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潮流乐活 >

陌上人如玉

2016-03-20 22:14:26    来源:三翼编辑部   作者: 宋心茹   点击量: 

[摘要]民国时代,有那么一群人,秀外慧中、玲珑曼妙,在风云变幻的格局下,独立于世,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民国时代,有那么一群人,秀外慧中、玲珑曼妙,在风云变幻的格局下,独立于世,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她们的文、她们的情、她们的生活,仿佛都是值得一提的故事。她们行走在人间,像一朵朵花,开成景、落成诗......

林徽因的智慧与建筑造诣、张爱玲的孤傲与悲情、陆小曼的坚强与高傲、萧红的跌宕人生、阮玲玉的静美精致、胡蝶的坎坷与温暖、周璇的绝代芳华、赵四小姐传奇背后的苍凉......然而,民国女神的风采,远不止这些。

宋清如:以我浮生,渡君一梦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想必很少有人听说过宋清如的名字,她的一生,温润的像一杯茶,她的爱情与事业,很少被人提及,却依旧绚烂如花。

她与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萧红是同龄人,但她的生活绝对要比萧红顺意的多。由于出生在地主家庭,小时候良好的教育,让她在大学时代就才华小露尖尖角。正因如此,学途偶识一生浪漫——朱生豪;也因此,开始了一生中挚爱的事业!

与朱生豪相识之后长达10年的恋爱,在菁菁校园的一方净土上,鸿雁传书、吟诗谈情;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她背井离乡,一路追随,终与他相聚、结婚。她扮演着三种角色:贤妻、良母、秘书,默默支持着丈夫的“译莎”工作,是丈夫事业最好的帮手,上演着“才子佳人”的桥段。

但美好的爱情并未坚持多久,短短两年甜蜜的婚姻生活随着朱生豪的去世翻篇。她没有退路,她不允许自己脆弱。她迈着趔趄的脚步,抚养着嗷嗷待哺的幼儿、继续着丈夫未完成的事业,在翻译莎士比亚著作的高峰上勇敢攀登,承受着无法想象的苦闷和伤痛!靠着对爱情的忠诚与对事业的热爱,于1997年与世长辞。

黄蕙兰:全能女神,国之至宝

你可能不知道黄蕙兰,但你一定听说过顾维钧——黄蕙兰就是这位驻美大使的夫人。

19岁那年,她被中国赴巴黎和会代表团第二次代表——驻美公使顾维钧一眼相中。顾维钧看中黄蕙兰,不是因为她有钱,而是因为她与世界接轨的美丽时尚、不俗的交际能力、懂多国语言以及多才多艺。做外交官的人,需要的就是这一类拿得出手的女人。

黄蕙兰开始粉墨登场了,她活跃在国际政坛,周旋于王公伯爵左右。她年轻、美丽、聪颖,衣饰得体、举止高贵典雅,成了展示中国形象的窗口。就连宋氏姐妹,也对黄蕙兰赞不绝口,当政界都在评价外交官顾维钧取得了重大成就的时候,总提醒说:别忘了大使夫人的重要作用!

然而,随着与顾维钧的感情走到尽头,当曾经的浮华都远去之后,她不再是当年的时尚潮女,而是开始学会自己面对每一个普通的日子。晚年的黄蕙兰,虽然和顾维钧都生活在美国,但两人已经没有一点交集。

孟小冬:广陵绝响,超尘脱俗

那年,她在上海“大世界”正式挂牌公演,一段西皮快板唱得有板有眼、声情并茂,亮音宽嗓,引得台下喝彩如潮,也注定了她与他的半世情缘。他是杜月笙,后来的“上海滩皇帝”;而她,是京剧老生孟小冬。

在上海的首次登台,虽是啼声小试,但锋芒已难掩饰。十多岁的小女孩,还没长开,却有一种凛然爽朗的美。台下是国色天香风姿绰约的女儿,台上是胸怀天下气宇轩昂的男子,这样的错愕格外迷人,让他心如猛虎,细嗅蔷薇。

因为深爱,他默默为她打点一切,送她北上深造。那时,让她遍体鳞伤的爱情开始了,男主角不是杜月笙,而是当时的伶界大王梅兰芳。

与梅兰芳4年的婚姻结束后,孟小冬终于如愿嫁给了杜月笙,成为了杜月笙最宠爱的女人。然而一年后,杜月笙离世,她终究成了最苦痛的新娘。独居26年、洗净铅华、吃斋念佛、不再开口唱戏,广陵绝响,只因无人知,她心中的窗,都无声地为他合上了。

于凤至:一生之爱,别无所求

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爱情纵然值得赞颂,但如果没有于凤至的优雅宽容,赵一荻又何来机会与少帅不离不弃?

她端庄优雅,如一枝白莲花,典雅而高洁,一生为爱坚守,一生为爱付出,纯洁的爱恋不沾染丝毫俗世的尘埃。于凤至嫁给张学良的那一年17岁,而张学良只是一个14岁的毛头小子。那时,他,年少得志,将门之后,是意气风发的东北少帅;她,金枝玉叶,才貌兼备,虽是传统女子,却知书达理、料理的一手好家事。

她早已习惯了张学良对她的冷淡,早已习惯了张学良对她有如大姐的感情。似乎是习惯了隐忍,习惯了退让,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爱。即使受到伤害,还是一如既往地爱。

她明白,最美好的爱,是成全。她成全了张学良和赵一荻的爱情佳话,割舍了自己几十年无怨无悔的守候。

人们惊异于于凤至不可思议的执着,更惊异于这份执着可以维持一生之久。她始终陪伴在他的生命里,始终以他觉得合适的身份静静等待。时间在渐渐地消逝,不曾消逝的是她对他的一往情深。

石评梅:陶然亭下,绝代芳华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出现那样的一个人,让你笑得最美,伤得最痛。于“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石评梅而言,这个人便是“五四运动”的领导者高君宇。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他的豪迈、他的襟怀、他胸中革命的烈火、他的与众不同,让她景仰,却始终未能在他在世时,说出对他的爱。

遵照高君宇的遗嘱,也是生前那个承载着他们梦想、激情、信仰的地方,石评梅和朋友们一起,将他葬在了陶然亭。不知不觉中,她静静地接过恋人手中的火炬,投身到为国为民的革命洪流中。

“强者不是没有眼泪,而是可以含着眼泪奔跑。”李大钊被害后,石评梅选择南下,弃笔从戎。然而天不遂人愿,不久,石评梅便因重病随恋人离去......

遵照遗嘱,好友将她葬在了高君宇的墓旁。直到今天,石、高墓前,松柏掩映下,洁净的汉白玉雕塑仍然熠熠生辉。

她们有幸而生于民国,她们才情万千,傲然不羁,爱情与才情一样美丽而隽永。曾几何时,一朵朵阆苑奇葩绚烂绽放,却多了几分寂寞惆怅;一段段乱世佳缘定格尘世,却深了数度倾城沧桑。属于民国的她们早已化为尘埃,但属于她们的传奇却依旧色彩浓郁、奇异璀璨......

(代理责编:宋心茹     责任编辑:成仲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