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潮流乐活 >

《妖猫传》——陈凯歌的大唐春梦

2017-12-24 22:45:00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吴南萱   点击量: 

[摘要]《妖猫传》用最传统最具有华夏艺术的特色,铸造了一部真正的“中国风大片”,把中国文化凝练成一帧帧画面、一个个符号。这一切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但陈凯歌这次做到了。

上一次在影院感受到美妙的唐风还是三年前的《刺客聂隐娘》,但不同于侯孝贤的清风山水,雅致纯炼,陈凯歌的大唐,是一首磅礴的诗,精致丰厚。《妖猫传》用最传统最具有华夏艺术的特色,铸造了一部真正的“中国风大片”,把中国文化凝练成一帧帧画面、一个个符号。不仅呈奉上了最适合商业的视觉体验,也容纳住了陈凯歌一贯诗意的人文追求,成就了一部商业与艺术融洽共通的作品。这一切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但陈凯歌这次做到了。

妖猫传


《妖猫传》作为陈凯歌的新作,自宣传时期就备受关注,目前这部电影上映一周多时间,电影票房已经达到4.5亿,而电影的口碑也正如他自己料到的那样——总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从《无极》到如今的《妖猫传》,陈凯歌被人诟病了许久,每逢新片上映,总会冒出许多批判和唱衰的声音,似乎否定他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人们都说陈凯歌再也拍不出像《霸王别姬》那种被奉为经典的电影了。但当他读玩梦枕貘的《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后欣喜若狂,像是找到了另一位与他相似的狂士,于是毫不犹豫地投入巨资,并花费六年时间种树、建城。在这个充斥绿幕的年代,陈凯歌却选择在襄阳,真正还原出繁华的唐朝古都。有人会说陈凯歌真笨,居然用六年时间去建造电影场景,但他本人在采访中回应道:“我说这不是电影场景,这是我梦中的唐朝。”

陈凯歌说要拍盛唐气象,他做到了。壮阔恢宏的长安城、万邦来朝的气派、繁华喧闹的市井、金碧辉煌的宫殿,都以极富质感的状态,呈现在电影中。诡橘阴森的猫妖只是引子,以怪谈展开的,是对长安人文风物的细致描写,还有对前朝盛世的追忆缅怀。实现这一切的是华丽的美术、精致的服饰、和细节的讲究。

妖猫传

尤其值得被称赞的是电影的摄影手法,几组运动镜头行云流水。空海和白居易穿梭在市坊,外面是金吾卫在街道策马疾驰,另一边两人抄近道追随,一路带出市井万象,铺陈有度;另一段是乐坊中空海与胡姬玉莲的共舞,镜头360度环绕拍摄,人物的神态、动作、以及复杂的环境都尽收其中。再比如电影中的重头戏——极乐之宴,在实景宫廷中,万邦来仪,有美人,有少年,还有如梦似幻的仙境浮于半空,镜头不断切换,瑰丽的场景让人眼花缭乱,这些都是电影美学的精彩之笔,也是只有东方导演才能拍得出的东方美学。这部《妖猫传》,抛开表演、叙事、情节、立意来看,正如人们公允的那样“陈凯歌的电影,画面总归还能让人放心”,“好看”是毋庸置疑的。

除了华丽的场景,演员的表演也很有亮点,人物的风姿是展现时代的最好凭证,所以陈凯歌在选角方面也颇有讲究。

 作为片中的两大主角,黄轩和将谷染太这两位实力派演员的表演各有千秋。黄轩的气质文艺忧郁,演绎出了天才诗人白居易恃才傲物,绢狂不羁,理想主义又细腻敏感的个性,还有对美丽事物的迷恋执着,对真相的追逐近乎偏执的少年心性。而日本年轻演员将谷染太的表演富有灵气,一举一动之间都是灵动而又从容的,他饰演的沙门空海稳重、恬淡,嘴角总是似笑非笑。内心笃定,出世入世都只在一念间,入皇城不见悲喜,进妓院也松弛自然,最后拜入山门,见到故人也不过是简单几句寒暄。

妖猫传

秦昊的表演仍是一如往日的出彩,演出了陈云樵的骄奢淫逸、贪生怕死,穿上那一身唐装便真的成了盛唐中人;张鲁一的唐玄宗是有质感的,神情颓废但黑眼圈里都有戏,将人物的复杂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以及君王对于权利独裁的欲望感;而张雨绮,妖气十足,性感妩媚,丰腴的身姿也符合唐风审美;张榕容一出场,她中法混血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柔美,她的脸是华丽的,但是气质又是安静的,眼睛里藏满了沉静哀愁,却又有光辉,有惊艳的感觉;辛柏青的李白也惊了我,他热泪盈眶地读着灵光一霎而作的诗句的脸部特写镜头,以及作完诗狂傲地将笔抛入酒池中后酣睡不起的模样,都是我心中的诗仙形象;但刘昊然和欧豪在这部电影中的光芒完全被这些实力派演员掩盖了,刘昊然作为电影后半段的主要人物,他饰演的白鹤少年不仅少了那么一点点“少年感”,而且对于贵妃的执着守护也是让人看得有一丝尴尬,演技相对而言比较稚嫩。

妖猫传

可以说陈凯歌这一次又是拍了半部好电影,典型的陈氏半段坍塌。以极乐之宴作为分界点,随着故事的推进,电影完全跳入了另一种叙事节奏,凭着阿部宽日记中的线索,大量角色被填塞进来,剧情变得混乱离奇。看完电影后很难找到主线,故事的内核也没有凸显,但可以调侃影片的本质或许是“虚假”,例如白居易觉得《长恨歌》的爱情是假的,所以他要探究贵妃之死的真相;唐玄宗骗杨贵妃假死;杨贵妃是假装不知情的;丹龙是假意离开白龙但其实暗中在保护他,空海是假的驱邪师……片中最大的噱头就是“幻术”,以大包大揽的姿态掩盖了剧情的生硬和逻辑的可疑处,而且很多因果也没有交代清楚,例如剧情中的一大重点——白龙对贵妃的执念,这种情感因何而起?难道仅仅是因为在极乐之宴上的一面之缘?为何白龙知道真相后为什么还要杀害那么多与贵妃之死无关的人?以及白龙和丹龙之间那一段似有似无的暧昧之情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太多的非必要的人物和情绪让电影后半段变得不堪重负。陈凯歌似乎想在这部电影里说很多东西,爱情、宿命、超脱、本心……但却好像什么都没有说清楚。电影做得越纯粹反而更打动人心,但陈凯歌做到了视觉效果上的满,却没有谦虚地收住自己满溢的思想和灵感,没有做到叙事上的收。

妖猫传

尽管电影情节方面有些欠缺,但我仍然佩服陈凯歌的才华和浪漫。为什么我们那么渴望梦回唐朝?强盛、繁华、美轮美奂只是一部分原因,最重要的是包容性。很多人质疑他放着那么多中国历史不拍,非要花大阵仗去拍一本日本人写的小说,这种观点无疑是狭隘的。唐朝何以伟大?因为自信,就像大海一样胸怀宽广,容纳百川,不怕丧失主体性。在如今这个文化多样性的时代,我们需要回望唐朝,向唐朝学习如何去尊重文化,正如陈凯歌本人所说:“如果一个朝代尊重文化,我就认为那是一个伟大的朝代。”他拍出了他心中的唐朝,也让我们看到了千年前的盛唐气象。

(责任编辑 江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