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于欢案——法律、伦理与正义的盘根错节

2017-03-31 20:49:11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周诗祺   点击量: 

[摘要]不管是为保护母亲的男子汉于欢发声,还是理解法院的艰难判决,都应当以事实为依据,因为法律和情理在根本上是没有必然冲突的。

1490969101327131.jpg

最近一篇名为“刺死辱母者”的报道引发社会热议,本文将从案情最大的三个争议点——法院的一审判决,于欢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以及警察的消极作为来展开叙述法治社会中的伦理冲突。作为一名法学院学子,在笔者看来,社会舆论和各界人士的正义发声一定会对二审判决有很大影响,但由于各种调查取证还在进行,过早下定论和劈头盖脸式的批判都尤为不理性,我们都应当以事实为依据,因为法律和情理在根本上是没有必然冲突的。

本案中最大的争论点在于于欢是否属于正当防卫。现行《刑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为了使他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其实,本案首要的问题是定义案件性质,而非讨论是否防卫过当,杜志浩一行是“涉黑团伙组织犯罪”还是“债权人向债务人讨债”并没有定论,如果是黑社会组织犯罪行为的话,于欢的正当防卫当然是成立的。然而法院一审的判决书里并没有对此有过多解释,只说明了讨债者并没有携带武器,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所以给予于欢的行为以非常消极的态度,这也是普通群众最不能接受的一点。对于杜志浩的死,医学上也给出了详细的解释。据判决书中概述及尸检鉴定意见,杜志浩被刺发生在4月14日22点之后,因失血性休克于次日2时许死亡。当地医院的急诊医生表示,杜志浩的死亡存在三个阶段,第一,自行驾车前往医院,而且他选择的并不是距离最近的医院。第二,在医院门口与人发生争执,耽误了急救时间。第三,急救时血压心跳即将丧失,这时候即使是医术高超的医生也无力回天了。从这些事实来看,杜志浩的死亡很大程度上与其自身有很大关系,于欢并没有故意致其死,即使不属于正当防卫也至少是防卫过当而不是所谓的故意伤害。刑法中写到:“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所以于欢被判无期徒刑法院的考虑还是欠妥的。

再者,从伦理这方面来看,此案之所以能在半年过后掀起舆论波澜,正是因为其中蕴含着许多人的伦理诉求和情感诉求。人民日报也对此发声:“法律的社会功能是什么?可以说,法律不仅关乎规则,还关乎规则背后的价值诉求,关乎回应人心所向、塑造伦理人情。”“社会公众的朴素正义观念和司法实践结果之间存在的巨大落差是引起大家关注于欢案的原因”,深圳卫视评论员陈迪这样概括说。现实中的司法审判,不仅是对于22岁年轻人于欢的判决,也同样是对所有同情当事人的社会公众的“判决”。

此外,本案中还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于当时出警民警的做法,作为于欢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们丢下一句“可以讨债,但不可以打人”,也值得我们去反思。如果警察进行合理劝导、隔离双方等积极措施来控制当事人情绪的话,情况也许不会这么严重。对于警察的行为在事后是否处置得当最高人民法院也应该予以考虑,当事民警虽无主观恶意,但也有是否涉嫌渎职等等问题。再者,本案中也有确定的证据可以证实严建军、杜志浩等人对苏银霞、于欢有侮辱、恐吓、辱骂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第三款规定,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虽然侵犯他人人身自由时间未到达二十四小时,但是也不应当以情节显著轻微而不构成犯罪,应当以非法拘禁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对于这样一件能引起全民热议的事,普通民众容易将媒体舆论的断章取义扩大化,纷纷发表为于欢打抱不平,当地政治正义沦落等等言语。但人们往往并不了解案件的真实情况就判定事实真相,然后考虑代入自己的主观观点。也有很多人过度简化案件,将“对抗黑社会”,“保卫母亲”等等作为关键词,或者抛弃事实,大谈道德与正义,甚至为了宣泄不满,煽动仇恨。笔者看来,这些才真的是法律的悲哀。之后几天的舆论也是如此逐渐偏离了案件本身,人们不关心定罪量刑的问题,在没有仔细研究公开的判决书下就一味批评法院判决。公检法一起工作了一年半才得出的成果,在新闻和自媒体中几天就进行了“末日审判”,所谓的案件成了情绪的突破口,助长了仇恨的火焰。虽然公众的顾虑无法避免,社会上总有一些负面的东西,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歌舞升平,但是盲目攻击体质,完全情绪化的呼声是没有以事实作为依据的表现。

法律的判决和现实社会伦理正义的差距不可避免。但作为普通群众,在为正义发声的同时,也要保持自己的理性。即使有些时候判决欠妥,与伦理道德相悖,但法律从根本上讲是体现人性,凝聚公正,代表正义的。不管是为保护母亲的男子汉于欢发声,还是理解法院的艰难判决,都应当以事实为依据,法律和情理在根本上是没有必然冲突的。

(代理责编 张紫漾  责任编辑 梁慕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