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学习宝典 >

文青装逼指南之哲史文篇

2017-11-29 00:09:41    来源:三翼编辑部   作者: 玄学班   点击量: 

[摘要]如何从文艺的“器”的层次上升到“道”的层次?文青“装逼”在此奉上

风和日丽,春光灿烂,至此良辰美景,16玄学班针对“文青”展开了第一次讨论课。特此摘录会议纪要,以飨诸君。

【文学篇】

@非鱼亦非子

在一大片文艺青年中,如何从文艺的“器”的层次上升到“道”的层次?顺着这三种感觉,一定会让你受益良多。

1.文艺初始:熟读唐诗三百首

开始阶段,切记目的是做个文艺青年。因此,得戒备一些似有若无的沾染文艺气息的东西,千万不能过度沾染。举二例:那些所谓的伤感文字,青春文学,要心存戒备地看待。网络文学,则要注意评论的侧重,承认其文笔的不足。

在这个阶段,最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跟风,不要过度评价,切忌拉出一些不该被捧上天的名字出来。如不要将郭敬明、余秋雨、韩寒、汪国真等等随意拉出来,例如“《文化苦旅》特别好看!”,“韩寒作品很尖锐。”是会拉低印象分的。一般的文艺青年,是从这些人那边毕业过的。如果你绘声绘色,声情并茂地提一遍,相当于是在回味他们的黑历史,素质会被立刻打成不合格。

再次一层,是一定要注意一个作者是会写很多作品。当大佬们提起太宰治,除了一本几乎烂地摊的人间失格外,他还有《奔跑吧梅勒斯!》、《斜阳》等等作品,切忌只知道一本《人间失格》和一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就轻易提他。又或者是看了书,不记得情节的大概,这会让聊天的气氛尴尬起来。

总之,这个阶段的口诀是,宁愿不说,再次少说,不必多说。至少这样看上去会比较像一个还未开始深入涉猎的真爱好者。而不是一个跟风文青。多读,少说话。 

2.文艺进阶:由浅入深,妙手偶得之

这个阶段,就得开始深入涉猎领域。不必知道太多,但一些在文艺界的地摊书,地摊作者不可不知。例如日本文学界的“三幻神”,在初级阶段只要知道他们的名字,进阶就得碰一碰了。至少得读什么一两本,不然碰到爱好者,可能话题都起不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谈《人间失格》。

中国领域,贾平凹、阿城、莫言、毕淑敏、王小波(划重点)、阎连科、刘震云、余华、路遥、陈忠实等等,也至少得略知一二。欧美领域,诸如加西亚马尔克斯、伍尔芙、毛姆、海明威、赫尔曼黑塞、博尔赫斯、玛格丽特、霍桑、爱伦坡等等风云人物,不可不略知一二。一本《我的名字叫红》,龚古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也会让你的文艺气息增色不少。

另外,一些基本的常识得有。比如“无人生还”,比如爱伦坡的地位,比如一些著名的大佬如日本的三岛由纪夫如谷崎润一郎。比如一些不可提及的如萨德侯爵。可以不读,不可不知,否则会显得自己的知识结构较为单调,偏狭窄,不能长久接续,留一个“我只是暂时没看到”的印象。

此外,去读一些作家的冷门质量作,也会有意外收获。

 

文青装逼指南之哲史文篇


3.文艺熟练:渐入佳境

这个阶段,你得学会批该批的,夸该夸的。不是简单读的多就行,但读得少很难达到。例如之前的余秋雨,如果你在拿他与国木田独步比较后,又拿他的《文化苦旅》和《马德里画稿》进行比较,最后得出,虽然他…,但是我就喜欢他文章的…。如此,定能让人惊喜。这个阶段不是强调,干货多就是好,而是会运用。你机械地罗列一堆书本,比你说一句“我认为阿城的短篇适合碎片化阅读。”,要低端太多。这种收放自如,会让与你聊天的人感觉描述精准,又有一定新意,比机械交流舒服太多。久而久之,自然你就成了一位,高端的“文艺青年”了。

附录1:谈论例子

如: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无人生还很好看,碑文的形式很新颖,实际上整本书也很精彩,名不虚传。有很多作品向她致敬。但是如果谈到密室,我可能还是更喜欢约翰狄克森卡尔的设计。他的设计也是被阿加莎高度赞美过的。他的布局是经过实地考察的,每一种诡计都可行。例如他的红皇后血案……(成功转移话题输出自己)

附录2:一些用得到的人

余秀华、木心、周梦蝶、阿城、阿来、铁凝、宗璞、高行健、高建群、梁羽生、温瑞安、星新一、胡安鲁尔福、森鸥外、三岛由纪夫、大江健三郎、村上龙、宫泽贤治、渡边淳一、井上靖、陈舜臣、京极夏彦、绫辻行人、横沟正史、岛田庄司、司马辽太郎、安德烈纪德、加缪、萨特、陀思妥耶夫斯基、维特根斯坦、钱德勒、铁伊、约翰狄克森卡尔、约翰康奈利。

 

【哲学篇】

@1984-2666

就罗素对哲学的解释,哲学是神学和宗教冲突之间的堡垒,在其中起着某种桥梁的结构。那么倘若在哲学上有所言论,宗教和科学的观点一定是要有的。有了一定的思考,才是哲学开始的前提,因为哲学本身就是抽象的万物,而隐秘在具象事物的原理是要通过思考才能被赋予实体的价值的。在基本的逻辑与思维具备以后,就可以开始入门了。

