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潮流乐活 >

预测:雄安新区会成为第二个深圳或北京吗?

2017-04-17 20:58:10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江珊   点击量: 

[摘要]雄安的出现是为了让北京更强大,它不会让北京作为首都而感到弱化,它不会成为堪比深圳那样的经济中心,也不会成为堪比北京那样的政治中心。

愚人节那天,一条无比真实的新闻出炉——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新华社新闻称,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雄安新区.jpg

38年前的春天,一个老人在中国的南海画了个圈,于是有了外国人眼里的“深圳速度”。现如今,同样是在春天,中共中央在白洋淀画了一个圈,似乎希望再造一个深圳。人民日报评:燕赵大地上,又一个春天的故事正在拉开帷幕。那么,雄安新区能成为第二个深圳吗?

笔者认为,雄安会成功,但是它不会,也没必要成为第二个深圳。

假如模仿深圳的发展模式,重建一个经济特区雄安,笔者觉得雄安难以取得堪比深圳的辉煌。

深圳所具有地理位置和经济体制的优势雄安都不具备。深圳与香港只有一海之隔,有向香港学习的最好条件,那时的香港可是全球最繁荣的自由经济体。此外,它与广州比邻,便于吸收广州十三行的经验。最重要的是深圳成功得益于中国和世界的大时代。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的城市化刚刚起步的时代。世界呢?那时里根正带着美国经历持续最长没有萧条的繁荣,“铁娘子”撒切尔推行私有化改革,亚洲四小龙腾飞,日本放言“要买下全美国”……那是资本主义社会新自由主义秩序重新确立并针对共产主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时代。

这个时候,中西破冰,我们搞改革开放,恰好这些经济体都基本完成了城市化,需要进行资本技术输出来转型升级,我们的特区如嗷嗷待哺的孩子刚好承接了这些。

现如今,国内的情况在变,世界的情况也在变。发展深圳的时候的中国,处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这时候的中国,基本完成了城市化,经济中速增长,同样追求转型。将雄安特区中间加上“经济”二字,不可不谓“想多了”。

 那么,雄安会成为一个威胁北京的存在吗?有人认为雄安新区的设立是变相迁都。但这完全过分解读,它更大的可能是为了缓解北京不堪重负的大都市病,分解首都的功能,把部分企业和人口分流出去。 

河北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河北包围着中国两大直辖市,但它却是中国相对贫穷的省份之一。笔者看了下县城的概况,这三个县城里,建于八九十年代的低矮灰暗房屋占据着大部分区域,出租车很少,红色电动载客三轮车呼啸在街头。为什么会是三个穷县城呢?

雄安.jpg

(三县当前境况)

首先,这片地区的地理位置适合,离北京不近不远120公里。其次,这片地区环绕白洋淀,生态好、环境污染少且没有雾霾。最后,它有助于京津冀的协调和协同发展,带动河北中南部地区快速发展。

白洋淀.jpg

(白洋淀)

近些年北京的大都市病俞发严重,人口、环境和交通等问题说出来都让人不由眉头一皱。无数人在雾霾之下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逃离这座城市,在奋斗和健康之间徘徊来去。此前,高层选择了通州作为“北京副中心”,重负仍然难缓,于是,雄安新区出现了。在“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字眼下,现在雄安口号喊得很响,买房的人火速地杀过去,雄安地区的房价由一平米几千到现在的三四万,政府出台“全面限购”政策,当地人和外地人都不准买房。但是,那么多人去雄安买房炒房,坐等升值,他们会去雄安工作定居吗?换言之,雄安新区能有吸引人口大量流入的能力吗?

当地的横幅标语.jpg

(当地的横幅标语)

长期研究白洋淀社会发展的河北大学规划与建筑学院副教授贾慧献说:雄安新区具有承接首都行政和产业转移功能。北京做减法,雄安新区做加法。那么这样的举措会成功吗?

 拿一个比较近的例子,建立雄安新区,和15年前韩国建立世宗市很像。2002年底,卢武铉政府决定在离首都120公里的地方建立世宗市(雄安距离北京120公里),来分解首尔过度拥挤的非首都功能。他声称要将韩国首都从靠近南北方军事分界三八线的首尔迁到中部地区——忠清南道,并且为了均衡各地区经济发展。当时首尔城市人口超过1200万,加上仁川广域市、京畿道的首都经济圈集中了全韩国40%的人口,近一半的制造业和70%的GDP(对,就是达康书记心心念的GDP)。其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与首都圈比有相当差距。因此,“迁都”的决定确实有根治首都圈过于严重的大城市病、实现地区间均衡发展的初衷。但是十五年过去了,世宗的发展并没有多好。

然而,马来西亚首都布城就是成功的举措,你或许感到奇怪,马来西亚的首都不是吉隆坡吗?其实早在1995年,马来西亚就开始新首都-普特拉查亚(Putrajaya)的建设了,当地华人又称之为布城。现如今布城早已开始行使首都的职能,马来西亚的联邦政府行政中心、苏丹行宫、首相府、首相官邸均云集在此办公。

马来西亚首都办公楼.jpg

(马来西亚首都办公楼)

类似的例子还有东京首都圈的建立,东京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产业集聚效果形成的同时,城市规模不断膨胀。这一点与我们的北京情况颇为相似。日本政府采取联合7个都县市,推进一体化战略,在都市圈内建立多个首都副中心城市的方法,有效规避了中心城市过度膨胀。这一点也与我们今天的京津冀一体化规划异曲同工。

从韩国世宗、马来西亚布城、东京首都圈的建立经验来看,城市人口密度越高、新城行政级别越高,则新城的投资力度会越大、建成后吸引人口流入的成功率越高。从布城、世宗和东京首都圈的发展成果来看,雄安如何发展还是要看政府是否有助力发展的长久政策支持,且其发展过程中的收效是否喜人。

4月1日晚,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任命许勤为河北省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并且许勤同时是河北省省长的候选人。比前,许勤接棒马兴瑞成为深圳市市委书记,并兼任市长。他在深圳履职近十年,是在任时间最长的市长,在其担任市长的七年间,深圳市的GDP从8000多亿到去年突破19000亿。

推进体制改革,高配的领导体现了政府“拓荒”的决心。但是“荒”会拓成怎样?是变成草场还是森林,这些尚不明晰,但我们可以知道,它不会变成第二个深圳,它的出现是出于政治中心的考量,但它也不会像布城一样成为新首都,它的设立是为了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它的出现是为了让北京更强大,它不会让北京作为首都而感到弱化,更不会取代北京。它不会成为堪比深圳那样的经济中心,也不会成为堪比北京那样的政治中心。不过,笔者希望它可以成为兼顾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的存在。

(代理责编 江珊 责任编辑 李金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