在张娴的身边,看着郭前的眼神里带着轻蔑,好像还有可怜,他说:“郭先生是来找安安和亮亮的吧?他们两个昨天已经去外地读书了。”随即,他转过脸,宠溺似的向张娴笑了笑,又将手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身上。郭前看见妻子,眼睛里是闪着光的笑意,有一种说不出的好看。

      而这个时候,郭前的脑海里又浮现了自己的那一对七岁的儿女的脸,十一年以后,原来他们都读了大学,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这时的郭前脸上却浮上了一抹苦笑,这样的场景他怎么能不明白。他匆匆道别,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他甚至都弄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难过?失望?恐惧?好像都有,又好像比这要更复杂。

      他一头栽倒在小区的一棵大树下,只觉得全身无力,他把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全部都掏出来,豪车的车钥匙、名牌钱包……可唯独,没有那个遥控器。只是这时摊开的钱包吸引了他的注意,一张皱巴巴的纸条被卡在里面,他只是瞥了一眼,却发现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字:“爸爸,今天是大毛的葬礼,你会来看他吗?”

      只是一眼,郭前的眼泪却哗哗啦啦地不受控制地往下流,他拼命擦着自己脸上的泪珠,觉得眼眶发酸,双手不停地颤抖,心头的那种失落感像是黑洞一样,把他所有的一切往里面吸去。他忽然感觉绝望,对于这个世界,他几乎一无所知,却被自己唯一所知的东西所深深重伤。

      当妻子的眼神不再汇聚在自己的身上,当他发现他错过自己孩子的成长,当家里的门不再为他打开,这个时候的他该做什么,又能做什么?他蜷缩成一团,无助而痛苦地靠在了树旁。

1520405159262778.png

 

      后来,他发现自己确实已经变得很有钱,甚至有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可是,他一直都不太爱笑,只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老板有一只很宝贝的金毛,很多时候都会带着他,默默地看着它,还有人说听到老板叫那只大狗,叫它“大毛”。

      又过了将近十年,公司在经受了一次金融动荡后,再也支撑不下去,郭前也因此负债累累,而这时他的大毛,刚刚好去世,而不久,就又传出了郭前自杀的消息,听说葬礼一切从简,参加者只有他的前妻,前妻的现任丈夫,和一对儿女……

    “起来了,喂……”

      迷迷糊糊中,郭前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

    “喂……”

      好像真的有人在叫他。

      他的头脑欲裂,觉得整个人都晕乎地不行,但是强撑着,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刺眼的光就刺得他眼睛发涩,他眨了眨眼睛,却看见了一张脸,一张很熟悉但是很漂亮的脸,是他的妻子。他有些错愕地伸出手,捏着妻子的脸,觉得她好像和二十多年前一点变化也没有。

    “真是没用,喝点啤酒就睡成了这样。”妻子有些生气地打掉了郭前的手,然后随手将茶几上被打湿的遥控器扔进了垃圾桶。愣住的郭前,看着被打翻的啤酒,狠狠地掐了掐自己,却疼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好像真的不是梦,不,好像真的只是一场梦。

      他从背后环抱住妻子,用着他这辈子觉得最深情的语气说道:“我爱你。”

(代理责编 邱蕾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