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妥协

2018-02-12 01:34:38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曹旖旋   点击量: 

[摘要]如果知道自杀了的人还要做这样的工作,那我不会自杀的。

“拜托拜托,替我一个班吧!我真的不想对付青少年啊!”

“……你不考虑一下我也是个青少年的问题吗?”

“哎呀,我这次约会真的真的很重要的。你闻我的香水都特意换了!哎呀我走了!相信你哦!”

“……”

我皱了皱眉,向居委会出发。

妥协

“晚上好。”我站在路边,对四溅在路上的灵魂们说到。它们一滴一滴地聚在一起,渐渐凝成一个人形。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我死了吗?”人形是个头发有些长的少年。他看着倒在血泊中自己的尸体问到。

“是的。”我看着有点愣住的他答到。

“这……这,这太突然了。意思是,我现在是鬼?然后你是引路人什么的?是这么个情况吗……?”少年看向我,说到。

“是的。”我答到。

“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因为药物过量或者溺水之类的死了。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个不怎么出门的人死在了车祸上……造化弄人也就是这么个事儿吧。”少年苦笑到。

“你希望死去吗?”我问到。

“……我希望自己被遗忘。我也不想记起任何人。就这样静静地死去很好。”少年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尸体,笑了笑。

“接下来请跟我走这边。”我转身给他带路。

少年沉默着走了一会儿,开口道:“请问一下,我们现在是要去冥界或者阴间什么的吗?”

“可以这么理解。”我答到。

“那……就没有更酷一点的方式吗?比如,”少年比划着,“咻!瞬间移动到目的地什么的。或者飞起来,悬空着走路什么的?”

“没有。”我答到。

“那死了和活着没什么区别的感觉……唉。”少年叹了口气。

“你对死亡有什么预想吗?”我问到。

“算是有吧。我觉得死了以后可能会变成鬼,然后开上帝视角,看看大家都在做什么吧。或者寄生在其他的生物身体里,比如猫啊狗啊什么的。或者变成那种有实体的鬼,偶尔捉弄一下别人什么的……或者就是眼前一黑,然后什么都没了。”

“你知道自己的死亡原因吗?”我问到。

“啊?就,从居委会一出来,过马路,然后听到路上刹车的声音,刚想看一眼怎么了,结果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然后就看到你站在我面前了。”少年皱着眉,露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样。“可能上帝缺了,嗯,路人角色给他打call,所以我死了?”

“……”我没有说话,接着向前走。

“嚯,我好久没来游泳馆了。”少年看着游泳馆的玻璃正门说到,“不过,地府的入口是游泳馆吗……嘶。”少年抖了抖肩膀。

妥协

我们走进馆内。

“出了大厅后接着是通向换衣间的走廊吧。我还记得当时走廊的墙是玻璃的,外面的人可以看见里面的人,但是后来因为有人投诉就拆……等等?”少年停住了。他看着玻璃墙和池水,愣住了。

“你还能想起来什么吗?”我问到。

“……”少年低下了头,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我……再也不来游泳馆是因为,我被喜欢的人拒绝了一起来游泳的邀请。”

“小升初的暑假……我很瘦。看着很柴。又近视。班里的人好像都不太喜欢我。她是唯一一个会和我聊喜欢的动画片的人。也会给我借课本看。她好像和大家关系都挺好的。她本来答应了要来,但是那天她突然说她不来游泳了。可是后来我在二楼的泳池看到她了,她和其他同学们在一起玩。”

“嗯。”我看着游泳池里的水和玻璃墙上少年的倒影。

“我……我当时觉得自己就像溺水了一样。晕头转向地就回家了。抱着被子哭了。”少年的声音有些发抖。“我不怪她。只是,最后一个假期了,我终于要毕业了……我终于可以离开小学生活了。她……虽然她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她是我小学唯一的好的回忆。在二楼看到她的时候,我真的撑不住了。”

