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人间失真

2018-02-08 17:55:12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邱蕾   点击量: 

[摘要]他也不知道,脑海里涌现出来的画面是他第一次走进教室时,那些孩子们仰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他也就不自觉地笑了。这么回想起来,那时候也恰好是夏天。

人间失真

他是个人民教师,某师范附中的语文老师,今年二十七岁,未婚。

六月的某个夜晚,他像往常一样走在学校前往家里的路上。六月总是如此闷热,他一抬头就能看见一大群蚊子会围着他的头顶打转。他懒懒地挥了挥手,想要驱赶那些讨厌的家伙,可是当他的手碰到那些小而莫名可怕的身体时,他又将手马上地缩了回来,鬼知道那些蚊子身上带着什么致命细菌呢?

他推门进入了一家便利超市,超市也不大,但是这个时间段也还算热闹,他来到零食区,将好几袋泡面装入了购物篮里,然后又去了生鲜区,想要去买几个鸡蛋。前几日母亲才打电话来说大姨想给他介绍女孩认识,他默默拒绝,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自己现在在努力争取。但这句话,只有前半句是真的。他喜欢他们学校新调来的物理老师,那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是个喜欢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不留一丝碎发,戴着金属细框眼镜的人。第一次见面时,她说:“我姓刘,您可以叫我小刘。”她礼貌性地笑了笑,然后很官方地伸出了手以示友好。他也伸出了手,握住她的手,笑得却随意了许多,他说:“小刘老师你好。”

之后的日子两人也算是熟络了起来,他不知从什么时候会注意起小刘老师的目光,将带着笑意的眼神温柔地停留在她身上,也许是察觉到一样,她有时也会朝他的方向看过来,但他却又总是瞬速地移开视线,将那份感情投注于窗外的天空。偶尔也会有办公室的老师开他们的玩笑,毕竟男未婚女未嫁,两人看上去也很般配,但他总是不敢在这时看小刘老师的脸,他害怕看见抗拒与难为的神色出现在她的脸上,他每次都会笑着回应说:“我怎么配得上小刘老师啊。”

可是,当这种感情越加地强烈起来时,可当他站在镜子前时就会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镜子里的男人有着臃肿的身材,和一张有些油腻的脸。他从未觉得自己有过什么人生的辉煌时刻,小时候专心读书,努力地想要实现自己做医生的梦想,却因高考前的一次大病几乎丧失了所有的斗志。长大后,喜欢的女孩子嫌他长得难看,把他当备胎,他依旧没有怨言。参加工作后,现在带的班是也是他带的第一个班,班上的成绩并不好,年级十二个班级里,他的班排倒数第二,班上的孩子们很皮,到现在还不肯叫他老师,只是一个劲地叫他“老胡”。他为这个班几乎操碎心,可收获甚微。他似乎天生就是个失败者,性格懦弱,运气不佳,还自带吃力不讨好的属性,无论是理想还是爱情,他都没有。他的心里一直有个小小的声音这样说着:反正你这种人……

人间失真

离开家乡参加工作的他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寂寞与失落感,在一次又一次的深晚,他悄悄地打开了啤酒瓶,坐在自己三十平米的小房间里,又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一支烟。他想这样糜烂的生活,迟早有一天会让他猝死,但他想至少要死在这间出租房,他不想倒在讲台上,不然他的那些孩子们会吓坏的。可是,令他感到可笑的是,他还是惧怕着死神,也不知道是哪天的早晨,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某个东西给堵住了,他费力地呼吸,胸腔剧烈起伏,他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要被这种窒息感给带去地狱,还好,这痛苦并没有维持很久。但是,这份痛苦的感觉也并没有因此消失,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渐渐丧失呼吸的能力,窒息的阴影像影子一样缠上了他。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去医院做了一次全方位的身体检查,等待结果的时候,他惴惴不安,双手攥得紧紧的,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不然他怎么会感觉这么难受。

可是结果出来却让他惊讶,医生告诉他说他身体一切正常。他却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奋,反而用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医生的眼睛又问了一次:“是真的没有问题吗?”他甚至在想是不是他漏掉了什么项目没有检查,可是医生却盯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是的,您的身体并无大问题。”

