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六一的故事

2017-06-03 11:18:15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陈茜茜   点击量: 

[摘要]六一说,现在的孩子真幸福。

  六一说,现在的孩子真幸福。

  当六一回忆起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说她的童年生活可太不美好。日军侵华,年幼的她,只能跟着一大家子人不断地逃亡。他们向西逃,整日整夜的行走。六一还记得太小的时候,母亲每晚用轻柔粘儒的吴语哄着她入睡,怀抱着她慢慢的摇啊摇,摇啊摇,她就被摇进了梦乡。可当巨大的响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母亲拽着她的小手将她从床上硬拉起来。她处在迷糊中因疼痛哇哇大哭时被塞到了秀儿姐的怀里,秀儿姐抱着她,不停地跑啊跑。

1496460059504533.jpg

  第二天早上她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她问秀儿姐爸爸妈妈到哪里去了,秀儿姐说爸爸妈妈在家里有事要忙,要六一跟着秀儿姐走要听话。六一又问了一连串的问题:那我们现在在哪里呀?今天不用去上学堂了吗?要去哪里呀……秀儿姐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要她赶紧吃饭马上就要出发。

  六一牵着秀儿的手,不停地走啊走。六一走累了。她不愿意走了。她看着秀儿姐姐严肃的脸,想说又不敢说,只能左顾右盼看路上的行人。好奇怪呀,他们为什么都像秀儿姐一样背着大包裹,难道大家都要去亲戚家里玩吗?

  六一不知道她和秀儿姐走了多少天,只知道吃的一顿比一顿少,一顿没一顿好。刚开始还有大肉包子,到现在只有硬邦邦的馒头,还是昨天吃剩下的。晚上睡觉时越来越冷了,硬硬的地面硌的她整宿整宿的睡不好。脚上不知道起了多少水泡,鞋都被磨得破破烂烂。她好想爸爸和妈妈,想她那舒适的小床和白米饭。她只有什么都不知道地跟着秀儿姐走。当一只鞋终于鞋板和鞋面分离的时候,她们走到了姨妈家。秀儿姐在村庄里一家一家的挨着问:“你知道安平梅家是哪家吗?”六一跟在秀儿姐身后,看着这一家一户和她家完全不同的大门和院子,觉得很新奇。当她们走进村子最西面的那一家时,六一就觉得有大肉包子吃了。她直直地盯着正在洗衣服的那女人,她看向她们的眼睛是那么像她妈妈。秀儿姐见到她那一瞬间又哭了起来,她让六一先站在门口,自己进去和女人说话。六一看到那女人从起初的疑惑到突然声泪俱下,她扑过来把六一牢牢的拥在怀里……

  六一就这样和秀儿姐一起在姨妈家安顿了下来,姨妈待她极好。姨夫和小表哥也很喜欢她,总是逗她玩。只不过每次问起爸妈什么时候来时,姨妈总会红了眼眶,然后告诉她快了快了。虽然寄住在姨妈家里,但生活也是不怎么平静的。

  有一天傍晚,她在家里和小表哥一起跳格子。姨妈从外面匆忙跑进院子关上院里的木门,大喊着让姨夫快跑。六一看见姨夫赶紧撇开手中砍柴的斧头,噌的一下就顺着靠在房墙上的楼梯爬上了屋顶,一下就没影了。姨妈把六一和小表哥迅速拉进了屋里,要他们躲在门后千万别出声。六一听到了“砰”的一声,还有木门吱呀吱呀的响动。她和小表哥顺着门缝向外面看去。两个拿着枪的男人正把枪口对着姨妈,大声的问着喊着:“男人去哪了?交出来!”六一和小表哥被吓的想哭,可又不敢哭。

  很晚的时候,秀儿姐在外面轻轻叫门。六一听到秀儿姐的声音,赶紧跑下床去开门。姨妈点亮了灯,小表哥也睁着眼。秀儿姐走进屋内,从兜里掏出几块大洋,说今天鲁老爷家也来了拿枪的人,但因为鲁老爷家在本地威望太大,那些人没敢在鲁老爷家里怎么样。秀儿姐问道姨夫去哪了,姨妈回答说躲到后山去了。秀儿说道晚上山上不安全,经常有狼出没的,黑黑的山洞里闪着绿色的眼珠子,可吓人了,以后还是要姨夫回来的好。姨妈叹了口气:“唉,回不来,回不来。那些人,比狼还可怕啊……”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六一也慢慢长成了大姑娘了。她见过穿着和姨夫一样衣服的人拿着枪过。也见过穿一身黄系腰带的,也见过蓝色衣服戴五角星的。他们总是在一阵枪声后就来了。当她知道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当她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她已经有了接受任何不幸的事实的能力了。她已经有十年多没见过父母了,也已经能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但当秀儿姐说到父母早已在她们逃跑时就遇害时,她还是嚎啕大哭。

1496460089156847.jpg

  六一慢慢地老了。现在的她白发苍苍,看着眼前拿着气球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孙子,笑的很慈祥。六一就是在六一那天出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母亲就给她取了这样的名字。没想到这么多年后的今天,六一会变成一个全世界孩子的节日。六一想着过去的岁月,闭上眼睛轻叹以前真的是像一场梦,一阵风。

(代理责编:曾勍 责任编辑:王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