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出租车恶性抢客:出租车市场转型发展阵痛何时休?

2018-01-17 10:56:12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蒯佳琪   点击量: 

[摘要]1月11日,一辆从湘潭大学开往黄花机场的大巴,因客源问题,遭到校区附近的多辆出租车围堵,部分学生行程被延误。

中巴车被多辆出租车围堵

据湘大学生反映,111日,一辆从湘潭大学开往黄花机场的大巴,因客源问题,遭到校区附近的多辆出租车围堵,部分学生行程被延误。15日,湘潭公安微博发布了“湘潭大学生所乘中巴被出租车围堵”一事的通报。经查,陈某强等五人驾驶出租车在湘潭大学附近路段,对合法运营的中巴车进行拦截,部分学生因此未能准点登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陈某强等5人因寻衅滋事被拘留7日,罚款500元。交通部门将涉嫌违法驾驶员被列入“黑名单”,涉事的三家出租车运营公司分别被收取500-1500元的合同违约金。

对于上述事件,初期因为学生误机的愤怒、“创文”时期被约束的积怨再加上平时被出租车“坑”“骗”的不愉快经历,舆论一边倒地抨击出租车司机、不作为的警察以及湘潭存在的部分不良现象。发展到后面,有一部分开过出租车或者是能得知出租车产业情况的人,开始在网上为出租车司机鸣不平,舆论开始分化。等到湘潭公安的通报出来后,虽然有些人认为处罚太轻,但大部分群众对于这个处决结果还是满意的,舆论开始平息。此次事件可能随着通报就此为止,但仔细想一想,这件事并不能简单地归成出租车司机素质低下为争客源偶然犯下的个人错误,它更像是因为出租车产业长期不良发展而导致的必然恶性事件。

在网约车出现之前,出租车在出租车市场可谓是一家独大,没有任何竞争方来对出租车造成生存压力,因为缺少竞争,漫天要价、拒载、司机态度恶劣、出租车环境脏乱等情况时有发生,当滴滴网约车出现,原本固若金汤的出租车市场开始产生震荡,价钱更低、服务态度更好、车的档次与环境比普通出租车好等优点让大众更多地去选择网约车,导致传统出租车客源开始分流进入网约车市场,而因为没有及时对市场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与应对政策,又反过来导致司机候客时间不断增加、空驶时间增加,进而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不断减少,导致出租车司机持续流失,乘客的候车时间增加导致体验恶化,进一步加剧乘客的流失,而且由于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下降,自然而然相应的出租车公司对司机的管控能力下降,司机的服务态度也大不如前,这一切都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对于这种恶性循环,前期由于积怨未深,所以一直隐藏在市场的自我调控的“无恙”的虚假外表之下。但很显然,近些年,这种弊端已经开始不断暴露,如这次的“湘潭大学巴士遭出租车围堵致学生误机”,以前的“儋州出租车在车站前抢客,班线车人员屡次被打”、“海口滴滴不好打,出租车司机随意抬价”等事件,都是传统出租车发展进入瓶颈,赚钱受阻的司机做出的一些不良的个人应对。但虽然每起事件都是司机的个人行为,但不难看出其背后上层的管理不当与政府对出租车产业引导的乏力。

所幸,国务院已经针对市场自我调节的失误颁布了相应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鼓励巡游车经营者、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以下称网约车平台公司)通过兼并、重组、吸收入股等方式,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实行公司化经营,实现新老业态融合发展。鼓励巡游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鼓励巡游车通过电信、互联网等电召服务方式提供运营服务,推广使用符合金融标准的非现金支付方式,拓展服务功能,方便公众乘车。”且明确表示:“依法查处出租汽车妨碍市场公平竞争的行为和价格违法行为,严厉打击非法营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或煽动组织破坏营运秩序、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全国各地政府针对出租车转型开始陆续颁布适合当地民情的发展政策,湘潭也不例外,湘潭政府于2017年即已开始实行出租车改革,2017年2月6日,湘潭市城市客运管理局发布消息,湘潭出租车行业正式实行“公司化经营、公车公营管理”模式,也就是说,在市场调节的基础上,政府方面会实行有效的宏观调控,加强企业用工制度的规范。

传统出租车行业要想突破瓶颈,得到更好的发展,完全依靠政府支持或者是靠司机个人暴力来垄断市场,显然都不是明智的选择,毕竟真正的发展还得靠整个行业的努力。其实在此次事件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大巴车公司较为智慧的发展的一个举措——专车从学校送学生直达机场,大巴市场发展受到的冲击并不比出租车少,近几年高铁、动车等比大巴更为快捷安全交通工具的快速普及使大巴客运市场大幅度萎缩,但大巴车公司面对挑战,做出的应对决策,既能消除部分发展危机,又能便利顾客,显然比出租车司机们的无理取闹要明智得多。或许,以后出租车公司在面临类似挑战时,能通过制定员工激励制度来提高司机的服务质量,通过特殊时期统一指挥来减少客源的流失,在保证出租车司机收益增长的同时,也能便利大众。

希望出租车市场转型的阵痛能早日过去,不要让阵痛成为无法根治的恶性肿瘤。

      (代理责编 莫雅晴  责任编辑 张紫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