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别让大师带走一个时代

2018-10-07 18:40:33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李成荫   点击量: 

[摘要]别让大师的离世轻易地带走一个时代,这些大师及他们的作品,总能给人一种美好的情怀,一种别样的质感。如若这些艺术如花,如若一朵花很美,那么观众就会不由自主道,要活下去!

   


20181007457262945.jpg

    上个九月注定是一个悲伤的九月。短短一个月内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小提琴家盛中国,评书大师单田芳,表演艺术家朱旭,吉祥三宝中的父亲布仁巴雅尔,相声名家刘文步,粤剧名伶吴君丽,摇滚歌手臧天朔,相声女艺术家文霞,相声名家师胜杰相继续去世。斯人已逝,生者常痛。获悉师胜杰去世的消息后,郭德纲发文悼念,“平生壮志三更梦,万里西风一燕哀。叔千古。”一声悲鸣说出了多少人的心声,大师们的陨落不经勾起了许多人的唏嘘和感慨,“大师带走了一个时代”更是引起了群众的共鸣。

    其中,单田芳先生的离世更是在各个论坛和网站上掀起了一股怀旧热潮。在知乎上,单老语录在评论区是一条又一条成百上千增长,有人红了眼圈,“单老声音甫一入耳,便难过得真实”,有人无比怀念,“《三侠五义》,《白眉大侠》是我中学时代最美好最深刻的回忆了,在那枯燥乏味的学生时代,中午守着收音机听单老的评书,那种感觉再也找不回来”,有人怅然若失,“单老的评书贯穿了我整个童年,伴我度过充斥着蝉鸣的漫长夏天,单老带走了我们的童年”,有人无可奈何,“听到他离世的消息,依然会觉得童年在身后土崩瓦解,事已至此,我只能扑向中年,从此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有人放痛哭,“和外公联系的最后一根弦断了”...人生百味,个中滋味,让人心头一震。这是一场七零八落的宣泄,大师啊,那个如地标一样的人物不见了啊!

20181007399233951.jpg

    不止单老先生,还有其它艺术家的离世同样掀起了热议,这一场九月的风暴来得如此猛烈,究其原因,一是大师以其人格魅力润物细无声地赢得了观众。大师之风,山高水长,正如单老良心评价,“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在单老鲜衣怒马、快意恩仇的评书世界里,他以粗粝的嗓音,以浩然正气影响了一代人的价值观,人生观,正如姜昆所说的师胜杰先生,“用尽全部心血为的是把父辈,把侯宝华大师的薪火传承,不记一分报酬,担起了中国相声专业委员会主任的重任”,他以一个独立的人格在一部部经典的作品中激励和点化了另一群独立的人格,诸如此类的艺术家,谁能不爱?艺术家爱人民,人民也爱艺术家!

    二是在70,80后的童年中大师们确实是浓墨重彩的一笔。那时候手机未广泛流传,一个小小的收音机,一台不大的电视就是一方奇妙的乾坤福地。那是一段苦涩又幸福的回忆,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春晚相声,或坐在大树下一边放着收音机一边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单老的评书声响起,残阳如血英雄悲壮。在某种程度上,大师是七零后八零后与他们离世的家人联系的最后一根弦,如今弦断了,人散了,怎能不叹一声,大师带走了那个时代!大师带走了他们的童年呢?

    然而这一场怀缅盛宴沉寂之后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随着大师的衰老,凋零,相声评书粤剧等这些万众瞩目的艺术也慢慢走向小众,潜藏在中老一辈人的记忆中,曲终人散,和寡谁人?大学生中有多少人能认认真真听完一段评书?有多少人能完完整整看完一段相声?有多少人能静坐下来,欣赏一段抑扬顿挫的戏曲呢?凋零的不只是传统艺术,可能还有对传统艺术虔诚的心。脑子里不禁响起一阵呼喊,“救救它们!”这些经历数十年积淀的精粹呀,怎舍得让它们湮没在悠悠岁月中?怎能在陨落大师后又损失这样一笔宝贵的财富?怎能不从大师手中承接这艺术的结晶?怎能让大师轻易地带走一个时代?鲁迅在拿来主义一文中说道“看见鱼翅并不就抛在路上,以显其平民化,只要有养料,也和朋友们像萝卜白菜一样,吃掉,看见土烟只管送到药房里去,以供治病之用...总之我们要拿来。”在当下,我们也应拿来这些艺术与时代接轨,而不是尘封在一代人的记忆之中,好的艺术就应该被人看见,被人记住,好的艺术就应该与天同在,与地长存。接过传承艺术的大旗,需要注入时代的生命力,采取新颖的形式面向大众传播。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或使用或毁灭!

    在这个数据时代,我们在乱花纷杂中,忘记了小时候每晚与家人守在电视机前欢聚看剧的快乐,忘记了那一下午与姥爷静坐的幸福,忘记了我们头顶着一片群星闪耀的星空。别让大师的离世轻易地带走一个时代,不同于快餐文化,这些大师及他们的作品,总能给人一种美好的情怀,一种别样的质感,就如同川端康成写的“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未眠”般无意中给人一种轻巧的震撼,这些艺术作品,迸发出强大的活力、巨大的感染力,如若这些艺术如花,如若一朵花很美,那么观众就会不由自主道,要活下去!

 

                                                                                                                                                                                                                                                             ( 责任编辑:徐顺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