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笛随心声,随性自然——专访2017器乐协会“普乐之行”笛子吹奏者兰骁

2017-04-07 23:44:47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陈茜茜   点击量: 

[摘要]他没有任何架子,看起来简简单单。他手握一把笛子,吹出了随性自然。“一个会吹笛子的小焊工”他如此定义自己。在以后的人生路上,他将用笛子吹出他心中所想,简简单单。

他在“普乐之行”上一袭长衫,连吹三首动听的竹笛曲。他被大批迷妹包围,但依然专心守护自己的感情。在纷纷扰扰的大学生活中,他坚持着内心的纯真,只愿简简单单,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他就是人气超高的14级焊接技术与工程专业的兰骁。

1491613606750002.jpg

(“普乐之行”晚会上兰骁吹奏笛子)

这世上那么多乐器,他却从小就对笛子有兴趣

采访的那天是个大晴天,我坐在南门外的琴行里等着他。突然,玻璃门被拉开,我抬起头看去,眼前出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穿着简单的带帽长袖加牛仔裤的男生。如果不是早就做过功课,我怀疑眼前的并不是个大三学长,而是一名大一新生。他将手中的水放在桌子上,随手整理了桌子上的杂物,让我随便坐,不用拘束。“我们都是同辈,所以你不用这么客气。”他坐在沙发上,而我坐在椅子上,这样显得我的位置比他高了些,我总觉得有些不适合。他听完我说的这段话,笑了笑:“这有什么啊!”没有任何架子,这场采访从一开始就是轻松愉快的气氛。

说起他和笛子的缘分,他说从小学就开始学了,学了四年,但是到高中时断了,后来在大学时再捡起来的。关于笛子这个乐器,他表示入门比较难,基本功要打扎实,吹的技巧要比较到位,还要有情感。“情感到后面会很难把握。在中国民乐里,甚至在全世界的乐器里看,笛子都算是前期难度较大的乐器。”他将笛子的知识向我娓娓道来。关于大家对笛子只有肺活量大的人才能吹的看法,兰骁学长认为这是个误解:“笛子是谁都可以吹的啊,只要是正常人的肺活量就都可以吹。”

1491613809422650.jpg

(兰骁在校园一角吹奏竹笛)

每年学校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兰骁学长也参加过很多:他大一时参加了民族乐团举办的民乐专场,平时别的协会搞个小晚会小活动也会去。对此他感慨道:“感觉湘大太缺音乐方面的人才了,我到大三了还经常帮着出节目。”因为是在琴行里见面,所以我问他是不是在这里教笛子,他表示,站在初学者的角度,他只是一个比他们稍微有经验的人,而不是一个有级别的老师,自己的底子自己清楚,在受到很多人吹捧的时候,他还是犹如一颗扎根于地上的小草,将自己看得很渺小。他笑着说:“其实说句实话,‘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家都很喜欢在台上表演的他,觉得他笛子吹的好,穿一袭长衫站在台上看起来充满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不熟悉我的人可能觉得我在舞台上光鲜亮丽,比较高冷。但是实际上我生活中圈子里懂我的人都知道,我就是一个逗比的形象,生活极其不检点,哈哈”。他大笑着道出自己心中的自我形象。

大学三年,满满的感受和回忆

“以前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学校南门外的路在修,这边所有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没有现在这么四通八达。那时候一片灰,都是灰蒙蒙的。没来的时候一脸向往,来了之后一脸嫌弃,哈哈。”他看着外面的路,笑着回忆当时刚进校时的场景,开玩笑说来到湘大的第一个印象是从一个农村来到了另一个农村。“但是现在的话,大学要过成什么样完全取决于个人。现在一想起湘大,还是觉得很自豪啊。”也许是三年的时光匆匆而过,湘大留给他的美好记忆越来越多,让他能由衷发出一句:“我一想到我是湘大人,还是很自豪的。”

说起自己以前加入的部门,兰骁学长提到了他们院的学生会,他加入的是体育部。“学生会还是挺锻炼人的组织能力的,因为你要去办事或者你要去联系一些其他部门等等。”他说在部门里跟部长也比较和谐,大一的干事和大二的部长中间没什么隔阂,但是学生会内部还是会存在一些等级观念的,所以他表示不喜欢生活聚餐,也不喜欢跟着打官腔拍马屁之类的。“也不是说不好,你进入社会之后你还是得学会这些东西,这个社会现在也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但是我觉得,至少我现在还是个大学生,我还是过得纯粹一点,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把自己的目标定好差不多就够了。”虽然组织中存在着等级观念,但他说只要自己掌握好度,还是会收获一帮朋友。因为想要守住自己内心的那一方净土,他选择了退部,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肯委曲求全,不能迷失自我。

1491613887435539.jpg

(生活中很逗的他)

