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迎春与连翘

2017-05-11 17:16:57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陈茜茜   点击量: 

[摘要]我是连翘,有个最好的朋友叫迎春。我们一起长大,很享受因为相像而被大家认不出来的小游戏。可是忽然有一天,一个少年,他让我觉得,我应该是连翘,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哎呀呀,你是小迎春还是小连翘啊?”售货店的唐奶奶看着在零食摊糖果筐里翻找着桔子形状糖果的女孩子问道。“我是连翘。”身穿黄色毛衣的女孩子扬起头来淡淡的答,又低下头去呢喃一句:“我不是小连翘,我已经长大了。”

连翘含着桔子糖走在回家的路上,又想起唐奶奶刚才的问话,思绪不禁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

迎春和连翘从小一起长大。两家说是邻居,但两家房屋中间隔着一栋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的老屋子了。迎春和连翘出生在同一天,因为两家世代交好的缘故,从小到大父母给她们买一样的衣服,一样的书包,一样的头绳,扎一样的辫子。小小的两个姑娘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唐奶奶的零食摊时,迎春唰唰唰的跑到唐奶奶面前。“唐奶奶,唐奶奶,你猜猜我们两个谁是迎春谁是连翘呀?”唐奶奶扶了扶老花镜慈祥的笑了,“哎呦喂,奶奶老啦眼花啦分不出来小迎春和小连翘,你们两个都像春天的花一样好看的很。”迎春哈哈哈的笑了,身后的连翘也笑了,却没说话。迎春拿出爸妈给的零花钱买了桔子糖和苹果糖,她拿了一把桔子糖,转过身去将苹果糖塞到连翘手里对唐奶奶说道:“迎春爱吃桔子糖,连翘爱吃苹果糖,唐奶奶以后要记住啦。”

1494494864656237.jpg

飞出去的思绪在快要到家门口时快速归位,连翘看着院子里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的少年,停下了脚步。去年的这个时候,这个院子还是空的,屋门紧闭没有一丝生气。迎春在她家门前拉着连翘的手说:“连翘你看,这个屋子好讨厌,要是我们能把它推倒,然后建一个小花园该有多好。”迎春向她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未来的设计蓝图:花园里要栽两颗大桐树,大桐树上要绑一个秋千,大桐树周围要种满迎春和连翘……还要建一个狗窝,养一只有人对他们两家图谋不轨时就能汪汪大叫着扑上去吓跑他的大狼狗……只不过迎春的设计还未构想完时,这个院子就已经有了主人。

叶明是在冬去春来,小镇外的河水解冻时搬来的。那天迎春和连翘一如既往地经过唐奶奶的小铺子,一如既往地玩猜猜谁是迎春谁是连翘的游戏,迎春总爱玩这个游戏,有时候学连翘一起没有太大的动作和表情的时候,唐奶奶就会说:“哎呀呀,小迎春不哈哈大笑了这可猜不出来了。”连翘有时候也学迎春哈哈大笑走到大人面前,唐奶奶总是会认为她是迎春。两个小姑娘一如既往地买了糖果含在嘴里嘻嘻哈哈的往回走,却看到有一辆大卡车停在那个老院子的门口。好几个人进进出出,从卡车上搬下桌子搬下木板抬进院子里。迎春和连翘回了家,父母都告诉她们:我们旁边搬来个新邻居,明天等他们安顿好后就可以带他们去过去看看。

迎春和连翘同时怀着期盼的心情等过了日出日落,终于到了第二天的晚饭时间。迎春妈妈端着新烙好的南瓜饼,连翘妈妈提着自己刚煮的玉米粥,带着迎春和连翘踏进了那个院子。一个中年男子迎了出来,大人们之间互相说着关怀客气的话,迎春和连翘的眼光却停在男子身边的少年身上久久不能离开。“你们好啊,我叫叶明。”连翘还记得他说话的声音,就像小镇外那条河流的水声一样清冷,又像三月里的春风一样轻柔。

1494494991600725.jpg

叶明搬来后,连翘发现自己的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而带给她这种不舒服感觉的罪魁祸首,却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迎春。每次放学后,迎春总要经过叶明家回自己家,她拉着连翘去找叶明玩猜猜谁是谁的游戏时,叶明刚开始还认不出来,后来没等迎春开口,便能望着第一个走进门的女孩笑着说一句“我知道,你是迎春。”有一天,连翘笑着走近叶明身边,身后跟着假装文静的迎春。叶明望着她叫道“迎春”,那一瞬间她的笑容僵在脸上,完全不同于听到唐奶奶叫错她时的得意和高兴,她忽然觉得为什么要每次被别人认错呢?自己明明是连翘啊为什么总会被认成迎春呢?

