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代孕合法化?请不要轻易打开潘多拉的魔盒

2017-11-13 22:08:08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刘沙   点击量: 

[摘要]11月7日,作家陈岚在微博上发表长文公开抵制代孕合法化。代孕是否能够合法化已然成为了人们目光追随的焦点。

1510582528412253.jpg

2015年,我国全面开放二胎政策,同时提出规范代孕。2016年,《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中删除了“禁止代孕”这一条款。2017年2月,人民日报发起微博投票“代孕合法化,你支持吗?”使代孕这一敏感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掀起全民讨论狂潮。10月,提出人口战略,《统计年鉴》删除了育龄妇女的生育率数据,再提代孕合法化。11月7日,作家陈岚在微博上发表长文公开抵制代孕合法化。代孕是否能够合法化已然成为了人们目光追随的焦点。

代孕,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代孕妈妈的招募。在西方一些国家以及的印度、柬埔寨等这样代孕合法的国家中,负责招募代孕者的机构都会支付一笔可观的费用给代孕者。此时的代孕是一种职业,而自愿代孕的女性也仅仅是出于金钱的目的才会选择代孕。尽管费用可观,但是代孕者拿的依然是小头。在印度最大的一家代孕机构里,享受代孕服务的夫妇需支付两万八千元美金,其中仅仅有八千美金是给代孕者的。据今年二月份微博上的说法,我国拟将代孕作为一种无偿进行的类似公益性质的服务。话虽如此,试问有谁愿意无偿地十月怀胎,无偿地经历分娩之痛?在医疗技术日渐成熟的今天,分娩仍有万分之一的死亡率而且伴随分娩的是高达十二级的剧痛。除开生理上的痛苦,孕期的女性还会由于荷尔蒙的分泌而情绪波动大,产前忧郁症和产后忧郁症是笼罩在大多数孕妇头顶的阴云,更别提产后身材走样,皮肤松弛等问题了。怀孕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也从来不是一件可以拿来“助人为乐”的事。代孕,永远都不可能发展为无偿的公益性事业。既然有偿,哪怕是暗地里有偿进行,其中必然就有利益的链条。而利益,往往是滋生黑暗的温床。

试想一下,以往人贩子拐卖一个妇女到农村只能拿到一笔费用。如果代孕合法了,人贩子拐卖的妇女就可以用作生育。女人生孩子,三年就可以生两个。拐卖是低成本的,拐卖女人来生孩子更能带来暴利。街上凭空消失的女子会不会更多呢?也许有人会说,拐卖、绑架这些犯罪活动都是屡禁不止的,我们并不能把它怪到代孕头上。可是代孕一旦合法的话,就多了一个要绑架拐卖女性以赚钱的诱因啊!中国的城市中有这样一群女孩,她们拼命挣钱不为自己,也不能为自己,她们只能把自己做牛做马赚来的钱用在自己的哥哥或者弟弟身上,让他们在农村老家娶妻生子。如果代孕合法,她们就多了一条来钱的路。也许那时的她们,就变成了边怀孕边做牛做马以实现兄弟梦想的“伟大”的姐妹。

况且,要使一件在不久之前被完全禁止的事合法化必定需要完备的法律。而我国目前还有虐童无罪的幼师、以戒网瘾为名义虐待性侵学生的“书院”、公然猥亵妇女幼童的“咸猪手”……他们都因为法律制度的不完备而逍遥法外。有谁可以自信地说他们可以在修补这些现有法律漏洞的同时再开辟出一部新的法律使代孕这样一件无异于刀尖上起舞的事业有秩序地发展?

除此之外,代孕还会带来一系列两难的问题。如果在怀孕前期,孩子有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的疾病必须流产,那么雇主是否还要支付代孕者代孕费用?如果在孩子出生后才发现患有疾病或身体残疾,雇主反悔,谁来承担残疾孩子的抚养费用?如果孩子出生后,代孕者对孩子产生深厚感情而不愿交出孩子,那么孩子究竟要跟谁生活?如果代孕者在生产过程中丧命,谁来为她的生命买单?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的。据新华网报道,早在2013年就有一位南京的代孕妈妈为赚16万元报酬为浙江一对夫妇代孕生子,却因怀上女婴被对方家庭“赖账”并抛弃。2014年楚天都市报也曾报道一位代孕妈妈为14万酬金从2011年开始就多次接受代孕手术,但是多次流产,后导致不孕。这些铤而走险用自己的身体做赌注来赚钱的代孕者遇到了这样的两难问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方法,她们只能自己承担后果。在雇主与代孕者的利益链条中,代孕者永远都是拿自己的身体做赌注,她们输不起。

代孕合法化,注定任重道远。正如《法制日报》刊文说的那样,“‘规范代孕’也好,‘放开代孕’也罢,均与我国现行法律相悖。同时,也不可将辅助生育技术与非法代孕行为混为一谈。并且,在人们的观念中,‘借腹生子’一直是违背人伦道德的行为。可见,代孕不能轻言放开。相反,就禁止代孕行为而言,只能加强,不可削弱。”

(责任编辑 张紫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