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谍影:同学,你可能有一个假的女朋友

2018-09-22 21:36:54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李成荫   点击量: 

[摘要]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莫自我倦怠,推动反间谍工作的常态化,构建安全梯。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以贾平凹的一句话做结语,“我有使命不敢怠”,与诸君共勉。

     

20180922896468896.jpg

    近几天《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有各起关于间谍用金钱利诱,用感情拉拢,色诱大学生、研究生的案例,让同学们过了一把谍战片的瘾,然而吐槽声最多的是44岁老阿姨色诱25岁大学生(从其18岁起),让人大跌眼镜。同学们眼间谍可能是这样的性感美丽(上图),然而现实中是这样的(下图)         20180922759752879.jpg  

         (邦女郎 苏菲.玛索)          

   20180922904922642.jpeg                                        

            

    言归正传,在调侃台湾间谍颜值同时,同学们有没有注意到在‘2018-雷霆”专项行动中居然已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其数目之多令人咋舌。让人心惊的是那些未被抓获的间谍,就像伺机而动的毒蛇,也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准备一击致命。所以,同学们,你们有没有可能找了一个假的女朋友?调侃归调侃,对此,国家也是高度重视,通过央视,环球时报进行公开揭露,提出“暗战就在身边”,更是鼓励群众举报间谍……

    但是也有人不禁质疑,暗战,就在身边?这话是不是忒恐怖?不就是一些还没没有进入高层的大学生吗,能接触到什么机密?又不是谍战片,哪来那么多的间谍?更有甚者,默默吐槽,我又不是那些高材生,间谍,暗战管我什么事?这些看客一笑置之,那是不是政府太草木皆兵了呢?

    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暗战无处不在,间谍无孔不入。他们大多不是美丽帅气的形象,而是贴近生活,隐匿于人群中。她可能化身为知心姐姐,与你家长里短殷勤问候,他可能化身为热心大哥,为你鞍前马后介绍工作,他还可能线上千娇百媚,线下抠脚大汉,为你编织温柔陷阱让你沉溺其中,他还有可能是导游,是某组织的工作人员,与你相谈甚欢,步步为营。这些都是真实的案例。而且,对于台湾间谍将目标放到大陆大学生身上,我们应保持高度警惕。作为大学生,已具有广阔的知识储备,像军工之类的研究生更是能接触到一些台湾没有的资料,毕业后很有可能进入国家军工企业。再者,大学生正处于上升发展阶段,拥有广阔的就业前景,设想一下,假如间谍分子策反了几百个大学生,怂恿他们报考公务员,进入国家机关获得机密,形成情报网……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20180922525457418.jpg

    同时,这些质疑声也说明了同学们对国家安全的概念还很模糊,一个叫安逸的怪圈限制了我们对危机的敏感度。其实无处不危机。先不论国家层面,就是大学生,研究生也存在很多BUG,你自己坚守不住又怪谁毁了你的前程呢?这些可以称得上优秀的大学生怎么就不能在利诱,感情拉拢,色诱下保持本心呢?普遍是他们安全防范意识不强。间谍们就抓住大学生渴望结交名人,拓展自己的人脉圈等心理,主动去向这些人示好,且同学们经验不足,又怎么斗得过宦海多年的老油条呢?有些学生已经掉进了陷阱尤不知情,等到悔悟时间谍就撕下温情的面具,说,你已经上了贼船了,想上岸,同学你是不是太天真啦?除此之外,同学们的国防安全教育不够,这也给各高校和相关机构提了个醒,要对当前形势有清晰认知,认真做好反间谍法律的普及工作。

    还有一个不能不重视的问题就是同学们的感情危机。许多学生都是只身在外,形影相吊,可能时常会惶恐。与家人间隔天涯,就会感到孤独与不安,这时若有人贴心相伴,雪中送炭,且目的不纯,岂不很容易掉进温柔陷阱?或是被诱导走向歪路?像间谍案件中到台湾交流的大学生小泽,独自在异乡的沈阳研究生李某……这些人不仅在爱情中迷失自我,而且没有分清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以至于泄露了机密。小编在此温馨提示那些出门在外的同学,保持初心,有问题就可以大胆说出来,不要在孤僻中惴惴不安。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莫自我倦怠,推动反间谍工作的常态化,构建安全梯。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目前我国正处于改革深水区,又有美国虎视耽耽,通过贸易战试图想让我国成为第二个签订广场协议的日本,又屡屡触碰大陆对台湾问题的底线。当下并不是一味安逸的时候,正如环球时报所说,“大陆在明显感到压力加大时,势必会对台湾问题有可能走向最坏做好准备。台湾当局因此会惶恐不安,未来必然会加大对大陆的间谍渗透活动”。作为国家公民,我们有维护国家安全的义务,也希望为我们的家人朋友构建一个安全网。最后,用贾平凹的一句话做结语,“我有使命不敢怠”,与诸君共勉。

                                                                                                                                                                                (责任编辑:徐顺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