小镇的雨下了一周后终于停了。阳光从云中跳出来撒向大地时,连翘突然想起一个词:重生。放学路上在零食摊买桔子糖时,唐奶奶说:“你是连翘吧。”她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是啊。”唐奶奶又扶了扶眼镜笑了:“哎呀没想到我眼睛花的更厉害了还能认出来你两,不过你怎么最近一直买桔子糖呀,你不是爱吃苹果糖吗?”连翘把桔子糖塞进口袋掏钱时说:“不,我爱吃桔子糖,一直都是。”

这个变化发生在叶明搬来的一个月后。叶明在自家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迎春又拉着连翘进来了。迎春笑着说:“叶明,你再来猜猜我们谁是迎春谁是连翘。”叶明放下书笑着说你们两太像了猜不出来,望着迎春说你不会又是连翘吧。迎春笑了,从口袋中掏出桔子糖来给叶明,“哈哈你又猜错了!我是迎春,我爱吃桔子糖,连翘爱吃苹果糖,连翘口袋里有……”

“我不爱吃苹果糖。”连翘在迎春身后说。迎春转过头去不知道为什么连翘会说这句话,“连翘你不是最爱吃……”

“我爱吃桔子糖。”连翘的目光看向叶明同样有些疑惑的眼睛,声音不大但却很用力,“我爱吃酸酸甜甜的桔子糖,而不是毫无味道的苹果糖。”

时间一晃整个春天就过去了。连翘回忆起这个春天,除了连绵不断的小雨,还有迎春每次因为她的变化脱口而出的“连翘你这又是咋了?”连翘在楼上看着迎春从自己家门口走过。今天听同学说她又去参加舞蹈比赛了,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发挥地不错,看来又能拿一等奖了。连翘不禁想起她们小的时候,两家的父母同时把她们送进舞蹈班,迎春很喜欢跳舞,经常拉着她转圈,她却对舞蹈提不起什么兴趣,觉得上一堂课下来就只有腰酸背疼。可是没办法啊,迎春一直要学,虽然自己在舞蹈上毫无任何天赋,可从小就跟着迎春走的自己也一直不知该怎么放弃。可是就在前几天她突然对母亲说:“我不想学跳舞了。”母亲很惊讶:“怎么学的好好的不学了,迎春都还在……”“我不喜欢跳舞。”连翘望着母亲说道,“我一直都不喜欢跳舞。”人在做一件事之前总是会觉得很难,莫名的焦急、心烦、不知所措,可当这件事过去之后,才发现不过是过眼云烟,如此简单。连翘就这样知道了怎样拒绝,以前的她怕迎春不高兴,怕父母不高兴,可现在的她,不再担心这些了。

连翘不再和迎春一起去上舞蹈课了。离开了迎春后,连翘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植物。那天和迎春说自己不想直接回家想去镇子外走走,迎春说陪她一起去被她拒绝后一个人恹恹的只好自己先回家去了。连翘走在山坡的小路上,看着平时被自己忽略的小花小草,突然就觉得很喜欢待在这样的环境中,她蹲下身子仔细观察每棵草的不同,每朵花的异样,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地回家。迎春不懂连翘为什么那么喜欢往小镇外跑,连翘也不懂迎春为什么痴迷于舞蹈。两个姑娘在上了高中后都开始慢慢发生变化,周围的人也能很明显的认出谁是谁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这个夏天结束时,叶明要搬走了。迎春和连翘从父母口中得知,叶明来这里只是为了养病,叶明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听说自家亲戚在山里的小镇里有一个老房子,很适合静养,便带叶明来到了这里,现在叶明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他自己也想备战高考,于是他们就要回去了。

1494494934990689.jpg

离别前一天晚上,迎春和连翘在放学后再一次跑去了叶明的院子。好像时光又回到第一次叶明父子刚来到时的情景,大人们聚在一起说着关怀不舍的话,迎春和连翘则看着叶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倒是叶明先笑着开了口:“迎春,连翘,我现在能认出你们两谁是谁了。”

叶明走了,像他来的时候一样,一辆卡车停在老院子的门口。一群人进进出出,将桌子木板等从院子里抬出装上卡车。他走的时候送给迎春和连翘一人一个笔记本。迎春的本子上写着:“迎春,木犀科茉莉属,花生六瓣,阳光向上。你是春天的使者,希望你能永远拥有这么灿烂的笑容。”连翘的本子上写着:“连翘,木犀科连翘属,花开四瓣,脉脉含羞。你低头看那一地春意的样子很美,很高兴看到不一样的你。”

叶明坐上他们家的小车,和父亲向大家再次挥手告别后,窗子摇了上去。卡车跟在小车的后面,栽着满车的物件轰隆隆地向前驶去,扬起一地尘土。

老房子又回到了过去的样子,门窗紧闭,没有一丝生气,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代理责编 曾勍 责任编辑 王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