回家的路上,他拿着医疗档案的袋子,可是却越发觉得自己喉咙里的东西塞得越发的紧了些,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手给紧紧的拽着,让他无法呼吸,那种窒息感再一次占据了他的身体,带给他一种更加绝望的无力感,这一次连他的手臂也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夜晚安静的街道上,一个男人跪倒在地面,可是在他的视线里却没有看见一个慢慢向他靠近的身影。他听见身边变得有些嘈杂了起来,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走过来,将他给扶起来,唯一向他逼近,只有死神。

大约十分钟后,那种压迫感渐渐淡去,他的心跳好像也恢复了正常,他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环顾四周,那些围在他身边的人见状也开始散去。他默不作声,低下身去捡起了自己掉在地上的档案袋,忽然觉得自己卑微而可笑,这感觉就像是自己自导自演了一场闹剧,没有观众,他一个人在舞台中心哭得死去活来,可当他收敛起情绪,向四周看去时才发现,聚光灯却落在了他前面很远的地方,没有人看见他。他倒宁愿相信自己是被恶魔附体了,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真的什么病也没有,否则就太荒唐了不是吗?

直到某一天,他在教室监考,七月的阳光照得人懒懒的,他坐在讲台上看着台下的俯身在课桌上认真答卷的学生,然后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却又赶紧偷瞄了一眼走廊上,没有发现巡考老师小刘老师的身影,还是强打精神坐好。这是本学期的最后一场考试,等新的学期开始,他们就都会成为初三的学生。这场考的是数学,教室里很安静。这座学校算是市里很有市里的初中,每年考上省重点高中的人数都相当多,这也使得学校的竞争压力很大,才初中就有很多学生过着像高三学生一样的日子。

这时,他的手脚却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耳边变得嘈杂起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但这份难过并没有因此得到纾解,反而眩晕感却渐渐占据了他的大脑,窒息感也随之涌上,他的心口好像被一个枕头给压得死死的,又是那种令他熟悉的濒死感。一时间,他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狠狠地摔了下来,可全身却化作一滩烂泥,无法使出一点力气。可是这种将要死亡的恐惧感却让他忍不住尖叫起来,他感觉自己被死神紧紧拽着衣角,紧紧拽着,无法挣脱。

人间失真

可是,这时他却感觉到有人抱住了他的肩膀,他还是忍不住尖叫,一颗心剧烈跳动,他感觉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慢慢清醒起来,他向旁边望去,看见了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小刘老师,还有几个他的学生,分别抓着他的手和腿。这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心头,自己的这种举动可能只会人觉得他是个疯子吧,他想。

“老胡你没事吧,救护车马上就到了。”一个男生在他的耳边慢慢地说道,是他班上的学生。

“老胡,你别担心,我们会陪着你的。”一个跪在地上摁住他的腿的女生跟着说,声音里带着哭腔。

他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说了一句“别担心。”这时他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呢,他也不知道,脑海里涌现出来的画面是他第一次走进教室时,那些孩子们仰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他也就不自觉地笑了。这么回想起来,那时候也恰好是夏天。

自己认为自己孤独,没有人明白自己内心有多绝望,但是他可能忘了有一群孩子一直陪在他身边,他们从来不仅仅把他当做一个老师,也许真的把他当做朋友,或许真的是他看的太窄了,才会没看见他生活阴暗的另一面,还藏着彩虹。

再后来,经过了一些努力,他的病还是得到了确诊,焦虑性神经症,就是俗称的焦虑症。得了这种病也代表他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再走上讲台了,因为他随时可能会发病,并且他也需要一些时间去调养自己的身体和情绪。

和班上的大家告别的那天,他带的班也终于正式成为了初三班,但是也可能再也不是他的班了。他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那些孩子们的第一天,刚好也是八月,他站在讲台上慢慢地说道:“我希望你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这时他朝门外望去,小刘老师正专注地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

   (焦虑症:又称为焦虑性神经症,是神经症这一大类疾病中最常见的一种,以焦虑情绪体验为主要特征。惊恐发作,亦称为急性焦虑发作。患者突然发生强烈不适,可有胸闷、气透不过来的感觉、心悸、出汗、胃不适、颤抖、手足发麻、濒死感、要发疯感或失去控制感,每次发作约一刻钟左右。发作可无明显原因或无特殊情境。慢性焦虑症则表现为经常或持续的无明确对象和固定内容的恐惧或提心吊胆。)

(代理责编 张珊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