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字幕组成员在日被捕事件:字幕组的"大力神"何时才能出现?

2018-02-08 13:25:51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黄靖为   点击量: 

[摘要] 字幕组,犹如当年的普罗米修斯,触犯了法律的禁锢,为我们盗来了圣火。他们的行为,无法简单地用是与非来评判。可解救他们的“大力神”何时能出现?

新闻相关

    1月31日,日本京都、山口、静冈、三重、岛根5个府县的警方重拳出击,以涉嫌违反《著作权法》为由,逮捕了有“汉化组”之名的5名中国留学生。

    事件发生后,引发众多网友热议。在大多数网友眼中,几位留学生的行为是“义举”。对于他们的遭遇,大部分网友表示同情与理解。 有网友甚至评论,“没汉化组谁看日漫?帮你们扩大影响竟然还抓人?”事实也确实如此,如今又有几位网民没有蒙受过字幕组的恩惠呢?没有字幕组,我们平日里怎么能轻松欣赏外国的优秀文艺作品呢?另一方面,绝大部分字幕组的翻译行为完全出于对外国文化的热爱,是利用自己闲暇时间所付出的“义务劳动”,客观上来说也促进了其他文化的传播,结果却是“出力不讨好”,汉化组传播文化却遭捕与国民“为大多数人无偿谋福利即正义”的传统思维相悖。

    字幕组最早出现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新世纪随着网络的普及,各国文化互相碰撞,越来越多的人足不出户就能接触大量外国的优秀文艺作品,但他们的外语能力又不足以真正驾驭这些“洋货”,于是,在人民日益增加的文化需求之下,字幕组得以发展壮大。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上至各大视频网站的外国影视作品,下至社交网站的各色各样的外文小视频,都是各大字幕组加班加点的劳动成果。每当外国影视作品搬上银幕,各种字幕组就如雨后春笋般配套出现。字幕组为国民提供的不仅是一种消遣,更为国民提供了一种开眼看世界的方式。值得一提的是,或许出于真心喜爱的缘故,字幕组无论在遣词造句,还是对于作品思想的精确阐述,都表现了较高的翻译质量。他们的翻译,既保留了原汁原味的作品精华,也融入了“接地气”的流行用语。因此,字幕组也被网友誉为“网络时代的知识布道者”。

    然而字幕组触碰了一个所有作品都不能绕开的话题——版权。在字幕组刚刚兴起的年代,版权问题还不如今天这般敏感。这或许是由于当时外国作品并未深入到中国市场,很多制作方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制作方在培养中国市场。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动画片《变形金刚》就是免费提供给中国电视台播放的,当时版权方打的主意就是,免费播映《变形金刚》,创造出卖变形金刚玩具的有利环境。而近来,一方面中国市场表现出全球范围内罕见的购买力,外国出版方愈加看重中国市场,愈加关注在中国的版权问题。另一方面中国视频网站走向规范化——主流平台已经基本实现正版化。这些都让字幕组赖以生存的空间愈来愈小。2014年包括“射手网”在内的多个字幕网站关闭,曾经红红火火的字幕组日渐式微,越来越多的字幕组开始从地上转入地下。

    字幕组的出现,是伴随我国国民对国外优秀文化的需求应运而生,字幕组的问题,则关键是版权问题。之所以曾经非官方组织的字幕组横飞,也要归咎于我国并没有大规模地正规地引进、翻译外国作品的机制,以及网民版权意识的缺乏。如今越来越多的视频网站开始引入正版影视作品,网站固然也可以“收编”优秀的字幕组成员,让他们得以正大光明地发挥自己的才能,让网民继续享受高质量的翻译作品。不过目前正规出版的外国作品与盗版作品相比,九牛一毛。绝大多数作品都不是以正规渠道引进,建设高效的引进机制机制,才是根除盗版,解决字幕组问题的良方,事实上这又任重而道远。

    另一方面,字幕组的大规模出现来源于观众对于外国影视作品的喜爱,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我国良莠不齐的影视市场。目前我国影视业的发展与欧美、日韩确实存在较大的差距。情景喜剧《老友记》已经被中国观众公认为不朽的经典,而十多年后,我们的影视剧还在大规模借鉴这部美国十多年前拍的作品;《太阳的后裔》在我国卖出单集25万美元的价格,而《琅琊版》在韩国单集只能卖出千元;《兄弟连》豆瓣评分高达9.4,而我们拍摄的却是一部又一部“神剧”……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正是因为我国没有拍出大量优秀的作品,才导致观众对于字幕组的迫切需求。字幕组的涌现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国影视业的不足。只有我们的影视制作有了长足的进步,字幕组的需求才会真正得到缓解。

    字幕组,犹如当年的普罗米修斯,触犯了法律的禁锢,为我们盗来了圣火。他们的行为,无法简单地用是与非来评判。可解救他们的“大力神”何时能出现?

                                                                                                                                                                                                                              (代理责编 徐顺芳 责任编辑 张紫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