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在《变形计》伪鸡汤下,城市原罪难以救赎

2017-05-03 14:45:52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江珊   点击量: 

[摘要]其实“丽姐”不仅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她更是一个缩影,一个由近千万留守儿童组成的群主。当大众被传媒塑造下的城市中心主义包围的时候,或许更应仔细思考“丽姐”任性背后的无助与孤独

1493794202739905.jpg

4月21日晚,《变形计》的一个花絮小视频刷爆微博,喊着“丽姐”、哭着说“人变好了却疯了 ”的叛逆城市少年和暴躁农村少女的较量戳中无数人萌点。4月22日中午12点,沉寂一年半的《变形计》正式回归。在前一晚的造势之下,《变形计》第一期一上线就受到了广泛关注,不同于前一季的口碑收视双扑街,农村“暴走”少女陈水丽和城市叛逆少年的反套路式互动对足了观众的胃口,由此《变形计》踏上了反弹式走红的旅程。

 本季《变形计》将城市孩子一定嚣张乖戾,农村孩子一定乖巧懂事的固化设定打破,“丽姐”的横空出世让无数人大跌眼镜。有些人针对这点一味地批评“丽姐”的不懂事、乖戾和脾气差,说她是“被哥哥宠坏”的小孩儿。然而换位思考,当从小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突然被带走,独自面对一个素昧平生,“还长得那么丑”的“哥哥”,年纪尚幼的内心又会起什么波澜呢?实际上,安全感缺失之下的暴躁只是内心脆弱无依的保护伞。张水丽和哥哥张水富是中国九百多万留守儿童的缩影,教育和亲情的缺失,让“丽姐”在哥哥突然消失之下,呈现出大众所看到的那样任性和暴躁,其实“丽姐”不仅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她更是一个社会,一个由近千万留守儿童组成的群主。当大众被传媒塑造下的城市中心主义包围的时候,或许更应仔细思考“丽姐”任性背后的无助与孤独。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志权表示:留守儿童“丽姐”被调侃是全社会的悲哀,我们的文化中缺少“罪感”,或者说,是敬畏心。《变形计》经常出现父母外出务工的留守儿童,其实就是揭示一个重要的隐含内涵——城市是有原罪的。

《变形计》的初衷是揭露这种原罪引起社会关注来减轻原罪,它聚焦青少年的成长问题,通过城市和农村中角色互换的形式,体验对方的生活,感受其中最微妙的情绪触动,希望通过“体验不同人生,达到改善矛盾、解决问题、收获教益的目的”。但是由于节目本身的问题,它在2015年口碑渣裂的情况下退出观众的视线,这些问题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城市孩子的网红养成计划”和“拿农村孩子当小白鼠”。这些年来,《变形记》让城市孩子增加了曝光率,积累了大批粉丝,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网红”,正如本期城市少年陈新颖的微博“涨粉”百余万。此外,《变形计》一路走过11年,如今已播到13季。然而,节目的设定一直是固化的,城市里的问题少男少女与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互换,体验不同的生活。从未变过的对比,欲扬先抑的转变。城市里家境良好的问题小孩,无一不是一身毛病:和父母难以相处,厌学、逃课、打架和抽烟喝酒是家常便饭。这些孩子在农村生活一周左右之后,经历一些事情一下子幡然悔悟,痛改前非。

然而,事实真的是电视剪辑出来的这样吗?

《变形计》里一位城市少年李宏毅,曾在直播中坦言节目造假:“打坏东西不用赔,节目组让我们在农村使劲闹。”网上也爆出《变形计》是有剧本的,城市主人公所做的一切都是被设计过的,包括和老师作对、和父母的口角、与摄像师的冲突、砸桌子和突然大爆发等等。一切的真情流露,全是加了层层滤镜和PS的效果。

到底有没有剧本,笔者不置可否,但是经历过变形的少男少女,现在真的成为一个“听妈妈的话”的“乖宝宝”了吗?有些城市孩子,晋升网红后开淘宝店做微商卖化妆品,有的转身出道去韩国当练习生拍电视剧现已是演艺圈新人,因此变形计也被观众调侃为“一周内吸粉锻炼演技出道速成班”。在变形前,坚持“活到老整到老”,想变得和洋娃娃一样美丽的韩安冉,变形之后“痛改前非”,取出了鼻子里的假体,和家里的关系也修复成功,然而好景不长,不久,爆出她继续整容,现在她已经“成功”变成了“洋娃娃”。曾经的纨绔子弟们依然纨绔的事实,让这档充满正能量的综艺变成一场真人“秀”。 这档“体验不同人生,达到改善关系、解决矛盾、收获教益的目的”节目,现实却遭到数次打脸。

令人悲哀的是,农村孩子俨然成为了这场“秀”的牺牲品。当城市孩子在高度曝光之后,获得大批“迷妹迷弟”和关注,依旧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时,那些农村孩子还有多少人记得呢?那些献出自己悲惨生活的农村孩子,那些戳中观众泪点的苦痛经历,在节目结束后也变成过眼云烟。正如叫小黑的少年,就是因为肾功能不全没钱治病,已经悄然离开了人世。

对犯错的孩子选择宽容,这是社会的善意,可是当本来没错的孩子受到伤害时,他们的苦痛却成为别的孩子成长的踏脚石,成为他们浪子回头的标识。

奥威尔在《1984》里这样写道:“对一个孩子最残忍的事莫过于把他送到一所富家子弟的学校中去。一个意识到贫穷的孩子由于虚荣而感到痛苦,是成人所不能想象的。”见识过大城市的繁华之后被打回原型的农村孩子,心态早已悄然改变,无处安放的“心理落差”让他们无所适从。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艾米莉.狄金森以此表达她的孤独和寂寞,她不会知道,在一百多年后的东方,会有那么多孩子的遭遇更契合这首诗的内涵。一位穷孩子的爸爸发微博诉苦:“当初不该让孩子去体验,自从孩子从城里回来,不仅叛逆、挑食,而且还一直嫌弃家里,一心想要回到城里‘富爸爸’那儿,但人家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农村之行,难以改变城市孩子的性格,叛逆的可能仍然叛逆。城市之行,难以改变农村孩子的贫苦,他们依然照旧前行,或许生活于他们而言更加痛苦。贫富差距和社会阶层并没有丝毫改变。七天的南柯一梦过后,一切可能还是老样子。

 从节目播出的第一期效果来看,《变形计》颇有几分燃爆荧屏之势,它采用逗乐的后期剪辑让观众充满了兴趣,但是节目本身的实质并没有改变,那些笼罩在孩子身后的阴影依然存在,城市的原罪并未减轻,《变形计》在重心投入到对城市孩子的改造的同时,更应立足于对农村孩子的保护。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体验过城市生活的孩子,或许会努力奋斗改变自己的生活,也有可能,他们无法适应这种落差,不管怎样,希望这份质朴和真实一直在。

(代理责编 蒯佳琪  责任编辑 梁慕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