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潮流乐活 >

细数电影中那些经典的起舞

2015-10-28 22:29:01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谢婧   点击量: 

[摘要]它是律动,是节奏,是音韵,是生命的延续,它让电影中光与影,动与静的表达变得和谐,它或许只是电影中轻轻的一笔,但只因有了这一笔,电影才多了一层韵味,添了一层深意。

电影是一门包罗万象的综合的艺术。其中不乏空灵的音乐、古典的建筑、精妙的语言以及曼妙的舞蹈。那么今天,就让小编我来带大家细数一下电影中那些带给我们或感动或震撼的经典舞蹈场景吧。

阿飞正传.jpg


NO.1《阿飞正传》

 在张国荣塑造的各种人物形象中,阿飞或许是最接近他本身的一个角色。同样有对爱的渴望,也同样有对生命的悲凉态度。“我听人家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一直飞啊飞,飞得累了便在风中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在他死的时候。”在凌乱的房间,独自一人,对着镜子扭动着身体,忘乎所有,但又如此克制。他的眼神是迷离的,嘴唇是挑逗的,简单的背心、短裤,在此时也是那么的恰如其分。昏暗的房间里透进丝丝光线,他在光与影,明与暗中来去自如的穿梭着,既是慵懒暧昧的,也是清晰明了的,像极了他漂泊无依的归宿与内心决绝的态度。这段独舞看似即兴,却是这部电影中最耐人寻味的一个场景。他是一个浪子对悲凉生命最后的狂欢,亦是一个贵族对情绪的宣泄以及对人生观的表达。他是阿飞,也是张国荣。

闻香识女人.jpg

NO.2《闻香识女人》 

 阿尔·帕西诺至今都令那些看过他的女性念念不忘。挺拔的身形、俊朗的外表、深邃的眼神、灵敏的嗅觉、举手投足间的高贵与优雅、体贴而温柔的交谈,就连发怒时的狂躁都浑身散发着的男性魅力。这样一位男士邀请你同跳一曲探戈,不成为经典也难。于是,只要《一步之遥》的小提琴一响起,所有人便能回到那个时空,那个椭圆形不算宽敞的舞池以及那对如此登对的舞者。他将她的手轻搭在肩上,渐渐拉近彼此的距离,女生略显僵硬的肢体透露着她的紧张,而他松弛有度,胸有成足,自信满满地掌握着一切。一伸手、一回头、一转身、一相拥,他体贴的护住对方,无法用眼睛观察的他,却是如此细致入微。他向她传递着:“探戈里没有所谓的错步,不像人生。它简单,所以才棒,要是踏错步或是绊倒了,没关系,继续跳。”他用灵巧的舞步,俏皮的动作,化解了女生的无措与尴尬。他们渐渐与彼此契合,也渐渐与音乐和背景融成了一体。这是一场两个陌生人的舞蹈,也是一场充满着年轻的激情与悸动的舞蹈。

纵横四海.jpg

NO.3《纵横四海》

吴宇森导演或许也未曾想过,在这样一部充满着热血与冒险的电影中,会造就出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经典之舞。钟楚红有着属于那个年代的香港女性所特有的风情,她与张国荣之间的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与周润发之间的说不清的默契程度,在这一场短暂却华丽的舞蹈中展露无遗。在香槟色的布景里,发哥坐在轮椅上,与红姑配合着,一前一后,一进一退,步步精巧,却又如此洒脱随意。与哥哥呢,一段虽短却默契十足的探戈,扣人心弦的紧张气氛被浪漫的舞步所融化。彼时的三人嘴角上扬,连眼底都含着笑意,这里有红姑的俏皮机灵,发哥的睿智成熟,哥哥的风流倜傥,三个人流畅衔结,堪称完美的配合。

泰坦尼克号.jpg

NO.4《泰坦尼克号》

那时的Jack和Rose,那时的莱昂纳多和温斯莱特,都是年轻的面庞,纯粹的心。恍如隔世的在如今回忆起当初,他们在走廊上奔跑,在船头上许诺,在不被世俗所祝福下袒露着彼此年少心动的爱情。那不是金碧辉煌的舞池,没有高雅的谈吐,没有疏远的礼仪,没有香槟美食助兴,但就是这样的三等舱里,跳着最欢快的踢踏舞,尽情的,肆意的,毫不掩饰地表达着他们的情感。是他,一步步引领着她走进他的世界与内心;是她,一点点朝着他敞开心扉,交付真诚。这一场欢快地踢踏让他们更加确定彼此,也让这贫富、阶级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成为阻碍。哪怕海洋之心最终沉睡于水底,他们的爱情也将定格在这一刻,永不熄灭。

春光乍泄.jpg

NO.5《春光乍泄》

黎耀辉最终一个人去了伊瓜苏大瀑布,望着壮阔无边,水流飞溅的景色却内心悲凉:“我始终觉得觉得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那一刻,过去的种种浮现在他眼前。逼仄的空间里,昏暗的灯光下,两人彼此相依,何宝荣的手软软的搭在黎耀辉的肩头,再到手臂,再到腰际,是如此的依赖;黎耀辉宠溺地看着眼前的人,任他随性的舞步,游动的双手,笑得满足。何宝荣的自私,任性;黎耀辉的包容,忍耐。这或许,就是恋人的常态,在脆弱的时候相依,却熬不过平淡的相处。只是“从头来过”这句话,对于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个矛盾地存在,既是温暖也是冷漠,既是匕首也是纱布。

电影中的舞蹈,是情节的斜街点,也是电影所要表达的主旨的映射。它或许不长,但却能令人难以忘怀;它或许不美好,却寄托了丰富的情感。它是律动,是节奏,是音韵,是生命的延续,它让电影中光与影,动与静的表达变得和谐,它或许只是电影中轻轻的一笔,但只因有了这一笔,电影才多了一层韵味,添了一层深意。

(责任编辑:成仲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