“你知道她没和你一起的原因吗?”我问到。

“和其他同学玩比和我一起玩要好吧……而且也不会被人说三道四。毕竟班里的人都不太喜欢我。”少年看着玻璃墙底,水的波纹带来的光影映在他脚趾上。

“女性的身体发育要比男性早。即使是小孩子也会介意自己的身体变化。”我说到。

“什么意思?”少年转头向我问到。

“她是和女孩子们一起去游泳的。她拒绝和你一起去的原因并不是你说的那样。”我答到。

“什么……?”少年惊异地说到。

玻璃墙渐渐变成了实体,走廊的地灯向前不断延伸。我向前走着,少年跟在后面。

“我们要去二楼吗?还有什么吗?”少年追问着。

妥协

我接着向前走。

我们在一扇门前停下来。我用眼神示意他去开门。

“这个门有点儿眼熟……我们不是在游……”少年一边开门,一边说到,“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房间里的桌上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少年看着一桌的药物,叹了口气。

“能想到什么吗?”我问到。

“……刚上初中的时候吧。”少年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我稍微有点儿抑郁。父母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不适应新环境吧。但是,我爸从小就不管我,我妈也不太管我。我曾经扭过一次脚,特别严重,我哭着和她说扭着脚了,她说男孩子哭什么,就不能坚强一些吗,我自己也不会处理,就那样放着了。到第二天我要出门了,她说买了新鞋让我试一下,看到我的脚肿得连鞋都穿不进去她才觉得问题大了。”

“嗯。”我答到。

“但是我知道这不是不适应环境。我也不敢去医院,就自己在网上查。虽然做了那种测试题,说是轻度抑郁,但是我也不太肯定。”少年抿了抿嘴,“而且很多人都标榜自己有抑郁症,这样说感觉自己很酷什么的。反正拖着拖着就初三了,我感觉情况更差了。当时初三班里还有个男生,闹得都退学了,一有什么事儿就大喊自己是抑郁症你们不要惹我什么的……所以我就更不敢说自己可能是抑郁症了。”

“嗯。“我回应到。

“考高中嘛,家长还是比较重视的。我妈后来也觉得我可能有点不太好,带我看的精神科。医生先抽血化验,然后和我谈了谈。接着就开了点药。我情况还行,不用住院。后来又来了好几次医院,诊疗方案换了两次。药物也换了。”少年拿起一板药,说道:“有时候很绝望,我就会想着把所有的药一次性全吃了算了。不过第三次的诊疗效果感觉好多了。这个是第一次就给我开的药,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我也是看了包装才知道这个就是来士普。”

“说到来士普,当时还有个女孩子在医院,和我一样看的精神科,她手里也拿着这个药。一个中年女人,可能是她妈妈吧,就用一种逼问一般的语气问那个女孩儿,说你是不是想自杀。那个女孩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一直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唉。”

“你能理解那个女孩子。”我说。

“嗯。当然可以。我其实也能理解问她话的女人。抑郁症就是这样吧,旁观者清,其他人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但是离得太近的人反而看不清。”少年叹了口气,“所以有时候也能理解我爸妈。况且他们也有自己的局限。时代啦,童年啦,生活压力啦什么的……”

“嗯。”我回应到。

“……我如果死了,葬礼上爸妈应该会哭吧。中年丧子什么的……我妈的身体状况也不能要二胎。虽然她经常说再有一个孩子的话绝对不像我这样养大,但是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精力来再养一个孩子了吧。”少年有些发抖,他把头转向一边,“你说会有人来参加我的葬礼吗?来的人是因为情面不得不来,还是真的在意我?”眼泪从少年脸上滑落。

“你希望死去吗?”我问到。

“不,我希望能活着……我还想活着。我,我不想死掉……我想去问问那个女孩子还愿不愿意去游泳馆,我想见见我爸妈,我还想……”少年呜咽到。

“嗯。”我回应到。

妥协

病房里没有警笛的声音,也没有救护车的声音,只有仪器的声音和窗外风雪的声音。

少年躺在病床上。我站在他的身旁。

“哎呀你做的不是挺好的嘛!我就说我相信你啦!”

“你是故意的吧。”

“哎哟哎哟哪里故意了,人家是真的有约会啦!”

“……”

“哎哟你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嘛!我是故意的啦……人家觉得你怎么说也是抑郁而自杀的人嘛,所以就让你替我班了。唉我们都是难以被世人理解的人嘛,我们人妖的生活也是很苦的……讲真,当时有你这样的人和我聊聊我不至于自杀啦。”

“如果知道自杀了的人还要做这样的工作,那我不会自杀的。”

(代理责编 张珊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