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余罪》下架:在规范网剧中划下文化行进的正轨

2016-10-18 21:18:28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张紫漾   点击量: 

[摘要]正如规范网络剧势在必行,智慧的手段亦不可失:突破原有体制的限制,找到文化形式和内容完美融合的全新方法,而非思维定式,照本宣科。

清晰点的.jpg

继今年年初《太子妃升职记》、《盗墓笔记》等六大网剧下架后,近日就连《余罪》、《灭罪师》、《暗黑者》等网剧也被迫下架。在热门网剧遭受接二连三地打击之后,让人不禁发问:“像《余罪》这样的口碑网剧,为何会惨遭下架,网剧又如何不再触碰“红线”?”

实际上,网剧一向是影视界的“法外之地”,其一直保存着自审自播的特点,所以尺度往往大于电影电视剧。但其实从2014年起,广电总局对视频网站的监管力度就在逐渐加强。2014年11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内容管理》的规定,则让“网剧无所约束”成为昨日黄花。在规定之下,网络传媒中常常打着擦边球的色情、暴力、黑社会、凶杀等内容都被整理规范。其间,搜狐自制剧《屌丝男士》、《整垮前男友》,微电影、微剧《绿茶妹》《上位》等等也都曾遭下架。早期的网剧整改似乎预示着一个开始,然而随着网剧热潮不断扩大,新一轮的网剧问题接踵而至,网剧规范却不能再止于此了。

骨朵传媒在2015年年初时就曾发文提醒,称2015年对视频网站的审核将会全面加强,且涉案剧、段子剧、灵异恐怖剧为三大高危剧型。高危剧的下架原因也多是内容涉及到血腥暴力、色情粗俗、封建迷信等等。而此番遭到下架的《余罪》正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即使受到广大好评,也难逃“高压”下的厄运。再如最近同样很火的《心理罪》,作为一部典型的悬疑网剧,网剧的大规模整改使它也没能幸免于难。其下线重修的意见就主要包括有“警察不能骂脏话”“审问时不能用暴力”“连环杀手是精神病人有歧视精神病人的嫌疑”等等。网剧问题频发,糟粕内容流行,推动着网剧规范急需迈出新的一步。

而这接连两次的网剧下架高潮也恰恰意味着我国开始重新审视并进一步规范网剧,在2月27日的全国电视剧行业大会上,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罗建辉就在会上提出“加强网剧全流程管理,加强对视频审查员的培训,提高审看人员水平。线上线下统一标准,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同时有关规范网络文化的法律文件也再次被提上案头,昭示着网剧正在逐步走向规范化的道路。与此同时,另一个疑问也被抛了出来:网剧整改的过程中,网剧自身的优势和特点是否也会被磨灭?

其实不然,网剧作为现在十分重要的文化传播手段,对网络剧中那些黄色暴力以及血腥成分的肃清是文化管理的必要过程,网剧中充斥着大量的不良成分势必会影响观剧者的思维方式,进而影响人的行为举止,从而可能会给社会带来始料未及的伤害。现如今网剧以其短小精致、题材多样的特点来满足着大众的需求,加之互联网的发展,网民数量的增加,通过网络观看电视剧集已成为无法阻挡的潮流。相较之下,电媒却由于其本身属性和播放模式的局限,使得播放内容稍纵即逝,限制了观影的时间,在这方面,传统媒体的种种弊端与网络媒体相形见绌。由此看来,网剧自身的优势并不会随着网剧的整改而消失。因此,对网剧的规范并不意味着泯灭网剧原有的优势,而是在对内容的进一步审视中来达到自由活跃与传播积极健康的文化的平衡。

再者,现如今的网剧规范,其实是对文化发展对民族振盛影响的深刻洞悉,也表现出对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竞争新特点的自觉体认。正如文化出现了漏洞,思想就势必倾覆。正如余秋雨先生说:“天下百业,文化最大”,我们需要文化,同时也会不自觉被文化所影响,所以在新媒体迅速发展的时代,对网剧这种文化产业的规范实则是一种必然。

因此,如何在规范网剧的同时激励网剧文化不断创新便是一个必须思考的问题了。如果只是单纯对网剧的尺度进行缩小,这样的整改方式难免让人感觉如鲠在喉,无法带来真正的舒畅。同时这种肤浅的治表措施势必会带来文化的枯竭和网络媒体衰退的结果。其实早在2012年我国就对网剧整改有了初步的试水,但由于当时对网剧的认识还不够清晰,对这方面的工作还缺少经验,只限于表像的浅尝辄止。单纯规定缩小尺度虽然使网剧的色情暴力等画面有所缩减,但却促成了网剧粗制滥造,内容单一,打擦边球的现象。正如曾红极一时却又惨遭下架的网剧《太子妃》,某些尺度画面和雷人情节的标签助它创下网剧奇迹,然而却无法掩饰当中体现的腐文化,再加上其粗糙的制作,便迫使其不得不走向下架的道路。

目前,《余罪》播出方发文称其将会在调整后上线。正如规范网络剧势在必行,智慧的手段亦不可失:突破原有体制的限制,找到文化形式和内容完美融合的全新方法,而非思维定式,照本宣科。只有找到规范网剧的真正积极有效的措施,网剧文化才会在日新月异中走向正轨。

(责任编辑 梁慕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