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斯人远去,何引众声喧哗

2015-01-18 21:32:02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黄茜   点击量: 

[摘要]“留住你一面,画在我心间”。唱出《画情》与《红颜劫》的姚贝娜去了,但死亡有时却不意味着宁静。当天使在天堂轻轻的吟唱,又有多少人,会在心中腹诽,惊扰刚刚沉睡的灵魂?

姚贝娜

姚贝娜经纪人就深圳晚报一事在微博上怒斥其无“做人底线”,由此引发轩然大波;而今日凌晨,深圳晚报发布道歉声明,并称已得到姚贝娜家人原谅。

1月16日16点55分歌手姚贝娜因乳腺癌复发,在北大深圳医院去世,年仅33岁。天使就这样远去,我们都在心痛,都在哀悼。谁料,死亡并不是一个结束,而成为了另一场喧嚣的开始。就在《深圳晚报》独家报道此新闻后,16日晚,姚贝娜经纪人@博宁099 在微博怒斥深圳晚报三名记者进入太平间拍摄的行径。一时之间,引发众怒。

对于《深圳晚报》记者的行为,仍须进一步调查和证实。但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早已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姚贝娜生前好友在朋友圈宣泄着不满的情绪,将病房外等待消息的记者比作贪婪的秃鹫,虎视眈眈盯着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姚贝娜。此后,一位自称传媒专业的学生发表了一篇名为《记者们在病房外,焦急地等待着她的死亡》,被疯狂转发,并在媒体人士和公众中迅速展开了一场关于“新闻伦理”的大论战。

等在病房外的记者,都无一例外地背上了“秃鹫”之名,甚至,新闻行业的每一个从业人员,在这场喧嚣中,都仿若是94年那张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中,那只等待着小女孩死亡的秃鹫。然而,这样的论断显然是不够公平的。

死亡,是一个让人敬畏的话题。作为个人,我们可以选择沉默,也可以选择敬而远之;但是,作为记者,没有选择。因为,记录是他们的工作。但记录不代表记录不幸,也不代表记录者的心里就在祈祷着不幸的发生。诚然,我们必须承认,在这个功利社会里,某种程度上,我们都在消费着别人的悲哀与不幸。但是,据此就给记者定性似乎太过草率。

“十年前,当陈虻问我如果做新闻关心什么时,我说关心新闻中的人——这一句话,把我推到今天。”柴静这样写到。记者要关心什么,要关心人。这是每一个踏入这个行业的人都知道的常识。这是新闻伦理,也是职业道德,更是为人的起码要求。然而,在无知和偏见中,在名利和权势下,“人”往往被忽视了。说是故意而为,也未必如此。我们习惯了追逐公众关心的热点,习惯了独家报道带来的巨大效益,甚至习惯了通过冰冷的文字和冰冷的屏幕传达新闻,而这一切无意识的行为,让我们看不见别人,也常常对自己视而不见。

记者的等待本无可厚非,只是在我们痛失姚贝娜后,这无疑地成为了大家悲痛情绪的宣泄口。而《深圳晚报》三名记者在未经家属同意的情况下进入太平间拍摄的行为,就不仅仅是人文关怀的不到位了。娱乐没有圈,新闻有底线。三名记者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和什么目的,他们的行为确实存在失当,既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也是对家属的二次伤害。

公众在不满情绪的驱使下,确有将个别记者的行为扩大成为整个行业的问题之嫌。而某些专业人士提出的“道德高地”论同样也存在问题。如果将公众的意愿表达都一概定义为占领道德高地,那么,公众情绪和媒体的战争只会愈演愈烈,并且,两败俱伤。

不可否认,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需要及时的、全面的报道,但我们同样需要感受到在报道的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人性的温度。记者,是一个特殊的职业,面对的是是非曲直,面对的是毁誉忠奸,面对的是财产万千,面对的是人命关天。我们一直坚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天然存在的社会道德和责任感,但也必须承认,并非所有时候,所有人都适合悲悯,也并非有些时候,有些人就可以不必心存敬畏。

天使已经远去,即便众声喧哗,她也带着对这个世界最美好的眷恋永远离开了,相信天堂不再有疼痛。让我们静静地再送她一程,小声一点,再小声一点,不要惊扰了这个刚刚睡着的灵魂。

(责任编辑 黄云腾)