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睡个好觉

2017-11-27 15:58:46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曹旖旋   点击量: 

[摘要]他们还说,在极光出现时跃出水面的鳕鱼,炖的汤是月光的味道,吃了能让人立刻变得暖和,能让人的心也暖起来。

       小信使是第一次来山羊岛。其实他有点怕山羊。

       “我觉得羊的瞳孔形状很奇怪,山羊的角也总让我有一点点害怕。我觉得他们是恶魔饲养的动物。”小信使一边吃着北极浮冰烧,一边对医生说到。医生用木炭夹子翻了翻壁炉里的炭火,一边笑一边说到,“那为什么还要来山羊岛呢?不觉得这里会有很多山羊吗?”小信使看着一丝一丝飞起来的火星,眨眨眼,又咬了一口浮冰烧,说:“医生,你知道绿岛吗?那里一点都不绿。光秃秃的。而且我在船上时,听水手说,山羊岛的浮冰烧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浮冰烧。”医生走过来,揉揉小信使的棕色的头发,手感像极了小羊羔的卷毛。医生说:“水手还说什么了?”小信使歪了歪头,好让自己能看见医生的脸,说:“他们还说,在极光出现时跃出水面的鳕鱼,炖的汤是月光的味道,吃了能让人立刻变得暖和,能让人的心也暖起来。只是没见过有人抓住它们。”

 睡个好觉

       小信使来山羊岛是为了给看守灯塔的人送信。看守灯塔的人叫莱昂。岛上的人都叫他老莱昂。老莱昂来到山羊岛已经有十多年了。他总是沉默寡言,在天色不怎么亮时一个人站在灯塔旁,看着日出的方向。

       岛上的孩子们有点怕老莱昂。因为小孩子都有点怕沉闷的人。但是小信使就很喜欢去灯塔里找老莱昂。小信使喜欢在灯塔里看那些泛黄的航海日记,也喜欢看着老莱昂修理收音机。老莱昂的书架上有一本《海底两万里》,小信使很喜欢这本书。有时候老莱昂会给小信使读它,穿插着讲一些自己还是水手时的故事。

       老莱昂有时候会来医生家拿药,然后和医生聊聊天。他们总是在医生的办公室里谈话。每次谈话时,医生都让小信使去烤羊角面包。小信使很知趣,总是乖乖地站在烤箱旁边,看着羊角面包慢慢鼓起来,溢出一点点奶黄的内陷。小信使偷偷看过老莱昂的药,但是看不出来是什么药。小信使问了医生,医生说是感冒药。“老莱昂的声音是因为感冒吗?明明很好听。有着经历了海风吹拂和海水打磨的感觉。还有破冰船启航时的感觉。”小信使想到。

 睡个好觉

       今天早晨起来时,海雾有些浓。小信使觉得这是个看书的好天气。热了一杯牛奶,在烤吐司时给医生打了个招呼,吃完早餐,小信使就跑去灯塔了。灯塔的光束是亮着的。“老莱昂应该在控制室吧?”小信使想到,没有去书房,转向跑去了控制室。

       “老——莱——昂——你——在——控——”话还没说完,小信使看到了倒在控制室门旁的老莱昂。小信使被这一幕吓着了。

       “莱昂,莱昂,你怎么了?”小信使一边哭,一边跑向老莱昂身边。莱昂双眼紧闭,脸色惨白,紧咬着嘴唇,发出痛苦又低沉的呻吟。“我去叫医生!你等等我!”小信使一边吸鼻子,一边冲向医生家。

       很快,医生和岛上的居民把老莱昂抬到了医生家。护士小姐也一直在屋子里忙碌。

       小信使站在医生家门口,看着远处灯塔的光不断转动。小信使觉得有点冷。

       中午了,海雾快散了。灯塔的光还在不停地转。

       “可以了,去看看他吧。”医生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医生走到门口,拍了拍小信使的肩膀,接着说:“别担心,没事的。”

       小信使抬头看着医生,想说点什么,可是觉得自己的喉咙仿佛被噎住了一般,说不出什么话。这感觉和被羊角面包噎住可完全不同,小信使一点都不希望再有这种感觉。

       小信使沉默着走进了屋子。

       手术刚结束,屋子里消毒水的味道还没散。莱昂躺在床上,听见小信使进来的声音,微微睁开了眼睛。

       “吓着了?”老莱昂的声音听起来很弱。

       “有一点。”小信使低着头,站在床边。

       “是心脏病。天生的。会遗传。”老莱昂伸手,摸了摸小信使的头发。小信使觉得,老莱昂的手很凉。老莱昂接着说,“这也是为什么我离开苏珊的原因。”小信使知道,苏珊是拜托自己送信的那个奶奶。是个漂亮的人。即使一头银发,身材还是很好,总是穿着漂亮又素净的裙子。想到这里,小信使不知道说点什么,他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回信我已经写好了。信很多。记得和《海底两万里》一起带回去。”老莱昂又揉了揉小信使的头发,笑了,接着说:“去把灯塔的灯关了吧。然后把书拿上,我再给你读几段。”

       傍晚,灯塔的光又亮了起来。小信使坐在壁炉旁的桌子上,一边吃浮冰烧,一边看医生翻壁炉里的炭火。

 睡个好觉

       “明天船就要到了。要走了。有什么打算吗?”医生翻好炭火,坐在沙发上,看着小信使。

       “我想带鳕鱼回来给老莱昂。”小信使看着壁炉里的火星,说到。

       “月光味的?”医生有点吃惊。

       “嗯。离开爱人会心冷吧。我想试试,船长应该会教我怎么抓鳕鱼的。”小信使认真地吃掉了最后一口浮冰烧,转头看向医生。

       “会的。去睡觉吧。”医生站起来,温柔地笑了笑。

       “我希望能梦到来山羊岛的那一天,隔着海雾,远远地看到了灯塔的光,很温暖。晚安,医生。”小信使跳下桌子。

       “晚安,睡个好觉。”医生揉了揉小信使的头发。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