开卷篇:开卷有益

哲学从哪里开始呢?黑格尔说,哲学史是所有哲学家的坟墓,那么哲学史看起来就是一个不错的开端了,在此推荐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在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唯二的以哲学作品得奖之人)以及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原著为古体,若不长于此可购买翻译版本。当然,哲学史总是以时间开篇的,而随着时间的延展哲学家们会变得越来越有趣,从毕达哥拉斯的有趣宗旨到尼采的酒神思想然后逻辑哲学论等等,都会使人发现哲学的有趣,同时也增加了谈资。

进阶篇:登门拜访

当然,在哲学史读完以后,有那么几位哲学家就会自然的在你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个时候精读看来就是一种自发的行为了。但是诸如理想国之类的还是必须要读的,因为哲学的发展就是人类思维的发展,知其然才知其所以然,没有基本的哲学根源,看以后的论点也会变得不熟悉。

那么如何选择感兴趣的哲学家来精读呢?诚然,兴趣是一方面,但是有的哲学家若非要专攻或者有极大的毅力不可以读成。牟宗三先生读了那么多才读懂了康德,倘若只是兴趣,对于康德黑格尔等人轻微涉猎即可,切不可因为读不懂就一无所知,乃至贬低。值得一提的是,罗素认为黑格尔的所有东西都是错的。所以在选择方面,难度和兴趣都是要考虑的。其次,也可以从文艺作品入手,许多文学家都是哲学家,而文学的发展可能也对应着哲学的发展。比如萨特,他的虚无主义和他的文学一样有名。就算在新兴的电影行业,在1930年就有巴拉兹的《电影的精神》问世,其后也有德波等人发扬光大,或许应用哲学来分析一波穆赫兰道会给人留下一种思维的气场呢。

 

文青装逼指南之哲史文篇


【历史篇】

@燃脂功状可封侯

“文艺范”,乍一听,字眼优雅。可将自己打包成一个文艺青年,可不是只依靠几段小清新文字或几部烂大街的名著。文艺青年应当是由内而外,由深而浅的,一位合格的文艺青年必然是稍微全能的,不样样粗通,很难到位。

第一层:大众化的历史文化青年

读过一两本历史作品,对中外历史脉络粗通,便可晋身成为一般的历史达人,输出较为浅薄的历史知识,外行人听了肃然起敬,内行人则多半是会心一笑。如大众化的历史流行读物《明朝那些事》,不少的文艺青年都应该看过,虽涨了一些见识,可终究还是有些瑕疵。阳明先生的天泉证道在上面的白话文记载宛如是三傻开会,让人着实摸不着头脑,可观其原文《龙溪王先生全集》则另有一番感悟。

则此境界之青年,则记录较多,思考较少,质疑虽多,求证则较少。如太祖赵匡胤所说:兼并之財,乐于输纳,不费力学来的知识多半还是用于输出向他人。大众化亦当用心,还是应当读几本重要的历史学著作,否则无系统、无根据的输出,若是说错了多半是尴尬,装逼失败的痛苦自不多说。这种书那就很多了,斯氏的《全球通史》是大多数高中生的梦魇,犹太人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畅销全球,吕思勉先生的白话中国史则较马工程多有趣,至于经史子集,略懂即可,装逼的加分减分全看自己。

历史,作为一种长时段的学科体系,典籍证据浩瀚如恒河沙数,通史或可粗通,可还是要有自己擅长一处,粗通中有一稍微精通之处,装逼大概就失不了面子了。倘若想把自己包装成进一步的文艺青年,当入第二重境界。

第二层:精通系的历史青年

这才是一个进阶的文艺青年当有的气象,于精通之史颇有洞见,于驳杂众学亦非茫然无知。精通系的历史青年已养成了一般的历史意识,而不流连于一般的历史知识,涉及各家之思想,各名族之历史,依恃其自身之历史意识,亦可有得出几分见解。

当然,架构自己的历史意识(我称之为道)一定是一个沉淀的过程,那如何由器入道?钱穆先生说过:历史研究的两条腿,一是历史地理,一是制度。由器入道,也无非历史知识和历史哲学,后者是提纲挈领的东西,用他人的道成就自己的道,不失为一条捷径。历史哲学作品如马克布洛赫的《历史学家的技艺》、康德的《历史理性批判》、《历史主义的贫困》,科林伍德《历史的观念》等为一代史学大家之精华之作,通彻一本就受用不尽。

不过空谈历史哲学终究还是平庸的道学家,由哲学而入历史,是不可取的,深厚的史学知识是重中之重。二十四史不必通读,《史记》必看;钱穆、吕思勉、张荫麟、范文澜等中国通史终不嫌多;霍布斯鲍姆、布罗代尔、沃勒斯坦等世界史作品可接触到新史学。如此架构,个人的见识或有几分浅薄,可话又说回来,以知识服人固然费力,以见识服人那就要简单的多了,如此便需要自己去发掘别有心意却发人深省的作品,赫伯特·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罗伊·F.鲍迈斯特尔的《恶-在人类的暴力与残酷之间》,个中新观点,新方法以一历史新青年之口说出,多少还是会惊为天人,广获褒奖。

文青装逼指南之哲史文篇

第三层:拒绝做文艺青年的老学究

爱上历史,甘愿为学术而学习历史,这种人和庞大的文艺青年团体来比应该是稀有中的稀有,文青化历青,挺需要勇气的。这种人的装逼不会有浮夸的味道,所有的睿智都是一份理所当然,这大概才是最高的境界吧,像影流之主劫说的: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到了这种境地,喜欢明史的人,十通要通六通,明史,明实录以及一些诏令奏议,志存记录都要读一读,要不如何做好研究?由史而入史才是正道,这样做历史才能始终充满活力与乐趣。

 

谈论至此,终极目的非提供快餐食粮,实则想说,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即沉心研究,才是正道。

(责任编辑 胡尹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