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天青色等烟雨

2017-06-30 12:04:03    来源:投稿   作者: 梁琳   点击量: 

[摘要]有些转身,错过了便是一生。

江南的雨,总是那样的轻柔。如同江南女子的笑靥,娇柔而美好。烟纱雨雾,柔笼嫣然,似幻存真,朦胧的美,恰若初见。画家忍不住将手探出窗外,雨滴如花,那细雨就这样轻轻柔柔的落满掌心,温柔、缠绵而多情。画家未曾想会有这样一个女子向他走来,如莲似荷,婉约美好,只是眼光轻轻一剪便转身消失了,消失在江南天青色的烟雨中。

画家呆呆的,待从沉睡中醒来,已是日暮,狂奔回家,铺纸研墨,濡笔挥毫,淡淡烟雨中,一个女孩一把油纸伞,白玉衫,杏黄裙,浅浅一笑,栀子花开。

画家提名:江南烟雨图。然后,挂于书房。

却未料到知府上门找到自己说平时最喜书画笔墨,听说画家的《江南烟雨图》写意生动,想见见。知府对着画赞叹不已,转过身来,伸出五个指头,表示愿意花五十万两买下来。

五十万两,是天价。

画家摇摇头,知府仍不死心:一百万两,如何?”画家仍摇头,知府一甩袖子,悻悻离开。

画家的《江南烟雨图》一时名声大振,遍及江南。

天青色等烟雨

夜幕渐深,画家独坐在窗前,思绪,总会在某个时刻延伸出细碎的念想,江南烟雨,迷雾朦胧,那个白玉衫杏黄裙的女子款款走来,微微一笑,眉目如画。

画家沉迷其中,丝毫不知身后的窗纸已被捅破,一支迷香悄悄深入房中,画家浑然不觉的倒下了。一个人推开窗子,一闪而入,取走了那幅画。

一时间《江南烟雨图》被盗一事传遍大街小巷。

画家对此并不伤心,依旧漫步吴越,看满园春色,看小雨淅淅。只是他的心里藏着一个秘密,他希望在这江南的小巷里能再见着那个女子。

那天,画家在小巷经过,突听前面一声轻笑,忙抬头,目瞪口呆,这不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子吗?

那女子看着画家定定的看着自己“哧”的一声又笑了。

“姑娘,你可让我好找!”画家喃喃道。

“找我干什么呀?”女子仿佛又要笑。

“我这个画家,想……想为你画一幅画”画家结结巴巴的说。

女子眨着眼,半信半疑,你当真是画家?”

画家点点头,只觉得心里如春风拂过般舒畅。

那女子叫卿水清,就住在前面小楼上。从此,画家每天都去那儿,画朦胧的江南,画天青色的烟雨,画眉眼如画的女子。女子就坐在那儿,浅笑如昔。

慢慢的,两人的感情随着时间越来越深。

一日,女子拿出一支竹萧,轻轻一曲,萧音袅袅,丝丝入扣,洋洋洒洒的飘过江南小巷的青石板。

女子吹罢,把萧递给画家,低头红脸道,这是祖传的,也是自己的心爱之物,就赠与你吧。

画家接过来,轻轻抚摸,竹萧的纹路触感清奇,他收好后从身后画箱内拿出一幅画,展开,明眸皓齿的女子,天青色的江南,这不正是《江南烟雨图》吗?

女子看着画,惊喜的说道:“不是让人给偷了吗?怎么……”画家淡淡一笑,解释说:“当初挂出来的是自己的仿品,真迹怎舍得拿出来,这本就是为你画,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女子看看画家又看看画,只是不经意间的流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

只是几日后,画家听到了一个消息。原来,那日卿水清拿到画以后便把它送到知府府上拿到了一百万两。而这幅画又被知府献上去到了当今圣上那里,圣上对这幅画喜爱有加,怕是再也拿不回来了。

天青色等烟雨

画家坐在家中,久久的坐着。许久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扔掉了他所有的画笔、画纸,离开了,没有人能寻得着他。

画家不知道的是,在江南的小巷里青石路上,有一女子一直在找他,那女子就是刚刚赎了身的名妓——卿水清。

只是那个为她画画的人再也不会在天青色的江南里等她了。

有些转身,错过了便是一生。

(责任编辑: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