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一个女装大佬的轨迹

2018-01-08 22:26:00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邱蕾   点击量: 

[摘要]三月风正凉,好在这是个有花香的季节。他搂着母亲,一步一步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陈氧正双膝跪在床上,一个人拿着针线,眯着眼睛将线穿入针眼时,手机铃声在这时忽然响起,他吓得手一哆嗦,线头又再次与针眼擦肩而过。他轻哼一声,默默地撇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何子铭,他唯一的男性朋友。

       他伸出手来接听了电话,刚把手机凑到耳朵边,他听见那个总是脾气暴躁的少年,第一次这么轻声地和他说话,他说:陈氧,我遭了。”

       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他算是听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原来,何子铭恋爱了。喜欢的对象是他隔壁搬来不久的邻居,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女士。

       陈氧见过那个女人,一头黑色的齐肩黑发,皮肤很白,笑起来眼睛里有细碎的光,算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女士。就连何子铭,这个昨天才满22岁的男生,也对她着了迷,陈氧觉得这一切都是好像都是如此的合情合理。

       陈氧笑着调侃,说太好了太好了,沙漠里也会结花骨朵了。可电话那头的何子铭却好像并不高兴,他只说,一切等我来找你了再说。陈氧笑着说好,然后挂断了电话。

一个女装大佬的轨迹

       他继续将针线拿了起来,这一次倒是一次便把线穿进了针眼里,他不禁笑了笑,用一只手拿起了一只白色的布制小挎包。在那块被油渍染黄的地方,以针线代笔勾勒起美妙的线条来。不一会儿,包上便绽放了一朵漂亮的粉色桃花。他起身,将包挂在了衣橱的挂钩上。然后,随手打开了衣橱。瞬间,缤纷的颜色在眼眸里慢慢荡漾开来。白色的小洋裙,杏色的百褶裙,砖红色的棉长裙……陈氧扶额,开始了每天最幸福的烦恼,即使他已经是个二十五岁的男人,没错,是男人。

       正是三月,初春的风还有些凉,但是入眼的景色已有了春的味道。他的手不禁抚上了一件白色的针织衫,干净的颜色,像春天早晨天边的一抹鱼肚白。然后,便是一件朱红色的长裙,像是春水边绽放的朵朵灼灼夺目的贴梗海棠。最后,便是一件深棕色的呢子外套,内敛而又教人新生欢喜的颜色,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颜色教他心生欢喜。

       他穿戴好一身,刚想出门,打开手机查看时间时,却发现了一条来自母亲的短信。点开,里面写着:下星期一是老陈的忌日,回来看看他,穿得正式些。

       短信中提到的老陈,是他已亡两年的父亲。

       记得第一次,他穿着一条藏青色的连衣裙站在父亲的面前时,他正站在家门口,准备出去。原本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的父母,在眼神触及到他身上的那条裙子时,欣喜最终还是转换为了愤怒。陈氧默默地打开了门,走了进去,一家人相见的喜悦瞬间被冲刷地无影无踪。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父亲,又看着母亲,他感觉自己一颗心正剧烈地跳动着,最终他还是决定了开口,他说:爸妈......”

       然后,他听见父亲的声音:别叫我爸,我没有这么个变态儿子!”父亲瞪着眼睛,嘴角气得直抽搐。母亲在一旁打圆场,把一只手轻轻搭在了父亲无处安放而只能攥的紧紧的双手上,说:“年轻人嘛,闹着玩儿很正常。”说完,母亲将目光锁定在陈氧身上。陈氧摇头,否认说:“不是闹着玩,是我自己喜欢。”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欺骗一下父母,可能只是在心里有个声音在对他说着,也许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也许父母的生气只是暂时的,也许他们很快就能接受他,也许……可父亲的一句话却像一杯冷水,泼在了他美好的愿望上,父亲说:“要你妈去带你去看心理医生吧。”

       然后,父亲站起身来,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便摔门而去,留下一脸呆愣的母亲和低着头的他。他不明白,是真的不明白,在他心中美好的东西为什么在别人的眼中是那般的不堪。

       母亲这时在旁边开口,说:你要理解你爸,那个和你一起来上海工作的小王非说看见你女人打扮,说你……哎哟,还到处和我们认识的人说。你爸就和我商量着一起来看看你,我们也是关心你,起初也没有太多意思。”

