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新星生于夜空

2017-06-14 20:08:17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曾勍   点击量: 

[摘要] 我知道,你们并未离去。今夜,湘大的星空上会现出无数颗新星。

   离别总是个伤感的词汇,“多情自古伤离别。”离别总是意味着将自己与身边所熟悉的事物硬生生地撕扯开来,干脆利落,不给人一点回味的空间。你已经熟悉到有些厌倦的日常景物,本来紧紧与你相连的那些景色,突然一下模糊、陌生了起来。

       快门按下,学士帽飞扬的那一刻,你这四年青春,也就随着它一起飞了起来。

       该走了,这一次是真的该离去了。

新星生于夜空

       离开熟悉的三拱门,带着不知从何处谣传的在三拱门下告白的传说。从这里进进出出的人如潮流般涌动。但我们总是习惯性地认为,每次出去都会再进来,正如每次进,都会有出。现在,该走出这扇门了,何时才能再次聚首?答案只有一句略显苍白的:后会有期。

       作别熟悉的毛爷爷。一代伟人依旧俯瞰这片风光。以一种飒爽的英姿,看着学子们来来去去。他见证了成长,见证了生活,见证了湘大的风雨和阴晴。他总是带着一点笑容,看着这片土地。这是他爱的土地,他总是一言不发,做个沉默的见证者。所有人的年华,都在他的眼睛深处闪烁。

       挥别画眉潭。湖水明澈如人的眼睛,映照世间。想起它,或许不止在没空调的日子时戏谑要去打地铺。当心情大好或是心情不佳时,于亭中小坐,有时心境也就澄明了起来。“垂杨拂绿水,摇艳东风年。”若不是晚上灯光艳红,如灯红酒绿,可能会让更多人心驰神往。潭边有柳,李白有诗:“垂杨拂绿水,摇艳东风年。”如今送别已不堪折柳。我们早已没了雅,踏踏实实做一个现代化的俗人。但柳条依然挥舞,在挥手送别吗?还是在挽留过客?

       和东坡村说再见。村非村,却是楼落的称呼。这里,可不寄宿着我们的青春吗?中午、晚上或是早晨;无论心情如何,总要打来的一通电话;无论山长水阔,总是要赶赴的一个地点。长龙何连连,连连三万里。请君试看校园内,何处没有黑色的棕色的包裹呢?买了什么,大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生活,在跨越羊祜塘的物质条件而生活着。我们在追求着更好,纵然平日里可能懒惰,可能会放纵,但毫无疑问,我们的心,始终是向着天空。

新星生于夜空

       和教室行礼。昨日仿佛还在眼前。课堂上,教授的风采,或是那些学霸们回答问题的姿态,还有,自己在教室中的举止;还有难忘的无数次自习……这些场景仍然历历在目。四年青春,交付给了他们。感谢有教室,让知识得以传递;感谢有教室,让学子得以有地方勤学。纵然离开了他们,但只要心念勤学,何处不是教室?

       图书馆,后会有期。如一艘巨轮满载着知识的光辉。羊牯塘,我们后会有期。该走了,不要带上太多不舍,要搜刮干净的,只有荣誉和热情。把悲伤和哀愁,随着那些被扫除的灰尘,一起抛下吧。

       我知道,你们并未离去。今夜,湘大的星空上会现出无数颗新星。   

(责任编辑:陈则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