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范迩东:行远自迩,随性而歌

2017-11-21 11:25:56    来源:   作者: 董晨蕾 彭洁清   点击量: 

[摘要]公布冠军名字的那一刻,惊喜意外之余,范迩东更多的是平静。

当记者见到“耳朵哥”范迩东时,他还是十佳总决赛当晚的白色高领衫加蓝色冲锋衣的打扮。对于比赛结果,他表示自己这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有一部分运气的成分。

公布冠军名字的那一刻,惊喜意外之余,范迩东更多的是平静:“这是我第三年参加十佳。大一的时候只过了海选,实力不够被刷了。第二年半决赛的时候有很大的失误,今年进决赛,心态其实是很平和的。”回忆起参赛前的一周,他表示意外多多。先是换歌,“朋友建议我唱更适合比赛的歌,就换成了苦情歌”,然后是生病,“高音唱得很吃力,最后只能降半调唱”,为了缓解嗓子的疼痛,比赛当晚他就喝了四杯热水。

(范迩东在十佳总决赛)

当被问到为什么连续三年都参加十佳歌手时,范迩东表示并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只是为了更好的锻炼自己。“我加入了艺术团,在艺术团里遇到了很多非常厉害的人,他们都积极参加比赛努力提升自己。有些学长连续四年参加不同的比赛,像我这样三年都参加十佳的也不少见。所以说我其实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被带动起来的。”

《那个男人》和《让梦冬眠》是范迩东在总决赛中的两首选曲,但他表示自己其实不钟意这样的苦情歌:“我比较喜欢唱轻松的歌,唱着舒服的歌。唱苦情歌就感觉我好像被狠狠抛弃过一样,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过得还可以。”说完他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女友。“耳朵哥”挠了挠头,补充道:“以后参加比赛的话还是会考虑唱苦情歌,但如果只是日常表演,我会唱轻松的歌,自己唱着舒服,观众也听得舒服。”

(范迩东和女友)

在音乐之路上找到最真实的自己是范迩东一直坚持的事。在找到自己唱得舒服的风格之前,范迩东曾有过几次模仿。他喜欢萧敬腾,“我有他所有的专辑,包括关于他的事情我都有了解”说起自己的偶像时,范迩东的眼睛都在发光。“但是老萧的歌很难唱。”于是他试着模仿回音哥(网络歌手),回音哥声线低沉沙哑,“都是鼻腔发音,说实话唱得很辛苦”。后来他转而尝试杨宗纬的唱法,“模仿他要把声音往后压”。就在这一前一后的不断尝试中,范迩东找到了更适合自己发音的部位,“虽然说他们都觉得我唱得还是像杨宗纬,但是我现在唱歌唱得很舒服,不用刻意模仿谁。”范迩东口中的“他们”是指他在艺术团里认识的小伙伴。他在大一时加入艺术团声乐部,开始接受声乐训练。每周两次的固定练声,日常的“唱吧”K歌,使得他的唱功得到大幅度提升。大二时范迩东升任部长,他转变训练方法,从单纯的练习技巧到更多地去倾听建议,一点点丰富自己的声音,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

虽然上了大学之后才开始专门的训练,但音乐从未离开范迩东的生活。“小时候家里一箱箱的碟,都是我爸买的,他天天放着听。我初中升高中那会,歌唱类节目刚刚兴起,比如《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的第一季。那时候看了节目才知道原来唱歌可以是这么专业的事情,感觉那些选手都深不可测。”回忆起中学时光,范迩东着重提到了他的高中班主任:“我的高中班主任会唱民歌。他说教数学的老师里他的民歌唱得最好,所有唱民歌的人里他的数学教得最好。”

现在他身为艺术团副团长,曾经的小萌新升级为如今的“耳朵哥”,他已经带领着小干事举办过好几次活动。大到策划制作节目编排,小到话筒架的摆放话筒的高低,他都要全程监督。说起自己的工作状态,范迩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我是个急性子,又追求完美。有时候小干事们做得不好,就会吼他们,虽然我对事不对人,但还是想和我的小干事说声抱歉。的确,大一很累,回报也不是立竿见影的,但是到最后你们是一定会有收获的。”

(生活中的“范耳朵”)

工作上的范迩东严谨认真,但日常生活中,范迩东则自称是“可爱”的化身。QQ空间里还经常出现他的表情包或搞怪自拍,日常生活里除了学习唱歌就是打王者,采访中他还幽默地表示“段位打不上去了,希望有人带我”。同时,作为一个大三老学长,范迩东希望学弟学妹们尽早定好方向。“在报志愿时真的很茫然,最后被材料化学专业录取。但我不是那种喜欢搞研究的,我想要动起来。”后来为了更适合自己的发展,范迩东转到了商学院。“所以作为大学生要有自己的思考,对人生要有定位。”他一脸严肃地告诉记者,显然不希望有其他同学步他的后路。然而严肃不过三秒,他又绷不住脸,抿着唇笑了出来。

随性而歌,范迩东会一直坚持唱“自己唱着舒服观众听着舒服”的歌;行远自迩,这个幽默可爱的大男孩将会继续带着对音乐的热情,一路走下去。

(责任编辑 全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