       陈氧淡淡开口,只说了一句没事。

       那天晚上,陈氧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想起小时候他对父亲说,自己要做个宇航员,完成父亲未完成的理想。父亲的眼睛变得弯弯的,笑着摸摸他的头。后来,上了高中,他和父亲说,自己想和父亲一样做个普通的教师,父亲皱了皱眉,然后说好。后来大学毕业,父亲托人帮他找了工作,他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某杂志的编辑,可父亲也还是会偶尔叹息,说那时候他要是选了理该有多好。那时候的他,还难过得要命,一边又一边地责怪自己是个对数字不敏感的人。

一个女装大佬的轨迹

       他是个懂事的人,从小便是,无论是父母还是周围的人都这样夸他。他小心翼翼地揣摩着他人的心思,然后让自己变得更接近他人的期待。他活在别人的期望下真的太久了,久到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原本的样子。直到,他黑白的世界里出现了那样缤纷的颜色。他穿上了各种漂亮的衣服,像个花季时期的女孩一样精心地打扮自己,甚至会因为忽然发现自己的某天口红的颜色和自己大衣颜色很搭而欣喜,也会被首饰店里晶莹的光亮夺去了视线。在他的眼里,这些东西是美好的,而他也乐于去享受。而当他以为自己早已不在意别人异样的目光时,才忽然发现,最大的伤害却来自他最爱的人。

       真的很难看吗?那天晚上,他从床上爬起来,又穿上了那条藏青色的连衣裙,然后站在穿衣镜前,镜子里他有一张白净的脸和一头齐肩的黑色短发,他忽然生出一种镜子的人到底是谁的错觉。

       后来,母亲还真的带他去看了心理医生。当他用恹恹的眼神看着医生时,医生却冲他笑了笑,之后,便是一段很长很长的对话。直到某一天的午后,明媚的阳光倾泻在阳台。他呆愣着看着窗台上的那一株含羞草,然后他听见医生的话,一个个字像凌空开放在他眼前的花:你是个很好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个美好的人,多和你的父母沟通吧,相信你的这份心意可以传达给他们。”

       然后,他便又愣住了,只是很慎重很慎重地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的心里的那株紧缩着含羞草好像也在慢慢地舒展开它的身子,它也在尝试着去接纳阳光。

       只是,让他还未来得及和父母来一次长谈。他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电话那头,母亲嚎啕大哭,电话这头他只字不言,却泪如雨下。

       思绪拉回,他轻轻地擦掉了快要逃出眼眶的泪珠。然后,关门离开。

       看着短信,他来到了和何子铭约定的咖啡馆。然后,和坐在靠窗位子的何子铭打了招呼,就坐了下来。彼此两个都不说话,倒是何子铭首先按捺不住了,先说道:我向她求婚了,她拒绝了。他说我年纪太小了,而她却离过婚还有一个孩子。”

       陈氧点头,还是不说话。何子铭却说:“我和她在一起也不算很久,但是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的,我在上海没车没房,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给她幸福的。”

一个女装大佬的轨迹

       陈氧盯着何子铭的眼睛,还是微笑着的模样,说着:何子铭,你真是个小孩儿。你偶像剧看多了吧,你有没有想过人家和你在一起,外人会怎么评价你们,她的孩子又会怎么想?这些现实的问题你想过吗?满脑子的爱情,考虑过现实吗?”

       何子铭一下子愣住了,不仅惊讶于一向温和的陈氧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却也被他说的每一个字所刺中,字字诛心,说的怕就是这种感觉吧。他一厢情愿地想要为这段爱情编造一个美好的结尾,可能在他人眼里这倒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那我该怎么做?”何子铭低头,用汤匙一个劲地搅动杯里的咖啡。

       陈氧却还只是笑,轻声说着能怎么办?既然都是爱情了,怎么能轻易放弃。你只需让她相信,让她安心,你的心意一定要好好地传达给她,这份你非常喜欢她的心情。”

       何子铭抬头,看着一脸笑意的陈氧,蓦然,也笑了。

       陈氧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说给何子铭还是说给自己。他只是心里明白,自己不能总是活在他人的眼里,而是应该活成自己心里想要的样子,如此才更开心,更自在。

       这是一个女装大佬的自白,他轻笑。

       后来,站在父亲墓碑前的他依旧是一袭藏蓝色的连衣裙。他俯下身子,为父亲献上了一捧花。他说:父亲,我会成为更好的人,不为了谁,只为了我自己。”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三月风正凉,好在这是个有花香的季节。他搂着母亲,一步一步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