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人物专访 >

哑巴清洁工

2015-12-27 21:58:40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王叶   点击量: 

[摘要]她开始有些不解,随后指向周围的同学,然后笑着小步跑把垃圾捡起来,热情地做出打招呼的手势,我才明白,她喜欢有人和她打招呼。

      糟头粗衣步蹒跚,言语不能哑终生。无边落木萧萧下,清洁工作天天加。板车撮箕配铁钳,日子悠悠过两年。

蔡向平

(蔡向平)

      她是蔡向平,湘潭大学的一名普通清洁工,四岁时因疾病而变哑,肢体略不协调。记者带着疑问,走近她。

     “阿姨,您叫什么名字?”

      她要过我手中的纸和笔,双腿蜷在地上,卖力地画出她的名字,无力写得横平竖直,便一撇一捺地轻轻划,字体也就左歪右曲,像蝌蚪。

      “阿姨,您从事这份工作有几年了?”她自豪地比划了一个“二”的手势,手掌布满老茧,手指卖力却无法挺直且微微颤抖。

     “那么你会考虑转行问题吗?”她就憨厚地咧嘴笑,露出白牙,口水不受控制地流出,一个劲地摇头,拨浪鼓一般。

微笑的蔡向平

(微笑的蔡向平)

     “您认为清洁工作中让您觉得最麻烦的是什么?”她开始手舞足蹈,嗓子里仓促地发出啊啊的声音,声音浑浊不清。

      门卫大叔告诉记者,她是湘潭本地人,已是中年,家境不好。经由朋友推荐,在湘潭大学工作,负责北苑到逸夫楼的卫生清洁。早晨六点开始工作,一天工作七个半小时,在所管卫生区域走动,时刻保持环境清洁就是她工作的全部内容。

      “感觉疯疯癫癫毛手毛脚不好接近的样子。”一个同学这样评价她。记者注意到她总是佝偻着身子,手掌握不稳铁钳,脚步略微踉跄地默默捡垃圾。钳子捡不了的就用手拿,手拿不了的就用身子抱。

      大风的天气更是增加了工作的难度,好不容易集好的垃圾被风吹乱,她就慌忙地呃呃乱叫,寻求旁边同学的帮助。但收到的更多的是旁人无解的眼神与忽视的态度。

     “阿姨,您的子女还在家里吗?”她激动地摇头,手反复用力地指向偏北方。“她们还在读书?”如上发条一样,她点头点得更起劲了,手指不断提示性地指向一个方向。“是在长沙吗?读大学?”她笑得释然而欣慰,略微羞涩地默默点头。“一个儿子?”她骄傲地比划出二的手势。“两个儿子?”她依旧摇头。“原来是两个女儿,拉扯两个大学生不容易啊。”她就默默地笑着,释然而欣慰。

      “那么你丈夫呢?”如被电击一样,她一扫原来的欢喜表情,她的眼神开始闪躲,尴尬的微笑示意赶快结束这个话题。询问再三无果,那就不再勉强了,成为一个秘密也好。

      “做清洁工的一个月1500,挺不容易的,管理人员定期检查,工作不过关还要根据情况扣钱。”门卫老伯感叹道。两个大学生,一个月1500的工资,一份清洁工作,一个未知的丈夫,一种命运叫蔡向平。

     “您觉得让您不埋怨不抱怨地坚持这份工作的动力是什么?”她开始有些疑惑,随后指向周围的同学,然后笑着小步跑把垃圾捡起来,热情地做出打招呼的手势,我一直不解。直到看见有人跟她问好,她热情地点头我才明白过来:她不喜欢被人漠视,喜欢有人跟她打招呼。

     “这样的人多吗?”她笑着摇头。 

蔡向平在清扫

(蔡向平在清扫)

       她继续清扫,继续经营北苑到逸夫楼的卫生。她清洁工的身份并不因“哑巴”而变得特殊,却因她隐忍于喉间的故事而变得不寻常。

      她就是蔡向平,一个哑巴清洁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