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好了好了,去补牙吧

2017-09-22 23:08:48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刘晨曦   点击量: 

[摘要]“好了好了,去补牙吧。”李子木对着镜子里自己说。补回对燃烧的渴望,补齐对未来的期许。

       “我又该补牙了。”

       啃下桃子的第一口,李子木就隐隐有些不安。“好啊,连你都欺负我。”李子木一把推开沙发垫旁堆成小山的薯片盒,也顾不得找鞋,赤脚径直冲进了卫生间。“你怎么丑成这副德性了。”镜子里的女生,上身套着松松垮垮的半袖,黑色的肩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手肘。李子木夸张地咧开嘴,果然,门牙右侧麦粒大小的牙龈“丢盔弃甲”,就这么暴露在她面前。“陈右,你有毒吧?”

       陈右,李子木的前任。C城某著名口腔医院医生,温柔、爱笑、无公害,当然仅限于对女朋友。用李子木的话说:他要是再帅一点,就没我什么事了。简而言之,居家必备性价比男。陈右和李子木第一次见面的情形,用陈右的话说:惊心动魄,难以忘怀。李子木半躺在口腔床上,努力地将嘴比作“O”形,不过十几秒,又迅速地直起身子,怯怯地问:“医生,我可不可以,做个祷告。”陈右面无表情地拉下口罩,“不可以,继续。”“哦......”李子木重新乖乖躺好,结果还没等陈右重新戴上口罩,她又“腾”地一下坐起:“医生,我觉得我有必要把头发扎起来,它严重影响我的补牙感受。”“你给我躺好。”李子木悻悻地躺下,绝望地看向天花板。好不容易陈右拿起工具正式开工,李子木的四肢又开始不安分了,俨然一副生孩子的架势,眼里还噙着泪花。“小张,按住她的胳膊。”陈右冷静地指挥着,一边仍认真地补着牙。“结束了,可以放过我的衣角了吗?”陈右无奈地问道。李子木似乎还没有缓过神,等她放手,陈右的衣角早已被抓的皱皱巴巴,十分难看。李子木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陈右倒是没有在意,“洗一下就好了,放心我不会瞎收你衣服钱。”“虾?医生,我想吃虾了,你下班了吗?”陈右一边默默感叹着吃货的强大脑洞,一边掏出手机开始搜索附近的小龙虾店。后来两人情理之中的感情升温,闪电恋爱。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和脱单只差一顿虾的功夫。

       恋爱的蜜月期总是甜到掉牙的一开始李子木总会站在陈右抬眼就可以看到的地方等他,只是后来被陈右严肃地“批评”:“你这样看我,我会分心。”于是李子木又转换阵地改在走廊等他,像高中暗恋学长的那些个小学妹,时不时偷偷踮着脚往诊室里边瞅,生怕被对方发现。

       陈右也是开启了兼职打杂模式,只要有假,就赶去李子木家,洗衣烧菜做家务,做得有模有样。“小陈同志,我要是把你拍到网上搞一个什么共享男友,岂不是很赚钱。”李子木盘腿靠在沙发背上,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陈右放下盘子,拿起桌子上还没拆封的薯片盒,转身又继续收拾餐桌上的“残骸”,“今天的零食,没收。”“流氓本色,”李子木朝陈右的背影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生活却不是个长情的人,它总会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一天一天地冷落你。过完一百天纪念日的第二天,李子木被陈右的手机吵醒,她半眯着眼伸手去关闹钟,好巧不巧信息栏弹出了陈右和备注为“老师”的人的对话框: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希望你好好把握,不要顾虑太多。看到这里,再迟钝的超级大白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李子木放下手机,像个没事人似的窜到厨房,从背后一把搂住陈右,“嘿嘿,就知道你在这给我做好吃的。”陈右左手圈住女生的胳膊,“饲养猪,我很专业。”李子木抽出手来用力戳在男生的背上:“葵花点穴手,让你得瑟。”陈右假装痛苦地发出哀嚎,“女侠饶命阿~”李子木满意地点了点头。

       陈右最终还是去了国外,虽然是李子木说的分手。“你下不了的决心,我来帮你。”分手前的最后一晚,李子木紧紧靠着陈右,额头贴在男生的肩头蹭来蹭去。“怎么像小猫一样。”陈右放下手机,温柔地注视着李子木,“好像起风了,我去关窗户吧。”李子木摇了摇头,“不要关,以后看星星的时候想别人,吹风的时候想我。”“怎么突然这么丧了。”“那你记住了吗。”“报告李总,我记住了。”陈右认真地回答。李子木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也不说话,这大概就是她告别的方式,不是一声巨响,而是一记沉默。12月12日,李子木清楚地记得那天陈右给他打了19通电话,发了27条微信。她甚至记得每个电话间隔的时间,每条消息具体的字数。李子木发给陈右的最后一条短信是:“陈右,我腻了,分手吧。”然后就是长时间的消失,窝在闺蜜的家里,一遍又一遍地翻着几个月前的聊天记录。李子木说:没有人喜欢孤单,她是用脊椎骨在难过。

       李子木发现自己需要去补牙的这一天,距他和陈右分手已经过去小半年。也是在刚刚,陈右的朋友圈里出现了另一个女孩,照片里的两个人,笑的都很好看。陈右在照片底下写道:异国遇到的同乡人,很奇妙。李子木知道,另一段故事要开始了。

       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防空洞,每个人总会找到属于他的角落作为避难所。李子木也突然明白:她不该一直躲在自己狭小的牙洞里,生活的悲欢离合远在地平线之外,我们都是独立的眺望者。

       “好了好了,去补牙吧。”李子木对着镜子里自己说。补回对燃烧的渴望,补齐对未来的期许。

       我永远相信,总有另一场烟火的出现,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

(责任编辑  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