大学三年一闪而过,能在人的身上留下的,就是变化而已。“变化肯定是有啊。对未来的理解、人际交往、胆量、眼界方面都有很大提升。上了大学后,在器协、在学生会这样的部门里待一段时间的话,出去后跟别人打交道都有一种收放自如的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害羞,你会很大方的跟别人说你的需要。或者说你在一个五六百人的会议上演个讲,也不需要做什么很扎实的准备,上去就能讲。”

提到了自己的变化,他也提到了自己觉得没变的地方:“我觉得我大学唯一没变的就是在外形的打造方面。我个人不太喜欢弄发型、染发等浮躁的东西,我觉得外形方面就这样吧,头发长了就剪嘛。”听他说完这句话,才发现他今天确实穿的简单随便,也没有因为要接受我的采访而特意打扮,简简单单,朴实无华。在和我交谈时,他也表露出幽默的一面:“要说大学中发生过的遗憾的事,那就是我们班从开始到现在打了12场篮球赛没赢过一场!”

生活要过得有意思一点,比如出去旅游、广交朋友和爱一个人

大一暑假的时候,他带了两百块钱去华东那几个省转了一圈,边打工边走。“我自己背了个帐篷,背了些换洗的衣物,带了两百块钱,买了车票就直接往上海走。在上海、江苏、浙江转了一圈,和一个同学一起开学的时候就回来了。” 他轻描淡写地描述这一次旅行。说起大学里最有意思的一段经历,他说是大二上学期的“武功山之行” ——晚上十二点他和室友俩个人一人披了件外套,骑着自己买的摩托就直接往武功山跑。第二天凌晨四点室友不小心摔了个跤,还好只是受了点小小的皮外伤,当时天黑就在附近找了一片空地扎了个帐篷露营。但是——“没想到晚上在那里睡了一觉后,早上起来看了看周围环境,居然发现正好越过了省界,从湖南摔到了江西,哈哈哈。”

1491613977220982.jpg

(兰骁和室友一起去武功山旅行)

“普乐之行”结束后,大家议论最多的便是他了,其中不乏有很多仰慕他的女生。但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他提起和女友的缘分:“我女朋友是大一的。刚开学那会儿下寝认识了。之后就感觉也挺聊的来的,因为第一印象挺好,然后就经常找她聊天。她刚进来时带她逛了两次校园。因为她也是弹钢琴的,所以经常来琴行练琴。大概就是这样吧,我也不太懂得怎么用浪漫的词汇来修饰这个过程。”他们在一起的半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吵过架。“我对待这段感情很认真,”他最后坚定地说:“我们两个人都对未来挺有信心的。”

 关于迷妹这件事,兰骁学长如此表态:“我自己也知道,有女生找我聊过天,但是毕竟是有‘家室’的,还是不要这样。”当我问到女朋友对迷妹是什么态度时,学长说:“她吃醋啊,肯定吃醋啊。我有时候就安慰她,她是那种表面不动声色,但是内心起伏不定的。有时候你要去猜她的心思,其实女生的心思都需要去猜吧。”谈到他的人气,他说可能是因为上台次数比较多,人气这东西,都是互相吹捧起来的。因为人气,也有很多人联系他,其中不乏对他表示好感的。“如果是表白的话,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会再和那个人聊了。如果是有兴趣学习笛子的话,大家可以一起交流。”他还提到自己和同班玩的好的五六个哥们腻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女朋友在一起的时间还多,也很感谢能遇到和他一起合伙办琴行的伙伴们。

 他没有任何架子,看起来简简单单。他手握一把笛子,吹出了随性自然。“一个会吹笛子的小焊工”他如此定义自己。在以后的人生路上,他将用笛子吹出他心中所想,简简单单。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Too Young Too Simple!

兰骁学长还没看够没关系,这不还有嘛,各位迷妹们赶快围观过来发放福利啦!

问:你是什么星座?

答:水瓶。

问:喜欢喝什么饮料?

答:酸奶。

问:最喜欢什么颜色?

答:白色……额,其实我喜欢的是蓝色,但是刚才说到酸奶了我下意识的就回答白色了。

1491614071767199.jpg

(夏天在楼顶,笛声悠扬)

问:最喜欢哪种动物?

答:猫。

问:女神是谁?

答:我妈。

问:女神好看还是女朋友好看?

答:……女朋友。

问:最害怕什么东西?

答:蛇。

问:喜欢什么运动?

答:各种球类运动。

问:最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是?

答:没有,只有没有能力去做的事情,比如自驾游啊蹦极啊各种探险类。

问:你的口头禅是?

答:为什么?

问: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一天,你会做什么?

答:我会和我女朋友在一起看日出日落啊。

问:最喜欢哪首歌?

答:林俊杰《只要有你的地方》。

问:最近看的一本书叫?

答:《百年孤独》。

 (代理责编 蒯佳琪  责任编辑 张滨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